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嗚哇怎麼會這樣?弟弟被教壞了!2

紙終究包不住火,一直躲在家裡也不是辦法。在加上某隻大難不死死而復生的水管熊的關係,消息被走漏出去,這下大家都知道了。空氣中到處瀰著興奮和期待、王家也不堪其擾的不斷對付想一窺究竟的無聊騷擾人士。例如某熊某變態某Hero某宅…等等。 而身為本事件的軸心人物,倒是顯得很平靜,超過5000多歲見識過各種大風大浪、個性沉穩如山的王耀在經過思考後,獨排眾議、壓下家人的反對堅決參加會議。這又引起了另一場家庭會議,當然是瞞著本人進行的… 「嗚喔喔喔喔怎麼辦大哥真的打算自己去參加會議,天知道聯合國會的那些傢伙會對大哥做什麼啊!」完全抓狂的京抱頭長嚎,眼下堪比滾滾的黑眼圈及充滿雙眼的血絲在在顯示他已經完全崩潰了… 那個京老大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嗎?雖然大哥真的長得非常漂亮、但以他的個性也不至於會引狼上身吧……糟糕好像真的很嚴重、連胃都痛起來了! BY弟妹們的心聲 在全家人苦思問題嚴重性而頭痛胃痛不已的情況下,有人幽幽地開口了… 「我說大家都冷靜點吧,京哥,我已經想到個好方法了。」 這句話宛如救星般的一番話,讓京衝動的抓著發言者狂搖:「真的嗎!真不愧是軍師,是什麼好方法快說!」整張臉近乎貼到對方的臉上了。 被搖到快吐出來的川滿臉黑線的擠出話:「京、京哥…別搖我快吐了放開我!…呼呃、好了大家圍過來聽我說…」 幾分鐘過後 「…這方法,可行啊!」幾乎所有人都贊同川提議的方法。 「喂,這麼做不好吧,搞不好會出人命啊!」算的上是家裡優秀好青年(?)的贛(ㄍㄢˋ)慌張的看向京,,希望至少他能阻止一下,難道為了大哥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了嗎? 看著京一副思考的樣子,贛以為京也贊同他的想法,但沒想到他錯了! 「沒什麼不好!為了大哥一切都值得!雲,照川的話去做,準備好大哥明天出發時要穿的衣物。其他人也趕快去做準備!」 「是!」一聲令下,全家動員。為了家人連道德仁義都可以拋棄,這樣的親情實在太美好、太偉大了!(歐) 「喂?!難道沒聽我說話嗎…會出人命啊…」贛無力的趴在地上吶喊。 「我說兄弟啊〜」 魯、晉這對雙子一左一右的搭在他肩上,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難道你要眼怔怔的看著大哥出事才出手嗎?」 「太遲啦〜等到那時一切就都來不及挽回囉〜」 「你也知道國會那群傢伙都是些什麼德性,」 「不是(嗶〜)就是些(嗶嗶〜)和(嗶嗶嗶〜)的傢伙啊,實在是太危險了。」 「所以說啊,」 「在發生大事之前,」 「一定要先下手為強阻止知道嗎!」最後一句雙子相當有默契的脫口而出。 「可是…就道義和節操上來說…」贛明顯的動搖了。 「哈哈哈道德、節操什麼的都是浮雲,當土匪的我沒在怕啦〜!」鄂從一旁插嘴,然後閃過湘的攻擊落跑:「啊哈哈哈來追我啊,湘元帥親親小寶貝〜!」 「啐!去死!」然後湘一把手上的標槍朝鄂擲了出去──命中目標!…差點。 「贛你就是太死板了。」川拉過差點被波及、現在嚇得發抖的贛,一副曉以大義、苦口婆心的勸到:「有時候非必要的極端手段是必須的。要不是為了大哥,你也知道懶人如我是不會主動參與這事的。杜絕一切意外把災難扼殺在搖籃裡,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哥,要忍住知道嗎!」 一想到如果因為自己的反對而陷大哥於不義,被說動的贛就感到非常慚愧。如今全家人都動員了,自己怎麼可以什麼都不做?於是:「我、我知道了。我會幫忙的!」我錯了、嗚。 「知道就好,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啊〜」順勢把佳人擁入懷中安慰。川在心中暗爽,賺到啦,死板的人真好騙啊!其實有極大部分我是想看好戲才下海參與的,但能擁抱如此佳人入懷,真是何等幸福啊! ──────────────────────無恥極端分隔線───────────────────── 出發當天 「我們走囉!」王躍身跟著全家人一拗再拗,再三要求下帶著的港和灣,一起出發參加會議。 「他們走了,大哥他好像沒發現到的樣子啊,雲?」津轉頭問向雲南。 「呵呵呵我在大哥的隨身物品裡下了蠱,敢對大哥動歪腦筋的傢伙統統去死吧,就算不死也要詛咒他們一輩子!只要不發動的話是察覺不出來的喔嘿嘿嘿嘿〜!(黑化)」 「嗚好可怕!」津躲進冀的身後。 「真是做的太好了!我們也馬上行動,要趕在大哥他們到達前先到。」 「那個…不會被發現嗎,大哥也在場,好像有點…不妥吧?」 「哼哼你已為白眼狼家的忍術起源於誰?當然是我們家!憑我們的功夫、潛進國會,再加上港和灣的裡應外合,誓死都要捍衛大哥的安全!」 「哦!」全體兄控的王耀大哥親衛隊,在領導人的一聲令下、迅速出發。 ──────────────────────期待的分隔線────────────────────── 今天的會議室中充滿了期待的氣氛,一群人端坐在座位上,時不時的望向會議室大門,就是期待著美人進場的那一刻。 「耀美人怎麼還不來呢,哥哥我可是非常的期待喔!」 「你這裸奔變態快把衣服穿上,別再這丟人現眼!」 「本Hero可不允許你接近王耀喔!」 「小耀是屬於我的,都不準碰他喔〜Kururururururururu〜」 「我已經準備好相機和全方位攝影系統了,大哥的身影的每個地方細節和動作表情都不會錯過!」 「我也準備好DV了,像這樣千載難逢發現大好JQ及曖昧的機會怎能放過呢!」 「性轉的起源是俺思密達〜☆,我也很期待大哥變成女人的樣子!」 「路德路德,我也好期待喔〜」 「…………(胃痛)」 「拜託你們都請自重啊…」 「哇哈哈哈本大爺一個人也很期待!」 「真是一群笨蛋,這有什麼好期待的。」 「那個…哥哥,其實我也很期待…王耀先生變成女性的樣子…。」=口= ←瓦修 就在眾人吵鬧之際,喀嚓一聲、被轉動門把的大門緩緩開啟,惹得眾人回首專注,引頸期盼每人的出現。 現身於門後的美人,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上別著緋色的灣。標緻且白裡透紅的可愛臉蛋兒,如黑耀石般俏麗有神的大眼,直挺的小鼻、及櫻桃般的紅潤小嘴,顯得活潑又有朝氣。因為天氣熱的關係,所以今天是穿著有著白色薄紗袖的短袖粉色上衣,在搭上白色的紗裙及一雙粉色低跟鞋,把她本身甜美的氣質完全展現出來。而這位活潑又甜美可愛的美人,當然是── 「灣!」阿爾驚訝的指著站在門口的灣:「妳怎麼來了?王耀人呢?」順便一語問出眾人心中的疑問。 哼,你們的心思我可是知道一清二楚,所以我才故意不讓你們先看到大哥:「怎麼了,難道我不能來嗎?還是說阿爾你只歡迎大哥不歡迎我來嗎,真令人傷心阿!」灣故意擺出一副難過又生氣的樣子。 「啊…也不是啦。」阿爾不好意思的搔頭,總不能說沒看到人有點失望吧。 「只要是美人,不論是誰哥哥我都非常歡迎喔!」腐爛西斯向灣拋了一個飛吻。 噁,一陣惡寒,惹的灣滿臉的黑線:「我是陪大哥過來的!= =|||」 「灣,怎麼了?」接著進來的港,今天的他身著一身正式的西裝,量身定做的套裝、流暢的線型把身形挺拔的港襯托的更加英俊帥氣。 「對呀,怎麼不進去,是害羞了嗎啊魯?」是王耀的聲音!嗚喔喔好期待!眾人的眼睛都亮起來了,801大姐和宅菊收中的相機已經蓄勢待發的準備好了。哇啊(驚呼)…那是- 「才不是咧,只是…好像看到不乾淨的東西了。- -|||」越說越陰沉!灣努力按耐飆出手中暗藏的武器的衝動。 「不乾淨的東西?」進來的王耀環顧四周,伴隨玫瑰和大量費洛蒙、猛放飛吻的某哥哥(自稱)就這麼映入眼簾:「是腐爛西斯啊,嗚,真的好傷眼!…灣兒,今天會議結束後我帶妳去廟裡收驚吧!」擔心自家妹妹的身心發展狀態,王耀決定連港都帶去,免得以後心裡留下陰霾。 「王耀你這麼說太傷哥哥的心了!」沒人理法叔的發自內心的吶喊。 平常綁著的馬尾放了下來、直達腰際,黑綢般的烏絲上襯著一朵粉色牡丹。俏首丹鳳描繪著萬種風情中、有著海納百川的王者氣魄。小巧鼻樑、櫻唇點著一抹嫣紅,流露東方女性之美。一襲白色綢緞旗袍,領口有著精美的盤扣,白紗水袖,旗袍的貼身曲線展現出婀娜多姿的身材。裙擺卻有如洋裝般的飄逸,從兩側的開差處看的到內裡的蕾絲紗裙,再配上一雙銀色繡花低跟鞋。 一萍一笑皆嫵媚、一舉一動亦高貴典雅。千年的沉靜深層、無法錯目的美,是唯有王耀獨有的、令人沉醉不已的風華韻味。 但還是有人聽到並付諸行動:「乾脆現在就動手,免得以後夜長夢多!」亮刀! 「不要啦~!!」 似乎看不下去又私心不想讓大哥繼續被視姦(?),港拉住灣推著大哥入座:「灣,別讓大哥見血了,這樣會觸霉頭。大哥,收驚的事以後再說,現在先開會!」順便在拉過兩張椅子給灣和自己。 「是、是。港真的很董事、很貼心呢。不愧是我最自豪的弟弟。」王耀笑豔如花的誇獎港,不只本人臉紅連在場的眾人都看呆了,好強大的粉紅色撒小花氣場啊… 直到其中某人驚醒:「你、妳…是王耀嗎?」好不容易恢復的路德、結巴的問。 「? 我就是啊!」疑惑對方為什麼這麼問,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服裝問:「我穿成這樣不好看嗎?」 眾人一致搖頭:「不、不,非常好看,非常適合你!」 平常綁著的馬尾放了下來、直達腰際,黑綢般的烏絲上襯著一朵粉色牡丹。俏首丹鳳描繪著萬種風情中、有著海納百川的王者氣魄。小巧鼻樑、櫻唇點著一抹嫣紅,流露東方女性之美。一襲白色綢緞旗袍,領口有著精美的盤扣,白紗水袖,旗袍的貼身曲線展現出婀娜多姿的身材。裙擺卻有如洋裝般的飄逸,從兩側的開差處看的到內裡的蕾絲紗裙,再配上一雙銀色繡花低跟鞋。 一萍一笑皆嫵媚、一舉一動亦高貴典雅。千年的沉靜深層、無法錯目的美,是唯有王耀獨有的、令人沉醉不已的風華韻味。 「好美啊…」人群中發出讚嘆,更令人移不開視線了。 真的太美好連作者都不行了,但是再文藝下去就沒進度了,所以這時候不識相的傢伙就非常配合的出現了,上吧!!! 「喔喔喔我忍不住了,來吧耀美人,奔向我的懷抱、跟哥哥一起共度春宵良夜吧!」1號飛撲。 「那可不行喔,耀是我的,誰敢碰他就等著變成俄羅斯的吧,kururururururur~☆」2號跟上 「我絕對不允許,Hero會捍衛世界的安全!」3號…其實你就是世界的不安。 面對來勢洶洶,泰山壓頂,狼豺虎豹般迅速的攻勢,有那麼一瞬間港反應不過來,但就在那一瞬間三人已經衝到王耀面前,就在要得手的那剎那── 『碰!』一聲巨響,一把「赫赫有名、撼動武林、驚動萬教,做菜殺人、自用送人皆相宜、澎湖名產的〝金門菜刀〞」就這麼深深地砍進會議桌裡…阻擋了撲過來的三人的面前,也順便削掉衝在最前面、距離他的臉只有幾公釐而已、第一人的法蘭西斯的幾根亮閃閃的金毛。 ………… 萬籟俱寂 「靠腰啊!」一腳踩在桌面,灣完全一副大姐頭上身的模樣。 「令洗謀螞啾喔,喜嘎令祖罵凍做啥!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病貓啊!敢動我大哥先過我這關和問我手上這把刀!」操著國罵又亮出另一把菜刀:「夠咧跨啥,開會!!」 一語驚醒的眾人顫顫的回歸了今天的會意主題。但似乎都沒人發現,在驚人的那一瞬間,會議室內的某些地方,詭異又不自然的抖了抖。 後記: 〝贛〞這個字,我查過字典,真的念做〝 ㄍㄢˋ〞,發音等同〝幹〞,絕對不是作者故意要罵髒話,真的! (越描越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