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女的條件 1

灰暗的天空,下著大量的雨水,不時閃著狂暴的閃電。突如其來暴風雨,連氣象局都無法預測何時會結束,連續幾日的大雨,潮濕的讓人發慌。 「這場大雨…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望著窗外連日來未曾停歇的大雨,灰暗的似乎令人無法喘息的天空…總覺得心中有股不安的感覺…… 「蠢綱,你在想什麼,文件處理好了沒有!」 「里、里包恩!」心中的不安瞬間被緊張取代。就算當了首領又怎樣?心中感到不安又怎樣?自己還不是對禮包恩怕得要死,一點辦法都沒有! 「快、快處理完了,只剩下幾頁而已!」 「哼,真可惜…」門外顧問只是邪邪的笑了一下,就沒有下文了。 可惜什麼?拜託你不要出餿主意整我了,今天還要跟守護者開會議,我還想留點精力對付他們…明明就是首領,卻地位卑微的可憐綱吉在心中哀求。 「算你還有點身為首領的自覺,這次就先放過你,別忘了1點要開會,身為首領的你可不準遲到!」說完里包恩便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 「1點!等等會議不是2點開始嗎?里包恩你不要隨便更動開會時間阿喂!」抬頭看向牆上的時鐘,只剩十分鐘就要1點了!不會吧怎麼時間會過的那麼快!我連午餐還沒吃啊太過分了啊啊啊啊~~~! 如此在心中第N次哀號自身如此不人道際遇的綱吉,繼續發揮拼死的精神趕著未完的文件! 一如往常吵鬧的會議,因為連日大雨無法外出的鬱悶,在這種時刻更容易暴發出來… 坐在主位的澎割裂…真的該改名文彭哥列了……首領綱吉一臉無奈的坐在自己專屬的位子上無奈的繼續主持大局,完全練成、下意識閃過朝自己飛過來的各式武器,炸彈、長刀、拐子、叉子、砲彈、拳頭、各種有毒生物…到底是誰在這種天氣叫大家過來開會的?難道不知道在這種悶的發慌的情況下、這群非人會做出什麼事來嗎?!光是上一次總部的重修費就讓自己哭了三天三夜啊!不知道這次總部會遭到什麼程度的毀滅狀況,乾脆搬遷總部算了,毀了這多次敵方家族早就知道彭哥列的總部在那裡了… 下意識又閃過迎面而來的砲彈,直接轟炸在堅固的超合金牆上,綱吉繼續忍。 但是搬遷總部又是一筆天價的花費,從選地點開始,地點要隱蔽安全、能功能防,如果已經先被看上就要努力爭奪、然後又是一筆花費,再來地點確定了就要重新建造總部,於是就要開始煩惱要用什麼材質見總部基地才不會被這群壞狂毀的一乾二淨……總結…總結的的支出是…最好是現在的財政狀況可以作到啦!總部從自己成為首領、不、是從很早以前就是毀了又建毀了又建!財政吃緊的現在能有房子住就該偷笑了! 「到底是誰提議要大家一起住的?!搞到現在總部天天有倒塌的危機、守護者別館卻養蚊子是怎樣啦!」 「別太生氣了,對身體不好喔…」 一隻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讓發覺自己仰天長嚎的綱吉發現周圍…居然安靜下來了,而那群吵鬧的守護者,統統都倒在地上…昏倒了? 「鬼苻姬…難道妳又…」看看倒在地上的守護者們,除了被安置好的雲雀學長,和無辜的庫洛姆安然的在坐位上不知所措(鬼苻姬真的偏心),哪一個不是趴在地上抽搐的,尤其是骸…他已經不動了。 「放心吧,我算好了力道,過個幾分鐘他們就會醒了,這樣你也樂的安靜不是嗎?」 思量了一下,的確是安靜多了,基地也安全了~︰「說得也是,鬼苻姬,謝謝妳!」綱吉一臉感謝的看著眼前與學長有著同樣的面容,一身黑色套裝的少女。 大了綱吉一歲(可能),據稱是雲雀的雙胞胎姊姊,謠傳在幼年時已死亡,死於一場車禍,卻在綱吉他們將升上高中時出現在雲雀眼前,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也造成許多的風波。根據她自己的說法是,自己在那場意外發生時逃過一劫、卻喪失記憶,之後被好心人家收養。事發現場燒得焦黑,人和車都分不出來,在找不到屍體和沒有音訊的狀態下,當然會被認為已經死了。 鬼苻姬──是人們稱給她共同的稱呼-如鬼怪般強大的公主、也有人稱呼她為黑暗公主,其身為魔法師的她所擁有的力量可從中窺探。 身邊跟著一位惡魔執事-真正的惡魔,還有一位可愛的小雪妖,專門負責照顧她病弱的身體。能讓魔鬼和妖怪心甘情願的臣服於自己,這就是鬼苻姬雖然不完全是家族的成員,完美的處事能力和強大的力量讓她年紀輕輕、卻成為彭哥烈和同盟家族共同敬重的對象。 而鬼苻姬真實姓名不詳,連應該知道的雲雀也被禁止呼喊真名、下了禁咒,連里包恩也查不出來。雖然不是守護者卻對治守護者、瓦利亞很有一套。尤其是針對骸,據說因為以前黑曜一戰的關係,莫名疼愛弟弟的鬼苻姬,可以在不干擾庫洛姆幻覺內臟的情況下,惡整那顆變態鳳梨…其獨門絕技就是─ ─黑.毒電波! 專門對付變態騷擾人的六道骸、或是看他不爽的時候,之後也用在某白爛洗衣粉或瓦礫垃圾家族上,總括一句,大概所有的人都領教過毒電波的威力了…啊可是像這樣的亂糟糟的會議她通常不會出手的啊,反倒還會再一旁看好戲,直到自己把所有的人都安撫(擺平)下來…其實鬼苻姬也是很惡趣味的…。 「嗚…你這女人…」 三分鐘時間到,就在綱吉還沉浸在回想時,被電趴的人們總算意識清醒了,但是腦中還是不斷地嗡嗡作響。 「可惡…腦中的聲音一直在響,臭女人,妳這什麼意思啊?!」等到聲音停止後,獄寺馬上指著兇手破口大罵。 免強靠著刀站起來的山本笑著勸他︰「好了、好了,獄寺你不要聲氣了,我想鬼苻姬只是想叫我們安靜一點而已啦!」只是手段太厲害了,我到現在還在頭痛呢! 「正解!」 「正解個鬼!妳這女人是欠揍嗎!」 「獄寺,好啦、好啦,別衝動!」山本拉住被激怒的獄寺,免得他衝上去真的去揍人,那事情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先不說獄寺會再被詛咒一次,雲雀也絕對不會放過他,到時後會煩惱的可是阿綱啊! 「嗚…可是鬼苻姬姊姊出手實在太重了,藍波的頭好痛…嗚嗚嗚…」11歲的藍波依然改不掉小時候自稱的語氣,抱著頭坐在地上嗚噎起來。 「極限!實在是極限驚人的力量啊!」清醒的了平大哥極限的大吼起來,但是極限的內容是什麼也沒人知道。 「…舞…妳…」轉醒的雲雀無力的瞪著自己的姊姊。 「恭,醒了嗎…別鬧的太過火,知道嗎?」對著已醒的雲雀,鬼苻姬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話,然而大家都知道那句話背後的斥責意謂,能這樣對雲雀說話的也只有她。 「…嘖!」雲雀嘖了一聲偏過頭,這是他表示瞭解的意思。換做是對其他人,一定是一擊咬殺不予置評。 其他人都對這樣的奇景感到難以置信,即使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面還是覺得怪怪,就連(老公)迪諾都不一定能讓雲雀乖乖聽話(反而還會被咬殺),寂靜的現場只有山本一人突兀的笑聲︰「哈哈哈,還是鬼苻姬對雲雀有辦法吶~哈哈哈~」 在山本爽朗的笑聲中,有一個人羞怯得出聲︰「鬼、鬼苻姬小姐…」 「庫洛姆,怎麼了?」鬼苻姬轉身看著怯怯的出聲的庫洛姆,只見一她臉擔憂的坐在還沒醒的骸旁邊。 「骸大人他、他還沒醒…他不會有事吧?」 「還沒醒?鬼苻姬妳下手有這麼重嗎?」綱吉擔心的問道,因為他知道毒電波也是可以害死人的,如果哪天鬼苻姬真的討厭骸到極點,說不定骸就真的會被毒電波詛咒到死! 「呵…還沒醒嗎?…」結果鬼苻姬只輕笑了一下,這一笑惹得所有人毛骨悚然,漫步走到未醒的骸旁邊,說到︰「庫洛姆,能先讓開一下嗎?」 「咦?…好…」庫洛姆乖乖的讓到一邊等著。 「乖孩子。」給了庫洛姆一個沉魚落雁的微笑,讓庫洛姆害羞的臉紅心跳,鬼苻姬抬起左腳(她今天穿的是高跟馬靴)當著眾人的面,重重地往骸的肚子踩下去── 「噗喔-!」一口血硬生生的被骸吐出來。 「骸大人!」庫洛姆驚恐的叫出聲。 「你…再裝啊…再裝我就讓你永遠醒.不.過.來!」鞋跟狠狠的在肚子上扭轉伴隨著骸的慘叫,悽慘的令人不忍悴睹,但是在另一方面又覺得…感覺超舒爽的~能看到變態鳳梨被修理實在是太大快人心了! 「極限!極限的踩下去!」 「每次看到這種場面心裡都會異常暢快啊,臭女人,老子這次就不跟你計較了。」不顧室內禁止抽煙的警告,擅自哈起一根煙的獄寺這麼說著。 「哈哈哈獄寺說得沒錯心裡真的很暢快,跟打完棒球一樣!阿綱你說是不是啊?」 雖然這麼說很不道德,但完全令人不想反駁。反正骸你和雲雀學長都是毀壞基地平率最高的兇手,現在就當作好事回饋大眾(我)吧!在心裡起共鳴的綱吉沉默腹黑的想著。 「………」←這是很想參與的雲雀。 掛在地上的骸強撐起平常自認邪魅帥氣的笑容︰「クフ、咳…你們實在太過分了…這樣傷害我,我的粉絲可是會哭得喲…呃啊啊啊啊-!」 踏在肚子上的馬靴直接轉移陣仗踩在男人的命根上,背景又是一聲哀號和抽氣聲︰「所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放心很快就會有人取代你的位置,你就安心的去吧!」 「ク、フ、フ…如果我…走了,可愛的庫、洛姆是會傷心…的呦…嗚喔喔喔喔喔…」以下是痛苦到低八度的慘叫。 馬靴的最終用力的一擊爆破,女王樣的鬼苻姬這麼表示︰「走了倒好,孩子大了總是要放手讓他離開,再繼續待在你身邊,誰知道庫洛姆的身心會受到何種污染。」 「其、其實不會啊,鬼苻姬小姐…」庫洛姆小聲的說出自己的意見。 「所以你這變態爸爸就安心的走吧,放心偶爾我們會記得替你上香的!」 「クフフ…只有偶爾嗎……呃!」最後一聲慘叫消失在鬼苻姬額外多補的一擊下。 「鬼苻姬小姐,骸大人他…」庫洛姆擔心的問道,但其實她不是真的很擔心,這種場面已經看到麻木了,不過道義上庫洛姆還是覺得問一下比較好。 「這是一種試煉,所謂真男人就是要經過這種試煉才能成為真正的男人。所以庫洛姆,妳只要為妳家的骸大人加油就行了。」鬼苻姬胡說八道的帶壞庫洛姆。 「原來是這樣嗎?…那,骸大人,請加油喔!」 拜託妳不要教壞她!這是看到庫洛姆居然乖乖照辦,想吐槽又不敢說的人們心中的吶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