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13

送花火回房後休息後,晰月回到客廳,所有的人都在客廳等他。 「花火怎麼樣了?」天望率先發問。 「主人哭淚了,所以睡著了。」 看來所有人都知道花火的離席,但還是認為由晰月去問原因比較好。 「看樣子她是累了,你們都談了些什麼?」螢擔憂的詢問到。 「主人非常在意的那件事。」 「花火還是這麼介意嗎?那明明就不是她的錯啊…」 「或許就不是她的錯,但在一旁目睹事發經過、卻無法幫助他們,花火絕對是難以釋懷吧…」對於這件事,艾力歐自己本身也是一樣的。 「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為我的關係,或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一想到整件事或許因自己而起,小櫻整個人就坐立難安。 「小櫻,妳別這麼說啊…」 「可是…」 聽到小櫻的話,一旁的小狼等人事圖安慰她,但是效果不彰。 就在氣氛一片低迷時,艾力歐出聲打了這種氣氛。 「好了,現在不是討論誰對誰錯的時候,先解決目前的問題要緊。」 晰月也接下去:「沒錯,與其討論責任歸屬,反正事情已過,再說也沒有意義了。」語氣冷淡的跟不重要一樣, 卻是惹火了可魯。 「晰月!你這麼麼意思!別忘了花火是你的主人,這種事別說的好像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 「對嘛、對嘛,晰月你這麼說太過分了,這麼冷冰冰的個性真不知道你是怎麼勸小花火的!」同樣不滿他的態度的奈久留在一旁幫腔。 其他人如天望等雖然沒說什麼,但眼神中也流露出同樣的態度。 面對他人的不滿,晰月反倒一臉的毫不在乎:「哼!事不關己,或許吧!我從未與那兩人有過接觸,對整件事也不清楚,就你們來說是個局外人。但就是因為這樣,你們才會認為由我陪著主人比較好吧!」 這番話睹的眾人無發反駁。 「現在的的主人,與其安慰她,倒不如讓她有事做。畢竟聽熟人安慰只會讓她更難過而已,或許由局外人陪著她會比教放鬆一點。」 「…晰月你觀察得很仔細呢。」螢看著晰月說到。 「因為這是有關主人的事。」 「現在我最擔心的是主人會勉強自己,因為主人一直有很強的罪惡感,似乎想為那件事贖罪…」 這席話,眾人更加沉默。 「花火她還是這想不開啊…」可魯盤起雙手皺眉說到。 「但是以當時的狀況來說,就算花火出手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她趕到時,桃矢已經死了,月也身受重傷、命在旦夕,即使得救,他的核石也已經被破壞,根本活不了多久…何況硬把他留下來,往後他只會更痛苦。」回想當時的情景,艾力歐不禁深深憾息。 「或許吧…但不論怎麼勸她,她都認為那是她的錯,完全無法原諒自己。」這一點,是大家都知道的無奈。 「……」 「一切還是慢慢來吧!花火的心結,只能由她自己來解,我們只能在一旁幫她了。」對於螢的話,眾人也指默默同意。 「那麼,我要回去工作了。」 突然出聲,晰月正要離開時,螢出聲叫住他。 「晰月、等等……你不在意、關於這件事,我們什麼都不告訴你嗎?雖然說是要尊重花火的意見,但你真的不想知道嗎?」 「螢小姐,真該說是母女連心嗎!你和主人都問了同樣的問題。」瞭解花火和螢之間的關係,晰月語氣中多了點無奈。 「不過,我的答案還是一樣不變,我不介意。」語畢,便消失在眾人眼中。 「晰月很有自己的想法呢!」看著晰月離去的背影,小櫻說出自己的想法。 「不過有時他的行事手法還是有點激烈…大概…」回想過去的情景,小狼就惡寒了一下… 不只是有點吧!天望等人在心中吐嘈 「但是對花火而言,晰月乾脆明瞭的個性,最能幫助她。花火的個性很容易鑽牛角尖,而晰月能令她適時的冷靜下來、理清思緒。就現況來說,由她陪著花火大概是最好的。」 「是啊。而且晰月很有自己套想法,做事果斷又乾淨俐落,這也能讓花火在猶豫不決時,幫助她做出正確的判斷。」螢也相當支持艾力歐的說法。 「的確是這樣,連害人也是同樣的毫不手軟…」一想起那一段黑歷史,天望就忍不住抖了起來。 〝所以你們是有多怕他啊?〞小櫻、螢和艾力歐看到眾人一臉黑線 “想當時…”的表情疑惑地想(附帶一提,櫻是被整了也沒感覺)。 「那小子根本就個是陰險腹黑卑鄙的傢伙!」頭上明顯有個大包的可魯破口大罵,他還在記恨剛才被巴的事 「這次我同意大頭怪的話!那小子不只是陰險腹黑卑鄙,而且還極端暴力殘忍!」 「哇喔怎麼說啊死小波?」 「誰叫死小波啊妮克特!你看過有人叫人起床是抓去沖馬桶的嗎?你看過看過看過嗎!!!」小波咆哮大喊,全場靜默3秒後,雖然聽起來是件很慘的事,但還是有人忍不住笑出來了、還有不顧形象的笑倒在地,連艾力歐的嘴角都上吊的很詭異。 「我說小波啊〜」可魯一臉遇到同志的表情搭上他(看不出來)的肩:「你是被做了啥事被抓去沖馬桶,我最慘頂多是丟進洗衣機裡滾幾圈而已,從實招來,大不了丟個臉被笑個一輩子之後又是一條好漢(何?)!說,你做了什麼事!」 「難兄難弟啊〜」 「妮克特妳閉嘴!我怎麼知道啊!一大清早莫名其妙的頭痛誰想起床啊!!」 「噢我也是唉!」 「我說你們兩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會被抓去沖,根本是因為你們玩太晚,隔天早上又叫不起來,晰月才會採極端手段對付你們吧。」斯比一旁吐嘈:「當時的情景可壯觀了!」 「不過斯比你也沒有資格說人家喔〜我記得你也有被丟進去過呢,大家都是証人可以作證!」 「啊?什麼時候有這種事了!」斯比一臉驚訝的看著奈久留。 「嗯嗯我記得好像是上個月吧,斯比不知怎麼的又吃甜食吃到醉,剛好艾力歐他們都出去了所以沒有人可以阻止,結果到最後是被吵到受不了的晰月出手抄起一片餅乾盒鐵蓋、往迎面飛過來的斯比直接巴過去,當時的震天一響連我都不敢看下去了,有興趣去回味的話那個餅乾盒蓋就放在我房間內供著紀念、上面還有斯比的頭型呢連表情都很逼真呦~之後晰月又嫌斯比全身髒死了為理由,就直接把你丟到洗衣機裡洗了〜!」 「……」 「歡迎入會啊~」這回換成可魯和小波搭斯比(到底在哪?)的肩。 「給我滾!」 「即使如此晰月泡的茶依然相當好,有這樣的優點不是很好嗎!」螢依然笑得優雅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就附和的小櫻 “重點不是那個吧”雖然很想這樣吐嘈,但是在這種艾力歐越笑越詭異的情況下,小狼決定還是繼續保持沉默的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