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12

「主人。」 「哇啊!!」突如其來的呼喚,讓花火下了一大跳。 「對不起!主人,嚇到妳了!」看到她被嚇到,來人馬上道歉。 「沒關係啦!晰月,你跟過來有事嗎?」 「不,只是看到主人離開,就跟出來看看。主人不跟大家討論嗎!」 「這個嘛…我只是想出來吹吹風而已。對了,可魯他們還在鬧嗎?」不想說出原因,花火轉移了話題。 「可魯太吵了,所以我讓他趴在地上閉嘴了。」 「呃、這樣啊。」看晰月輕描淡寫得敘述海扁可魯的事實,相當瞭解自家守護者性格的花火只能在心底為可魯默哀。 「主人。」 「什麼事?」回過神應到。 「主人…主人妳還是很在意那件事嗎!」雖然是問句,但晰月的語氣卻是肯定的。 「哪件事?」明瞭對方問的是什麼,花火還是想裝傻逃避。 「關於花火卡前任月之守護者-月的事!」不讓花火逃避,晰月直接切入主題。 花火在提到「月」的時候,肩膀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果然是在意的… 「那麼主人,妳在意的得是什麼?是因為那時魔力不夠支持月撐到你們救援?還時…」晰月沒有繼續說出另一個原因,因為、他看到了花火蒼白且毫無血色的臉。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件事、明明就沒有對晰月說過啊! 「沒人說過不代表沒人會討論。雖然主人只說過月和他的假身份月城雪兔及桃矢先生的之間的事,卻沒說過他們是怎樣過世的。…但是從平常其他人對這件事的態度,和談論中透露的消息,我也能猜出一個大概。」 聽到晰月說的話,花火陷入一陣沉默。 過了半响,才又問道:「那麼晰月,你不在意嗎?」 〝別轉移話題〞原本想這麼說,但在看到花火認真的眼神,晰月話到嘴邊又吞回去了。 「其實,我並不在意。」 「咦?」 「或許是我沒有和他們接觸過,所以感覺上好像不干己事一樣。」 「可是,晰月…難道你真的不介意、關於這件事,我們什麼都不跟你說嗎!」 「雖然我也想知道真相。但是,主人,那是你心中的痛吧!那麼,我會等到主人直到願意說出來的那個時候。」 「…可是…我怕我會一直不敢說出口,那樣不是很對不起晰月你嗎…」說到這,花火低下頭,不敢看自己的守護者。 「那也沒有關系,我會一直等,等不到也無所謂。」瞭解花火的難處,晰月沒有強迫她一定要說出來。 我不在意這種事,雖然也想知道真相,但那也無所謂,我只要主人別難過。 「謝謝你,晰月…」知道他的體貼,讓花火好想哭。可是每個人都對她太好,她根本沒資格哭。 「主人,想哭久哭出來,發洩一下也好。」 「…… 」 「如果不想哭得話,說出心裡的話,讓心情輕鬆一下吧…」 聽到這些話,花火宛若崩潰般的,之前強忍住的眼淚,宛如斷線珍珠似的不段落下。 「我、我、晰月,我好害怕,因為那個時候…要是我在堅強一點,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他們也就不會死了…不、我怕的是我的嫉妒心!」 「如果不是我那時的猶豫,也許就還來得急救他們!…可是、可是我、我居然只是站在那裡眼看著一切發生,完全沒有去阻止…為什麼…」一想到當時的情景,花火忍不住抱住自己害怕顫抖的身軀。 「主人…」 「為什麼我會有那中想法,明明他們能夠繼續在一起,應該替他們感到高興的啊…為什麼我會有被拋下的感覺?明明就不是這樣的,我-」 突然的一個擁抱,讓花停了下來。 晰月抱著自己,潔白的雙翼包圍住兩人,形成一個靜謐的空間。晰月冰涼的體溫,也讓花火一度激動的心情慢慢的冷靜下來。 「主人,冷靜下來了嗎?」 「…嗯…」想到剛才的激動,花火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主人,雖然這只是我的想法,但請聽我說。」 感到懷中人點頭的動作,晰月才繼續說下去:「或許當初不管主人有沒有出手,結果都是一樣的。不,或許出了手會更糟,主人會跟著一起死。」 「你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如果照你們所說得,遇上的是那個叫艾路比的傢伙,可能除了櫻小姐,那不管使是誰都是沒有勝算的。」 「而且,當時的主人才脫離對方的控制不久,不可能不再被他影響的…。」 『就算是這樣,也無法抹滅我見死不救的事實…』帶著這樣的想法,花火依舊無法原諒自己。 「我說過這只是我的想法,主人不同意也無所謂。重點是-」 頓了一下,晰月的語氣變得相當認真:「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也無法再重來,即使後悔也只能繼續向前走,否則只會陷入過去的陰霾裡。」 「若是想賠罪,那就更努力的找到他們,別讓他們陷入艾路比手中、好好保護他們吧!若是擔心自己不夠堅強、走錯路,我、可魯、和花火卡們都會一直陪著你、看著你,大家都是很關心你的。」 晰月的一番話,讓花火豁然想起,自己當初來到30世紀的理由,不就是為了要比艾路比先一步找到轉世的他們,並且保護不再重倒覆轍。還有這一陣子一直讓所有人擔心,她不能一直消沈下去、拖累大家了。 「晰月,謝謝你提醒我,我還有大家一直陪著我呢!」花火向晰月漾開一抹帶淚的微笑。 「只要主人別再一個人逞強就行了。」伸手、輕輕的替花火拭掉臉上的淚珠。 「我會的……吶,晰月,能讓我在待一下嗎?」花火靠在晰月胸前問。 「可以。」輕聲回答,晰月再度收攏雙翼包圍兩人,無聲的等著。 從花火淚濕他的前襟,再到她哭淚睡著,才送她回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