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嗚哇怎麼會這樣?弟弟被教壞了!5

副標:靈異的兄控家族依然稱王霸道驚死人!? 下午的會議,開會的眾人依然覺得氣氛很詭異,依舊有股扎人的視線,仍然有人不知死活的遭天譴,結果照樣有人差點被波及,然而知道原因的眾人卻敢怒不敢言。嗯你問為什麼?王耀一家子的弟妹們就守在門外監視,搞不好現在就你身邊只是沒發現而已。因此連說個話也小心翼翼的,一個不小心沒准連命都沒了,這家子兄控散發出的巨大黑氣場誰也不敢輕易去招惹。 看看被五花大綁倒掉在大廳恥辱示眾的人.臃.豬先生就知道了,〝連自家(不想承認的)兄弟我們都下毒手了更何況你們這些外人還會有好下場嗎?〞這種明顯大義滅親(?)赤裸裸威脅的訊息。要是真有人敢去嘗試招惹,那我們只能說,去吧勇士!珍重再見!我們的精神永遠與你同在。明年的今天和每年的初一十五我們都會偶爾替你上香的,世人也會永遠歌頌你的功績,所以一路好走別回頭也別找我們!中國千年流傳的武術和酷刑可不是蓋的! 不得不向惡勢力(?)低頭的眾人又度過一個順利但不和平的會議,尤其是有些人理虧的狀態下。水管魔王和裸奔變態奇蹟似的學乖了在下半場會議內沒再發作,意外的是妹控瓦修雖然倍感不耐卻找到了同好!? 「滴水不漏的防衛及精密周詳的計畫和隨時隨地都能爆發的行動能力,不愧是博大精深的中華功夫,吾輩也希望能這樣保護列之。」 「哥哥…」感動 「他們可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弟妹喔啊魯!如果瓦修對我家文化有興趣的話,今晚一起吃飯順便交流一下彼此文化吧啊魯,列支小姐也一起來~」 「沒問題。」 「謝謝你,王耀先…生?」 發展了以上這樣的對話,中立兄妹也被拉攏了。 夠了你們這兩個無敵弟妹控!想吐槽卻又不能吐的眾人會議結束後草草離去,開玩笑又不是不要命了,顧目啾馬愛顧性命、個人性命個人擔這點大家都知道,在凝重的殺意下誰都還想活命! 「在下有事先走了。」有自覺對自己殺氣最重的菊率先離開,暗藏數位相機拍得很歡的他已經很滿足,接下來只能回房自己yy了(喂)! 「這一群兄控到底是怎樣…連賀瑞斯那小子都一樣…(碎碎念、碎碎念)」 「雖然有一群美人,但哥哥無福消受啊~!不過其實小亞瑟你自己心裡也很清楚吧!」 沒自覺但很有感覺的亞瑟、跟自我感覺良好到自戀的法蘭西拖著與外界隔絕、自我感覺好到超過頭、正在掙扎的Hero離開。 「別拉我,本Hero還想跟王耀說話!」 「我們絕對不准!」一出門沒幾步王耀的一堆弟妹就堵在走廊,另一半大概在別處監視(猜測)。 #%&*※○◎㊣#※…?!!!本來相當不爽的粗眉紳士,在看到當中的幾個可愛僞正太、尤其是站在最前頭的(身上還穿著蕾絲女僕裝的)瓊,某人的正太控瞬間發作! 好、好萌好可愛!這就是菊家所謂的羅莉女僕嗎,好想摸、好想抱…//// 「不準碰我粗眉混蛋否則眉毛會變的跟你一樣粗,臭‧小‧鬼(重低音)!」 該死,都忘了這群童顏妖怪隨便哪一個年紀都比我大!亞瑟伸出去的手硬深深停在半空中,摸也不是放也不是的好尷尬。 「你們都後退。」一道聲音傳來,空中突然憑空出現一道身影,周圍的兄弟姐妹們也乖乖讓出一個空位來。 這、這這是誰ㄚ?突然就憑空出現,看他的打扮難道是王耀的家人還是他家的妖怪神仙跟鬼啊!?。 「豫哥,你怎麼來了?」不管被嚇到的兩人,瓊好奇的問突然現身的豫,一堆人堵在門口引來了更多人圍觀,連最先離開的菊也回頭觀看。 「崩啾~小美人,原來你是王耀的弟弟啊~」只要是美人不管男女老少通吃的法蘭西這次只送了個飛吻,他可沒蠢到因為碰了王耀的弟弟再遭一次雷擊。 「咩~原來是王耀的弟弟啊,你可以飄在空中好厲害喔~~路徳路徳你看他好厲害~」非常興奮的一直抓衣角。 「是、是、我看到了。你好。」 「原來是小豫,好久不見了~☆」某熊故作裝熟的打招呼。 …………… 經過許多人打招後亞瑟總算插上了一句話:「請問,你不說話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被他盯著看的很毛,雖然很詭異但紳士禮節是不能忘的。尤其是王耀的弟妹都還在場… 没錯,豫從現身後面對眾人的招呼就不發一語、直視著亞瑟或著是說他背後看,眼神淡寞又認真的有些怪異。 「……………」 「沒事的話,我要走了。」等到有些不耐煩得亞瑟轉身正想離開,背後卻傳來一句 「呵,你都沒發現嗎!」 「什麼?」顯然不只亞瑟,眾人也對豫的這句話搞的莫名奇妙。 「豫哥,你到底怎麼了?」總覺得事有蹊蹺的雲兒拉著豫的衣角,卻只得到他的一句話。 「妳仔細看。」 「唉?」雲兒依言往亞瑟的方向看過去:「什麼啊…咦等等!那是──豫哥!」 「沒錯!但先別張聲,我想再處理一下。」這樣之後才有的玩啊。←家人間心的電感應 「喔。」知道啦豫哥原來你也很黑心嘛!←家人間心的電感應×2 所以你想處裡什麼我們很擔心啊!By不懂家人之間心電感應的眾人。 「菊,Hero問你喔,你跟他們比較熟,你知道他們、那個魚什麼的、就王耀的弟弟,他在幹什麼?」眼尖的阿爾一把拉過躲在人群中的菊來問。 「是豫不是魚(無奈)…至於他在做什麼,請容我仔細考慮著個問題。」其實我也想知道,不過大概我問了也不會有答案吧… 「切,真無趣!」 相較一旁輕鬆的談話,亞瑟只覺得有股壓力壓的自己動彈不得,而且隨著豫盯著自己的臉色愈來愈凝重,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竟然開始覺得呼吸困難!這、這這該不會是對方做了什麼,該不會是想對以前的事報復吧?可是他的眼神好像是看著我背後…難道我被什麼東西附身了? 隨著亞瑟的不對勁,聚在走廊的人們也感受到氣氛的詭異,沒有人敢大聲喧嘩或隨意亂動,就這麼僵在走廊好一段時間。 亞細亞這邊:平常淡寞的跟大哥有的比的豫哥,怎麼現在一副打算火力全開對赴ㄚ片粗眉混蛋?哦哦這可真是令人興奮啊,嗷嗷不過看情況豫哥似乎要處理的是是粗眉混蛋身後的黑影、所以要一起處理掉嗎?嗷嗷嗷這就就就不只是令人興奮還可以大肆慶祝+順便看戲反正家裡誰都看他不順眼啊啊真是太令人期待了!! 「你們在做什麼啊魯?」 這一句話聲音的主人真是讓聽到的人(亞瑟)感動的無以附加,當王耀宛如散發聖母光輝的救世主般出現時、差點沒雙手合十下跪膜拜。大姐/大哥(?)拜託快點阻止你弟弟,他好可怕啦! 有如聽見人們內心的呼喊(?)王耀發現自己弟弟的臉色凝重到像看到不乾淨之物想使出絕招滅掉他一樣。而後跟著出來的灣兒一見亞瑟更是毫不猶豫的爆家鄉話:「啊甘(四聲)!亞瑟你身後黑洗啥小?」。港在看見亞瑟後則是心裡默想:亞瑟先生………又失敗了。 「豫………?」 王耀搞不清自己最大的弟弟想做什麼,雖然那個黑影看起來很不詳,結果這聲呼喚就像按下某種開關一樣,霎時天地色變、烏雲密佈、空中突地打下一道巨雷、威力大到房子都嘎吱作響的晃動起來,頭上的電燈也一閃一閃的閃得眾人心慌慌。豫一頭及地緋色長髮更是無風自飄起來,身周的氣場完全扭曲仙(妖?)氣亂飄。亞細亞組看了暗自心驚,喔唷不會吧?有這麼嚴重嗎!豫哥你要發飆了?! 「豫!小豫你別發飆啊!」雖然不知道亞瑟哪裡又惹到你了還是以前的事讓你不爽到現在但大哥我不記的你是個非常會記仇的孩子還是說你一直隱藏不讓大哥發現直到今天才爆發嗚嗚對不起我這個大哥太失敗了一直沒發現你的壓力對不起!夭壽你們這些該死的洋鬼子對我的寶貝弟弟做了什麼不良影響啊說啊豫你盡量發洩沒關係有事大哥頂著!啊不是啦我只是想說有個能力神秘的弟弟不是很好安撫嗯雖然看ㄚ片混蛋被修理我也很開心啊也不對總之豫你盡量動手沒關係越狠越好!(喂) 大姐你的心聲飄出來了啦!跑出對話框了。 「王耀,你、妳,太過分了T T…唔!」 突然間狂風大作、明明在室內冷風卻吹的眾人肌膚生疼、站都站不住,窗戶和門板晃個不停、好像整棟房子都要塌掉一樣,頂上的燈光越閃越劇烈、閃到最後突然停電,世界陷入一片黑暗。而短暫的黑暗同樣令人不安,這時又響起一道巨雷、讓原本就不安的眾人更是嚇的大叫出聲。 嗚!怎麼會這樣?藉著不斷落下的閃電,亞瑟在一片黑暗混亂中看見豫的緋紅長髮,隨著狂風亂舞、衣飾被吹的沙沙作響儼然一副索命厲鬼來討命,在他嚴厲的目光下,亞瑟感到一陣刺骨寒意從背脊擴散到全身,這次不再是錯覺、寒意宛如凍住五臟六腑般讓人無法呼吸、動彈不得。 混帳難道老子要這就被結束掉嗎可惡ㄚ我還有很多事沒完成大英帝國怎能就這樣完敗可惡阿爾你這混帳王八蛋不是說自己是英雄嗎快來救我別處在那發抖呃-我完了!! 就在亞瑟認為自己完蛋了準備去見心愛的精靈们和大不劣癲天屎的時候,豫只是輕輕的移開視線,周圍的一切居然通通恢復原狀,身上的壓力寒氣也消失不見了,再往窗外一看,天空藍天白雲、陽光普照、微風栩栩吹來,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夢,所有人都呆了。 「小豫,你們談的怎樣了啊魯?」 王耀的聲音讓大家如大夢初醒。咦咦發生什麼事了?他們跟誰說話沒看到人啊好詭異?那家子的都一臉好平靜、不愧是千年童顏妖怪組看多了什麼都不怕! 「我威脅過那東西了,要牠去找別人玩別來煩我們,否則就算犯天調我也會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去跟鬼差們玩恥辱Play!」手指向亞瑟的身後。 眾人跟著往身後看,怪了?沒人!你在跟誰說話? 「你們剛才鬧這麼久只爲了這件事嗎啊魯,是說東方跟西方的地獄會通喔,牠適合嗎啊魯?」 嘻嘻嘻,東邊跟西邊的地獄不通啦,兩邊的感情可差了!還有我不是東西! 聽見這道奇怪的聲音,所有人慌亂的尋找聲源:「什麼?是什麼東西在說話!?」 「那我抓你來發洩好了,相信我你會很享受中國博大精深的酷刑Play,信不信我做得到!」 嗚居然威脅我…好嗎死老頭我去找別人玩…過分年紀大就拿這個壓人。 「隨便啦,反正你又不是人。」 嗚嗚~你們都欺負我… 「那就是這樣啦,你們就自求多福了喔!尤其是眉毛先生小心法術反衝被自家人玩死。」似乎跟詭異的東西談判完畢的豫轉向一干僵掉的人們,表面很好心的提醒但實際根本幸災樂禍的語氣宣佈。分明想氣死他們 啊啊啊這是怎樣啦你們到底在跟誰說話看不到人好可怕?!其他人聽到快瘋了但這一家居然都還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等看好戲的樣子,氣死人了我們未來的命運會怎樣啦!? 「大哥,要走了嗎?」京忽然出現,另一半的兄弟也紛紛現身。 「嗯,可以了。走吧啊魯。」 這時眾人才驚覺,原來王耀的弟弟們真的躲在我們身邊,之前的猜測都沒錯……看這那一家子浩浩蕩蕩離去的背影,啊哈哈哈會議還有好幾天耶,以後都要這樣過嗎?搞不好在自求多福前我們會先被他們幹掉嗷嗷拜託饒了我們吧!所有人都囧在地上。 「這樣…我還追的到小耀嗎?」伊萬第一次萎靡的捫心自問。 「你想都別想了!」絕對唱反調的冷戰組另一伴打擊他:「菊,告訴我怎麼回事吧,Hero快不行了…」 「請先等等,我有錄影存證。馬上就可以查清楚!」 「幹麼連這個都要拍啊…」阿爾非常無法暸解阿宅精神的奧義。 菊相當正色的表示:「這是個非常難得一見的題材,絕對不能錯過!…什麼不會吧!!」操控攝影機到一半的菊突然爆出慘叫:「我的相片!我的影片!我超級珍藏的近距離偷拍大哥的照片和之前的一大堆資料通通一片模糊全毀了啊!嗚嗚嗚~難道攝影之前沒過火會慘遭報應這件事是真的嗎不~~~」宅菊絕望的龜縮到角落哭泣。 驚見菊的下場,偷拍好友同好會的同伴兼會長801大姊迅速拿起自己的DV檢查,下場當然也是:「不──!!我的珍藏偷拍照我的米英法英法加獨伊神伊丁諾瑞芬土希希日露中港耀通通都沒了!-天啊地啊你怎能這樣對待我?我只不過是喜歡到處偷拍到處放針孔和到處搞CP而已,用不著這樣對付我一個楚楚可憐的弱女子吧?上面的做人要厚道阿!!!」然後就和宅菊兩人一起抱頭痛哭。 「伊莎…」羅德理赫都不知該說什麼了,現在直想找架鋼琴來宣洩自己的心情。 其餘的人則在心裡慶幸,或許現在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這兩人得到的損失比自己嚴重吧。一堆偷拍的照片啊…這時才覺得王耀的弟弟做的好! 後記︰ 被我搞靈異了這一篇,其實我只是很喜歡這個人物作者畫得偽娘角色而已,剛好他又是神州古都…所以我就撩落去了。……嗯是說家中兩個年紀最長的兄長都是一副偽娘角色,不知道身為帝都的京做何感想,很幸福吧?(妳管人家那麼多幹麼!)是我就會很幸福,因為可以無限腐(押韻了?)然後就是一個人大半夜裡發文發的很快樂卻發現沒幾個人留言………算了一個自己碼文發文也很快樂!!!(阿普上身了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