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嗚哇怎麼會這樣?弟弟被教壞了!3

一場會議下來,眾人只覺得氣氛詭異至極。無論做了什麼,都有股扎人的視線刺在身上的感覺。要是有人有越域之舉(尤其針對王耀、港和灣這三人),甚至是動個歪腦筋,馬上就橫遭意外。例如伊萬剛想揮動手中〝一揮動、全村就抖三抖〞的水管威脅人,馬上就被不知從何而來、莫名其妙的武器削斷,也差點削掉他的頭。當他故意尋求王耀的安慰時,一支飛刀剛好擦過腦袋阻止他、差點腦袋開花,這讓伊萬的黑氣場更黑了。 又例如法淑裸奔欲又正要發作之際,無端端的就慘遭雷擊,令人費解的就是雖然渾身是傷並冒煙可是他居然還活著,真是生命力堪比小強。現在又活蹦亂跳的等待下一次雷擊… 至於宅菊,當他拿著相機對著已經很黑線的王耀、渾然不知還拍得完全忘我很嗨很陶醉之後休息時,相機卻不慎撞上女僕剛斟滿的水杯,霎那間視相機如命的宅菊臉色發白、發青再發黑,崩潰的捧著冒黑煙的相機從會議室衝回自己的房間搶救就記憶卡去!自此又宅屬性爆發的不肯再出門一步。人事間最慘的事(對宅菊而言)不過如此。但大家怎麼都覺得那名女僕是故意的,把水杯放在手容易撞到的地方,可人家又沒犯法也沒證據、你也不能拿人家怎麼樣。 諸如此類的事不斷發生,眾人嚇的心裡皆發毛,今天是撞鬼了嗎?但拜此所賜,會議後半場相當順利但不和平的繼續下去,至少沒有更出閣的事了…也就是說,能夠這麼順利是件可喜可賀的事囉?嘛〜算了! 會議結束後接近中午,眾人無一不迅速離開,發生怪事啊誰還想待在這裡,至少下一場會議之前不會再接近了…嗯你說伊萬嗎?老梗的被他那充滿合體怨念回老家結婚的妹妹追走了。也是因此才沒繼續糾纏留下來的王耀。 看著伊萬淚奔的背影,王耀突然覺得:「這淚奔的感覺跟菊還真像啊,充滿無限的怨念。菊他還不出來嗎。」 「沒關係啦大哥,就當他壞事做太多遭天譴好了。」阿菊你真的活該啊,居然在我們面前做這種事〜(感嘆) 「(面癱)給他一點教訓、讓大家發洩一下也好。」各位幹得好GJ。 「啊魯?」 「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斷發生怪事…」一回想剛才開會過程中,陸續有人發生怪事,不是被攻擊就是發生意外、還禍及身邊的人…亞瑟心裡一陣毛,這該不會是被詛咒了吧! 會議室的天花板抖了抖,撒了點灰塵,但沒人發現。 阿爾難得的沒落:「我也不知道,今天一個漢堡也沒吃到,Hero不吃漢堡就不像Hero了…」其實從開會之前到會議結束後為止,阿爾只要一拿出藍藍路,在入口之前藍藍路就會莫名其妙的鬆手掉下去,今天的Hero只吸到可樂而已。 「一定是你平時蠢事做太多了,所以遭到報應了吧!…好了不要給我露出種表情,就當作減肥你現在真的太胖了!」本來諷刺阿爾的亞瑟,在看到阿爾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表情後,又完全心軟的安慰他了,雖然這種說法只會更令人難過。 會議室的某處地板晃了晃,還是沒人發現。 「亞瑟啊~~」飛撲 「混蛋你不要纏上來!」抵擋+臉紅 「亞瑟,你們也在啊。」涼在一旁被閃到的亞細亞三人組很驚訝。 「亞瑟說他很在意所以要留下來檢查,雖然Hero我不覺得有什麼啦!」阿爾毫不在意旁人眼光的抱住掙扎的亞瑟。 「我、我只是擔心會發生什麼事,畢竟連伊萬那個大魔王都差點被剮頭,所以、所以…絕對不是擔心你們的安全,絕對不是!」 「好、好,我們知道(啊魯)。」嘿~你的心思我們都知道,所以不用狡辯啦(啊魯)。亞細亞三人組在心中吐嘈。 「小亞瑟好過份~哥哥我也受到很大的打擊,也需要你充滿愛的安慰阿~」又來一個!嚇了一跳的五人看到一個玫瑰擋在重點部位、全裸的變態直撲門面而來。 「滾,你這性騷擾裸奔狂遭天譴是應該的去死!」前海盜現紳士一拳命中變態本人自認為帥氣長滿鬍渣的臉。順便再往重點部位補上一腳。 「腐爛西斯你還活著嗎?」王耀戳戳眼前不斷抽搐的猥褻物,還能動就表示沒事,但不知為何有種很想在補一鍋的衝動。> × < 「嗚~嗚嗚~好過份,居然打我的臉,哥哥我脆弱的心靈受到巨大的創傷和傷害了啊~」咬著手帕,宛如悲劇女主角的腐爛西施倒在地上哭訴:「所以耀美人你要好好安慰哥哥我啊~」 咔喳一聲 「大哥,最好不要隨便接近這種人,會被變態細菌感染的。」港把大哥護在自己身後。 「腐爛西施桑,要是你在敢碰搭大哥一下,我不保證我的刀下次會砍在什麼地方喔~!︽ ︽ 」灣笑得異常甜美但口中卻吐出不符合臉上笑容的威脅。 我說他應該連碰都還沒碰到吧。亞瑟看著那把名為〝澎湖名產〞的金門菜刀就插在距離法蘭西幾公釐的地方,但完全沒有去搭救的打算。阿爾很難得的沒有上前攪和。這個威脅是針對所有人啊! 明顯收到威脅但不打算放棄的法叔東山再起:「哥哥我需要安慰需要愛啊-!」 這次連遮羞玫瑰都沒有直接三點全都露的又飛向王耀,看到不該看不乾淨超傷眼打馬賽克的猥褻物逼近、和大哥站同一陣線的港和灣在過度驚嚇中無法反應過來,眼睜睜的看著變態就這樣直撲而來! 「哇阿阿阿不要過來-咦?奇怪了!」下意識就拿起中華鍋反擊、喊到一半的王耀,發現法蘭西居然倒在地上。我的中華鍋還沒上陣怎麼這變態就倒下去了?身上還插著許多武器血流滿地,是說這些武器越看越眼熟阿… 地板和天花板抖了抖,照樣沒人發現,發現的人也當作沒看到。 「大哥,你沒事吧!」灣慌張的拉著大哥到處檢查。糟糕,他們幹麼把武器丟出來啦,大哥已經起疑了啦! 「我沒事,灣,你先冷靜下來。還有手不要亂摸!」這孩子緊張成這樣實在很不正常,還有刀不要亂揮很危險:「灣,你知道怎麼了嗎。」 「誰、誰知道。反正誰叫他對大哥動手動腳的、結果遭天譴了,活該!」灣心一驚!不能慌不能荒,這時候就是要理直氣壯表明自己不知道不知情什麼都沒做!…是說剛才大哥摸起來手感真不錯啊XD 灣你給我記住,大哥是我的、只有我能摸。表面風平浪靜(面癱)但內心狂風大作的港其實很羨慕灣剛才摸大哥的手:「先不說這個,大哥,腐爛桑好像死了。」 「啥!」驚訝的兩人轉頭看向港說得狀況。 「喂,裸奔變態你別裝死快起來啊(慌張…)不會真的死了吧啊喂!啊啊這到底怎麼回事好好的突然被攻擊難道是我之前的詛咒應驗了嗎不要啊!!(慌亂)」 「喂發爛雞絲你死了嗎?放心吧Hero會替你找到兇手的,所以你就安心的走吧。」 「…………」 「你們…哥哥我是不會死的-」抽搐抽搐抽搐。 「看樣子沒事,我們可以不用管了啊魯。」看著眼前的狀況,王耀下了此結論,拉著港和灣的就要走人。 「找人的起源是俺俺俺俺!找到大哥你們了思密達〜☆」突然出現的勇洙撞開大門、無視眾人的直接跑道王耀身邊黏著。引來了港的不滿,死腦殘起源,再拉大哥的手就把你的手斷掉! 「勇洙?怎麼了,找我有事嗎?」雖然是個腦殘的孩子,但做大哥的還是有義務關心一下。 勇洙相當歡樂的回答:「喔,因為已經中午了,所以想找大哥你們一起去吃午餐!午餐的起源是俺思密達!」 這孩子…雖然腦殘了點但還是有令人欣慰的地方(感動),但後面那句就不用了啊魯。 「哇大哥的手摸起來軟綿綿的,抱起來也一樣軟綿綿的好舒服呦思密達!」沉浸在感動中的王耀,沒想到勇洙竟然就抱著自己亂來! 混帳我錯了,楞了一下王耀隨即馬上掙扎:「TMD不准亂摸你這腦殘的死小鬼放開我!!」但是基於現在體型上的劣勢,王耀根本無法掙脫勇洙的懷抱。 「大哥!」最愛的哥哥兼心愛的愛人被人非禮,面癱如港也受不了,就算那是自家兄弟也一樣,於是他拿著點燃的鞭炮、好折凳+雙節棍上前救助:「人.臃.豬你這死王八蛋快放開大哥,否則我就把鞭炮塞進你的XX點燃讓你自爆當場血濺三尺變成明天的頭條!」 渾然未覺大禍臨頭的人.臃.豬依然抱著人不放,非常歡樂的大喊:「亂摸的起源是俺~思密嘎啊啊啊──!」 「唉,怎麼會,我還沒出手呢?」灣詭異得看著喊到一半就慘遭雷擊和一堆武器攻擊倒地不起,血流成河渾身抽搐的腦殘。我還沒出手啊,刀還在手上呢。連港的鞭炮都還沒塞進他的XX! 不過下一秒她就知道原因了。 「人臃豬你這該死的死小鬼,敢對大哥動手動腳的欠抽找死啊,知不知道看得我超羨慕!」 「沒錯,要知道大哥可是只可遠觀,不可近褻焉!」 「我們都忍著不敢摸了,更何況還輪的到你嗎!」 「沒錯,要摸也是我們先摸!」 「你們在吵什麼!還不趕快躲好!」 「報告隊長,好像來不及了。」 「啥!」 靠腰你們幹麼跑出來啦,都曝光啦!灣毫無形象黑化的在心裡幹譙。 一群人從藏身的天花板、地板、桌子底下、窗戶外面…等一堆看起來不能躲人但大有玄機的地方現身,但身上居然還穿著平常的衣物,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躲的(古代服裝很礙事)。門外也湧進一堆弟妹,從一些人身上的服飾不難看出他們是怎麼混進來的,至少門口守衛就被替換調包了,仔細一看裡面還有陷害菊的那位女僕。 「你、你們是怎麼進來的,警衛都在做什麼!」都被調包囉! 「嗚喔喔喔這就是所謂的中華功夫嗎,Hero總算見識到了好感動啊!」 「崩啾喏~來了一群美人,是要對哥哥投懷送抱嗎!」 港捂著臉,他現在寧願面對那群不和諧對話的發言人、也不敢看自家大哥現在的臉色,慘了。 忍耐忍耐要忍耐,王耀你已經五千多歲的人了,跟小孩子(他們算小孩子?)計較些什麼,大人不計小人過才能展現自己的包容力、的涵養的素質、我是大人他們不過是小人而已小人小人小人小人喔喔喔混帳都是小人叫我怎麼忍耐的下去啊王八蛋! 於是自我催眠失敗憤怒到連口癖都忘了的王耀華麗麗的發怒了… 「令加幾堆死猴因仔,到底洗咧衝啥小啊!?謀嘎挖坑底目啾萊底喔!」 於是一群行動失敗的弟妹看著王耀發青發青再發黑、但依然美麗無比的憤怒面孔,腦中響起和港一樣的預感,完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