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嗚哇怎麼會這樣?弟弟被教壞了!

現在想想,其實一切都是不滿惹得禍吧… 黑暗的密室內,擺滿了66支白蠟燭,地上畫著巨大的五芒星陣。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站在魔法陣中央,口中念著不知名的咒語。 「哼哼哼那群混帳居然感這樣對待本大爺!看我怎麼怎麼對付你們!汝等召喚之惡魔,聽平吾輩的命令,現身吧!」魔法陣發出刺眼的光芒。從中出現了一樣物體── 「哈哈你叫我嗎?」地上出現了一顆饅頭臉。= = 「………」= ︽ = ||| 「…可惡又失敗了…=皿=|||」召喚失敗的人把頭按回地面。 「算了在想別的方法好了。」說完就離開了密室。 但是魔法真的失敗了嗎?地上遺留的魔法悄悄的發出光芒… ────────────────────~~疑問的分隔線~~─────────────────── 「大哥,起床了。」在港努力的呼喚下,王耀終於睜開了眼,雖然還是迷迷糊糊的,而且… 「嗯〜腰好痛,港好過份啊魯…」含淚半瞇眼的抱怨,港覺得他的大哥現在真是可愛極了! 「抱歉大哥,但是昨晚的大哥太迷人了,所以就的太過火了。」看著港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些話,耀害羞的躲進被單裡把自己包起來。真是的,港怎麼能這麼輕易的說出這麼羞死人的話啊啊魯,果然還是被西方的那些傢伙教壞了嗎……=/// = 「大哥,在不起來,今天開會就要持到了…」港搖了搖他提醒到。 「腰好痛啦…」從被單下傳來悶悶的撒嬌聲。 「大哥對不起,但是再不起床真的會遲到!」再度搖了搖眼前的白糰子。好像真太過頭了,港心裡有點小自責,明知道大哥年紀大會受不了…但昨晚得大哥真的太銷魂了,令人停不下來啊! 王耀自己也很掙扎,再不起來國際會議真的會遲到,是說其實開了也沒啥意義…但是腰好痛不想動,雖然那也是咎由自取啦啊魯,嗚……T T 港(面攤)看著眼前有一下沒一下扭動的白糰子,真的很可愛!但是該做的還是得做,他連同被單一並抱起自家大哥直接走向房裡的浴室。 「哇啊港你要做什麼啊魯!…啊輕點腰好痛…」 「大哥,看你是要自己洗,還是要我幫你洗,兩個選擇二選一。不過說實話我不介意弄濕衣服在洗一次!」港面無表情的說著。 面對自己弟弟赤裸裸的威脅,王耀真的認為港一定被帶壞了! 「我、我自己洗啊魯!」估計要是由港來幫忙洗的話就真的不用參加會議了… 「真可惜(小聲)…那請大哥快點,會議是10點開始,我們還得搭車趕到那裡。」說完港就退出浴室準備大哥要穿的衣服。 「我剛才聽到了什麼啊魯?還有都不體諒一下老人家的腰痛嗎……把以前那個體又乖巧可愛的港還來啊啊魯〜T T」在心中哭訴的王耀脫下包在身上的被單,然後往浴室裡的鏡子看了一眼… 嗯? 咦?! 「啊啊啊啊啊啊啊〜〜〜〜〜〜〜〜〜〜〜!!!!」 ────────────────────~~驚恐的分隔線~~───────────────────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哥會-唔!!」王灣一聽到這麼個不得了的消息,馬上就直接衝回大哥家,結果話還沒說完就先被人摀住嘴了。 「灣兒妳先安靜點!」 「京哥你幹麼啦!」灣拽開北京摀住她的嘴的手「咦大家都在啊?」 「是啊,發生這種事、又事關大哥,全家人都到齊了。」王家全家人到齊聚在大廳裡圍成一圈排排坐。 「好久不見了各位,小津哥還是一樣可愛!」 「既然稱呼我為哥哥,就不要說我可愛、也不要加〝小〞字!」剛才回答的天津不滿的鼓起雙頰。 「隨便啦那又不重要。」灣根本不理他:「重要的是大哥呢?」 「居然說不重要…那事關我的尊嚴啊…T T」津縮在角落裡哭訴,一旁的河北-冀無奈的安慰他。 「大哥他現在正待在房間內調適心情啦!」傲驕魔都少爺-滬在一旁插嘴。 「喔,對了,港人呢?他在哪裡?」灣左右看都找不到現在最應該待在大哥身邊的人。 「他啊,被派去代替出席會議了。不過說實在的要不是大哥的命令,港港可是一步都不想離開大哥身邊喔!畢竟他是從昨晚就待在大哥身邊而且第一個發現的人呦〜」 「得了滬哥別說了,你我都心知肚明〝第一個發現〞代表什麼意思!」 「妳知道就好呼呼呼〜!」滬張開折扇笑得一臉奸商樣。 「那當然〜(拉長音)可惜了沒看到現場(陰沉),不過我的港耀本有望了(復活)嘿嘿嘿嘿〜(陰笑)!」灣一臉發現大JQ的奸笑讓全家人嚇得一身冷汗、人人自危。灣妳這樣JQ自家人是叫我們情何以堪啊…(絕望)=口= 「所以說為什麼大哥會發生這種事?」恢復正常的灣問了正常狀況會有的問題。 回答的是河南-豫,身為王家次子的他,是繼大家長王耀及首都北京-京之後,家裡最有威信及發言權的人。而擁有神都之稱的豫,本身就擁有非常神秘的力量,時常看到他在家裡到處凌空漂浮串門子和卜卦,對東方的法術系統及醫藥知識也是完全瞭若執掌。 「依照我的判斷是受到了詛咒,不過礙於是西方魔法所以我也很難解開…至於是誰做的我想大家心裡都有譜,而對方這麼做的用意為何、就等港詢問的解果了。」 「原來如此,那我要去看大哥嗎?」 思量了一下,京對灣說:「妳先去吧,大哥最疼妳了,估計看到妳、大哥的心情應該會好一點。」 「知道了!」 「還有啊灣,」京又叫住正要去找大哥的灣:「家裡的女孩子就那幾個,所以我希望妳先回來住一陣子,畢竟家裡的男人都不方便,而且妳也知道大哥的個性很天然、他身邊的一群傢伙又是些什麼德性,有妳在會更好防備。」 「瞭解了!我OK啊!」灣一臉〝包在我身上〞的樣子。 「聽好,大哥的人身安全就交給妳們了!我們男子組也會盡全力協住妳們做好第一道防線,必要時還可以把湘推出去當替身檔!」京語長心重的說到,為了大哥連自家兄弟都賠進去了。=皿= 以灣為首,灣、蘇(江蘇)、青(青海)、雲(雲南)、新(新疆)組成的大哥親衛隊女子組回了個五指禮、大聲答到:「Yes Sir,隊長!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還有阿湘/湘哥辛苦你了!」後面那句是對向一臉抽搐不已的湖南說的。 湘:「嘖!」 「最後!」京鄭重其事的壓低語氣全體吩咐:「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尤其是以那頭水管熊為最,大哥變成女人的事-」 「什麼?耀變成女人了!」一頭圍著圍巾的熊破窗而入。 真是說熊、露熊就到,京牙齒咯噔一聲差點沒咬斷吐血身亡。 「哎呀我們可是什麼都沒說,這可是你自己說出來的喔〜」傲驕魔都少爺落井下石的調侃差點成ORZ狀的京先生。 「…京、你要振作啊…」其他人除了這句都不知道該說啥了,這樣很難安慰你啊帝王…。 「快說小耀在哪裡,否則都把你們變成俄羅斯的喔〜☆」某病驕正露出腹黑的微笑威脅但並沒有進入狀況。 帝都就是帝都,即使被打擊的帝王依舊能繼續指揮:「打電話給莫斯科叫他來,其他人去把這隻給熊給做了!毀容滅屍也沒問題,反正就算化成灰他妹妹照樣認的出來!」 「也算上我一份吧,我早就看這隻水管熊不順眼了!」灣提著兩把澎湖名產-金門菜刀,也加入了這場滅熊行動。 ──────────────────────換場景的分隔線──────────────────── 今天的聯合國會議依然是歡樂滿無限、雞飛狗跳、曖昧無邊~(誤很大)!!而今天依舊努力致力於維持會議秩序的路德教官桑依舊在胃痛。 「哇哈哈哈我就是Hero〜☆奇怪了好像有人沒來?」KY藍藍路今天異常的有帶點腦子出來。 「笨蛋別把腳踩在桌上,以前教得都放哪去了不會是被你連蘭蘭路意起吃掉了吧!」傲驕眉毛子依舊傲驕中。 「你們兩個真是太沒品味了,學學哥哥我吧〜!(拋媚眼)」變態法淑又開始裸奔了注意! 「沒品的起源是俺思密達〜☆」起源君的腦殘還是腦殘的起源。 「路德路德(拉衣角),那裡好熱鬧啊!我肚子餓了有沒有PASDA?」意呆總是進不了狀況。 「這樣的世界真是太美好了〜!啪啪啪(快門聲)」801大姐請自重。 「伊沙這裡是公共場合請注意形象!」這裡沒有鋼琴喔貴族! 「啊哈哈哈小少爺你的頭髮翹起來了!…不管我?算了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很好那你滾一邊去吧! 「啊諾,那個…算了。」你想說什麼呢宅菊? 「說出自己的意見啊本田!」瓦修大人麻煩請把槍放下啊啊!! 「哥哥請冷靜啊!(慌張)」列之妹妹就是萌、瓦修你不能害她哭喔(指)。 「哥哥?哥哥他不在哥哥不在哥哥不在哥哥不在不在不在不在不在不在…(無限)」散發怨念中請躲好。 ………… …… … 今天的聯合國會議依然是歡樂滿無限、雞飛狗跳、曖昧無邊(誤很大)!!而今天依舊努力致力於維持會議秩序卻一直無法扯到今天的臨時主題「為何王耀沒來、港代打上場。」上的路德教官桑在胃痛下正所謂〝忍無可忍、無須在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何)?〞中嚴重爆發! 「吵死了!統統給我安靜!會議吵成這樣成何體統?所有人馬上就定位坐好!開會中禁止隨意交談!有問題舉手發言,每人有5分鐘的發言時間!以上動作稍息之後行動,立正!稍息!!」一聲令下所有人馬上迅速歸位坐好,幹得好路德教官!(拇指) 「那個…」托里斯遲疑的舉起手發問:「我想說的是,不只王耀先生沒來,就連伊萬先生也沒有來唉…」 「等等托里斯,後面那件事就不用說了!」愛德華趕緊拉住托里撕的手制止他。但已經來不及了,娜塔利亞的怨氣已經攏罩住斗個不停的萊維斯、甚至是半個會議室。其他人也自發性的忽略這個問題。 「賀瑞斯,為什麼你大哥沒來呢?」亞瑟拋下一旁爭吵不斷地藍藍路和法淑問。 「大哥身體不舒服,所以在家裡休息。」港(代打出席ing)依舊面攤的回答,但眼神卻是緊瞪著眼前的人看。 「原來是這樣啊…」被盯的全身發毛的亞瑟感到非常不自在。……身體不舒服?難道是…咦這不可能啊…(思量中)…嗯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阿哈哈哈…= =||| 這傢伙…做賊心虛! 「既然王耀身體不舒服,我們就一起去探望他吧,藍藍路之神一定會治好他的!順帶一提本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喔!」KY藍藍路高聲發表自己的意見。 「笨蛋那種東西沒有用啦要我說多少次啊!我也去看看好了……我才不是擔心那個千年老 妖/,我只是怕阿爾這笨蛋搞砸而已!就是這樣沒錯!////」 「小亞瑟真是心口不一,讓哥哥我用溫暖的胸膛來治癒耀美人吧!(裸體+玫瑰=變態)」 「兄長身體不適?在下也去探個病好了…」 「探病的起源是俺俺俺俺──噗!!」 「不需要!你們去的話大哥的情況只會更嚴重而已,還有亞瑟先生你的斯康餅這種生化武器吃了只會死人而已!」一腳把腦殘起源人、臃、豬踩在腳下的港打破眾人的幻想甚至是亞瑟的心。 跪倒在角落的亞瑟:「很難吃嗎?…我做的菜真的很難吃阿哈哈哈…T T|||」 另一邊的角落 「那個…有人注意到我嗎?」 「誰阿?」 「馬修阿…TA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