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2

豪華歐式別墅聳立在佔地極廣的花園中,位於離城市有點遠的郊區,地點相當隱密,無需疑慮有人來打擾。 這棟別墅正是來到30世紀的一行人的落腳處。 住在這裡的,除了櫻、小狼、螢和艾力歐主僕及花火主僕一行人,由希、天望和妮克特及厄瑞波斯,就連琉璃也住在這。問她為什麼跟過來,她只說了句:「這麼有趣的事,怎麼能丟下我一個人偷跑呢!」就跟了過來,然後就只能隨她了。 反倒是擁有魔力的鳳玲沒跟著來,看來天望是真的很擔心妹妹應付不來加來搗亂,才沒讓她跟來。 這天下午,花火正從自己的房間來到客廳,看到可魯和厄瑞波斯兩人(獸)正待在電視機前,不知道在做什麼….? 「喝啊!看我可魯貝洛斯最大絕招,接招吧!」一陣強光,逼得花火不的不伸手遮眼擋光。 「這招算什麼!看我的,接招吧!」巨聲轟隆響起,花火這下覺得耳朵也廢了。 「居然擋下我的攻擊?! 」 「哼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大頭怪!!」 「敢說我是大頭怪!一招決勝負吧!死小波! 」最強技能MAX!! 「誰是死小波啊!一決勝負,正合我意! 」同上 「嗚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去死吧!大頭怪/死小波!」強烈白光爆裂,直接把花火從拿來擋光和消音用的沙發上翻到沙發後。 「你們…. 」生命值減掉60% 「阿阿阿阿~可惡!我的最強絕技竟然會輸給你這個大頭怪!」先是ORZ趴地姿勢,在來個仰天狂抱頭,小波完全表現出悔恨之感。By從頭看到尾的琉璃&妮克特 「5戰0敗。就說你贏不了我堂堂最強黃金封印之獸-可魯貝洛斯!哇哈哈哈~」 好一個仰天狂嗥,但別接著搖屁股好嗎?這動做加上你現在的模樣真是醜死了。by從頭看到尾的琉璃&妮克特和….快無力吐糟的花火。 「琉璃,…你和尼克特一直都待在這裡看嗎? 」 一看到花火,琉璃馬上興奮的說到:「花火,你怎那麼慢下來?你都沒看到,這兩隻的對戰超精采的!」 琉璃臉上還帶著墨鏡,連零食飲料和耳塞也一應俱全。看來為了觀戰,她準備得非常周到。 一旁不斷往嘴裡塞零食的妮克特也插嘴:「是阿!而且觀戰的可不只我們喲! 」 「咦? 」 「哇塞!可魯老大剛才哪一招超帥的!」 「我比較喜歡小波的大絕招耶!」 「可是力道不夠猛,攻擊數值不夠。」 「你這是在真對我嗎!」 一說完火和水這對不良姊妹就打了起來,還波及許多傢俱。風連忙阻止妹妹們的亂鬥,一旁還有其他精靈吶喊助陣。 「打阿!用力打下去。」「加油,給她死、給她死!」 為什麼...? 花火無力的趴在地上。 為什麼花火卡會跑出來玩呢?要知道你們鬧事倒楣的是我阿! 想當初魔力增強後,在可魯得要求下讓他變成人形,只是沒想到開了可魯這個先例後,花火卡的精靈們也要求變成人形出來玩。鬧到最後,乾脆所有守護獸都有了人類形態,而花火卡則時常化成實體跑出來玩,雖然有跟精靈們約法3張不准鬧事,但是她們好像沒在聽就是了... 算了,只要精靈們別全跑出來鬧就好了。 「哈哈哈!繼續繼續打,我還沒看過癮咧!」 「吼~(同意)」 更正,是現在只能慶幸還有卡片會乖乖待在封印之書裡了。 驅不明所以的安慰自己失意的主人:「啾~」 嗚,總覺得自己越來越沒又身主人的尊嚴了。 花火再看了看精靈們所在的位置,以光闇為首的一群精靈正在瘋狂開party,零食、飲料灑滿堆,除了放置的桌子、沙發和地板也沾到不少,然後還有酒... 「酒!為什麼你們在喝酒!家裡怎麼會有酒!」是誰買的? 像是理解花火的問題,琉璃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回答:「當然是瑩和艾力歐買的,那可是大人的飲料。」 這時精靈們好才發現花火,一樣全都圍了過來,還帶著濃濃的酒味:「親愛的主人~我們好想妳喔~來親一個!」 嗚! 花火卡居然發酒瘋,雞皮疙瘩掉滿地,好噁心。誰來救我阿!螢,快回來! 像是回應花火的呼救,門鈴響起,琉璃去開門,但是回來的人居然是- 「我們回來了!」由希和奈久留同時衝進門大喊。 「妳們回來啦!咦?奇怪,螢和斯比呢?妳們不是一起出門的嗎?」沒看到另外兩人,琉璃好奇的詢問。 「呼... 他們啊...因為我們比賽...看誰先跑到家」由希一邊喘氣回答一邊把袋子交給琉璃。 奈久留接下去:「所以••••那兩個人還••••在後頭慢慢走。東西拿著!」 妮克特接過袋子,順口問了一句:「那是誰贏了?」 本來還在喘氣的兩人一口同聲爆了這句話:「當然是我-」 門鈴再度響起,打斷了兩人的回答。 「我們回來了。」螢和斯比內魯也回來了 「你們回來啦!」琉璃調侃著兩人:「你們輸了喔!」 「是啊。因為我們是慢慢走回來的啊。」螢毫不在意的回答。 倒是提著袋子快被重死的斯比忍不住抱怨:「那兩個,居然拿最輕的就先跑了,害我提著最重的袋子在後面追。」 「斯比內魯,男生要多擔當一點,女生才會喜歡喔!」 「對呀,斯比,女生都會比較喜歡力氣大哦男生喔!」 「我並不需要!」斯比青筋暴怒得回掉螢和琉璃的調侃。 「吶!你們要在這聊天可以,但在此之前先到客廳看一下吧!」妮克特提醒一直站在玄關的一群人。 聞言,一群人前往客廳,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花火被一群卡牌精靈為在中間又親又摟又抱的,背景還不時傳來可魯的傲笑和小波的哀嚎聲。 「花火和花火卡的感情真是越來越好了。」螢在看到顏前的一幕,微笑的下了一個結論。 『才怪!妳是沒看到花火快被勒死了嗎?』眾人心中皆吐槽。『快去救她阿!』 螢再看了看花火卡製造的混亂,唉呀呀,在晚餐前可有得忙了,精靈們真是越來越活潑了。然後又看到地上的被喝光的酒瓶。那不是我和艾力歐珍藏的百年威士忌嗎… 「光」聲音中帶著一股壓力,被這股壓力壓迫,以光為首的花火卡們馬上酒醒了一大半,放開了快窒息的花火。望向一副皮笑肉不笑、不斷散發壓迫感的螢,不管有醒沒醒的精靈全都酒醒了。 「螢小姐,您回來了啊!」是禍首也是元兇的光,被推出來當擋箭牌。 「是啊,看來我們不在家時,妳們玩得很開心呢。」聲音中帶遮一股風雨欲來的味道。 「呃!那、那是…」 「玩得開心是很好,不過到處搗亂就不好了,知道到嗎?」 「知、知道!」螢雖然說得輕鬆,但可怕的低氣壓還在,花火卡們只能唯唯諾諾的回應。 「所以」 「所以...?」螢的一句話,讓精靈們緊張的吸一口氣。 「在晚餐前,我們可要忙上好一陣子了,各位說是吧!」暴風降臨! 「是、是-螢小姐!等一下啊啊啊啊~」 就在慘叫聲響起的同時,已經先躲到安全地帶的琉璃問妮克特「我說妮克特啊,你剛才提醒我們進來不會就是為了看好戲吧?」 「呵呵呵,妳說呢!」看來答案已經相當明顯了。 其他同樣躲在安全地帶的人(尤其是主人花火)聽到這對話,只能為這群老是不知死活的精靈默哀了。 總之在螢的規勸(威脅?)下客廳總算收拾乾淨,花火卡們也乖乖地回到封印之書中安份待著。現在花火、螢、琉璃、由希正在廚房準備晚餐。 「麻煩幫我切一下蔬菜。」 「好的,沒問題。」 「對了,要煮幾人份好呢?」花火突想起這個問題。 螢想了一下︰「嗯…小櫻、艾力歐小狼都出去辦事,要明天才會回來。天望和晰月在家嗎?」 「在!天望今天出去又回來後就一直待在書室,剛才的騷動好像沒吵到他。晰月他只要一睡死就叫不醒了。」 「那就是十人份了。順便做些點心安慰一下小波好了。」 「小波意外的很喜歡甜點呢!」由希在一旁點頭附和。 「好了,去叫其他人準備吃飯了,快準備好了。」 「是~」 未來生活的一天,就在為了點心而爭奪的可魯和小波、即被波及又發甜瘋的斯比引起的混亂中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