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21

白色的天使……眼淚……染滿鮮血的手…承諾…… 又做了這個夢,雖然這不是他的夢,可是他現在沒辦法分別這是誰的夢,又是誰無意傳遞過來的夢。知道事實的人不說,他也不說,但沒人知道他知道部份事實的真相,雖然不完整……每當夢到這個夢,他總會泛起一股無法遏止的悲傷,即使不曾經歷過… 睜眼,滾落的淚水沾濕了他的面頰。 「主人,午安。妳今天起得很晚呢。」晰月對著來到餐廳的花火道安,在餐桌上放了一份屬於她的午餐。 「早…」迷迷糊糊的,花火有氣無力的坐在座位上開始吃起一份〝遲來的早餐〞。 看著花火眼底明顯的黑眼圈,晰月擔心的問︰「主人,妳昨晚沒睡好嗎?」 「嗯…因為想很多事,所以就太晚睡了…」尤其是可魯他們一直沒回來,讓她很擔心。 「對了,其他人呢?」 「都在客廳裡,主人今天太晚出現了,艾力歐先生要我轉告主人,吃完午餐就到客廳去,今天會發生有趣的事。」晰月一邊解釋,邊倒了一杯冰水打算給花火提神用。 「有趣的事?是會發生什麼事?」 「不知道,但是先生當時的表情笑得很詭異…」 「…是這樣嗎,總之快點過去就是了。」大概瞭解艾力歐、自己這位〝父親〞的性格,花火有點不想知道所謂有趣的事是指什麼,希望不是麻煩事。灌下晰月幫自己倒的冰水、強振精神。 客廳 「艾力歐~我們到底在等什麼啊~?」奈久留無聊的亂喊,蹲在液經電視前眼巴巴的瞪著收好的電玩。 「對啊,我們到底是在等什麼,再差一點就能破關了說…」琉璃同樣非常渴望的瞪著電玩,真的,再差一點,差一點就能破關晉級,繼續去打BOSS了。 平時都是可魯、小波他們佔著玩,偶而花火卡精靈也會偷玩一下。一台遊戲機是一大群人搶著玩,好不容易終於少了幾個對手,結果只高興了一天,第二天一到下午就被禁了,現在琉璃和奈久留正不斷散發著怨念。 「等到花火過來你們就知道了。」愛力歐只說了這句話便笑而不答,一如往常的高深莫測。 「知世,艾力歐他怎麼了?」小櫻好奇的拉著螢的衣袖問。 營悄悄的靠在她的耳邊回答︰「艾力歐他說,一直在煩惱腦的問題,今天就能解決了。」 「煩惱的問題?是指要怎麼去樂園之星,還是說終於找到可魯被洛斯他們了?」剛好聽到兩人的對話,小狼靠過來問。 「呵呵呵~這你就要問本人了喔!」螢的回答讓小狼降下三條黑線,這對夫妻,行事作風果然一樣… 「不過真的很無聊唉…」躺在沙發上的妮克特隨意抓起一把零食往嘴裡塞。沒有人陪自己鬥嘴真的很無聊,她又不敢去惹比自己更嘴毒的晰月,小波你快點回來唄~ 「妮克特你這樣會變肥的喔!」同樣在吃零食的由希其實沒有資格說別人。 「不會啦,反正我又不是人,這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妮克特說得一派輕鬆︰「妳應該也一樣吧。」 「是喔?這麼說…我也沒有這種危機囉?」由希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會不會變胖,和之前自己努力節時減肥到底是為了什麼?忽略了妮克特自己說完後擔心摸肚皮的動作。 「各位,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花火總算出現了,後面還跟著端著茶具的晰月。 「花火,妳好慢喔~」 「對不起嘛!」 在打過招呼後,花火轉向艾力歐,有點躊躇的問他︰「艾力歐…那個…」 「妳先坐下吧,有客人要來了喔。」 「咦?」 叮咚!門鈴適時響起,奈久留跑去開門。 無視眾人懷疑的眼神,艾力歐往客廳門口一看,奈久留正臉色怪異的帶領客人進來,這是件很奇怪的事,平常一副天不怕地不總是到處以調戲人玩樂的奈久留,居然露出這種表情,看來這位客人大有來頭。 「奈久留,別站在那裡,帶客人進來吧。」隨著艾力歐的催促,臉色不佳的奈久留只得乖乖帶人近來。 隨著他身後進來的,是一名有著美麗鳳眼的東方女子,黑色的長髮及一身黑色系的打扮、散發著神秘莫測的氣質,手上提著一同色系的手提包。身邊還有一個金色長捲髮、青綠色大眼的可愛少女,身上奇異的穿著不輸給知世設計的服裝,不知怎的,卻讓小櫻和小狼覺得非常眼熟。 「各位午安,不好意思打擾了。」女子優雅的行禮。少女則是很有朝氣的揮手︰「大家好哦!」少女的動作並未讓人感到失禮,反倒更顯得活潑可愛。 「午安,打擾各位了。」又傳出一聲男聲,眾人定眼一看,女子身後還有一位看似執事身份的黑髮男人,或許剛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前面的兩人吸引住了,才沒發現站在較後面的男人。 但是這個男人雖然有著英國紳士般的氣質、連舉手投足都相當優雅,俊美的臉孔卻有著妖惑之感,並帶著一絲絲不仔細觀察、就難以發覺的令人不適的黑暗氣息。而那名黑髮女子身上的生物磁場卻相當微弱,弱到幾乎令人以為她就像個將死之人一樣。還有那位少女,身上一點氣息都沒有,隱藏的相當徹底,就好像人明明就站在這裡,但只要不注意就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不在意眾人詭異的眼光,艾力歐微笑邀請他們入座︰「妳就是鬼苻姬小姐吧,歡迎光臨,能在現實世界見面是我的榮幸。」 「久仰佟澤先生的大名,能夠見到你真是太令人高興了。」坐在沙發上,身後站著男人和少女,鬼苻姬原本看似冷漠的臉上,漾出一抹美豔動人的笑容,美得連女性都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咳了一聲,艾力歐拉回眾人的注意力︰「請問妳身後那兩位是…?」 斂了一點笑容,鬼苻姬介紹兩人:「他們兩個是我的屬下,菲拉,是我的臨時保鑣。塞拉特,是我身兼多職的執事。」 菲拉向眾人俏皮的打招呼,塞拉特則是紳士般的行了個禮。艾裡歐則在介紹過所有的人後,直接進入主題。 「各位,這位是鬼苻姬小姐,加百羅涅家族的特殊顧問。」 「加百羅涅!」聽到這個名詞,天望驚訝的喊出聲︰「那不是黑手黨嗎?!艾、艾力歐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我們是在夢中認識的,以夢會夢。」艾力歐解釋。 「夢?!」 「我們在夢中遇見,談論我們到這個時空的目的,而很幸運的鬼苻姬小姐願意幫助我們。」 「是的。」鬼苻姬也出聲解釋︰「我在夢中和佟澤先生的夢相連和他交談,能幫助仰慕已久的艾力歐先生是我的榮幸,因為在這裡他可是傳說般的存在。但是佟澤先生的夢很難連接,我了試好幾次才成功,結果不小心把螢小姐也牽連進來了。」說完鬼苻姬向螢深深地道歉︰「真的相當抱歉。」 原來是她!眾人看向螢,難怪剛才這三個人來訪的時候螢一副很鎮定的樣子,原來她早就知道了! 螢笑著回答︰「這沒有關係的。倒是妳說得重要的事,不在夢中說明,一定要親自過來討論,請問是什麼事?」 「重要的事…是這個。」鬼苻姬打開了手中的手提包,從當中居然飛出自前天就被認為失蹤但是沒人去找的三隻守護者。 「是你們!」 「你們怎麼會她那裡?」 「這兩天以來你們到底去哪裡了?知不知道我們沒去找你們很擔心啊!」 「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沒人去找我們太過呃啊-!」一隻手突然掐住正對最後一句話發飆的可魯的脖子,讓他瞬間說不出半句話來。 「晰月,快住手!」一旁的人們大聲阻止,但晰月顯然沒聽進去。 「嗚…咳咳…晰…月…你、做什麼…快放開…我…呃…」可魯努力扳開晰月緊抓住他的手指,可是以他現在布娃娃的狀態毫無效果。 「可魯貝洛斯,你這沒腦的蠢‧布‧偶,知不知道你失蹤了主人很擔心你?」加重單手緊捏可魯的力道,晰月每說一個字,氣溫就下降幾度,話到最後周遭溫度已經凍如南極,每個人都冷的直發抖。 有人試著想讓他冷靜下來︰「晰、晰月…」 「我很冷靜,閉嘴!」 「是…」一句話讓發言者馬上屈於惡勢力之下閉嘴。 被抓住的布偶繼續抗議︰「晰、晰月…你…這是…謀殺、呃咖咖咖…」 「這不是謀殺,我是打算光明正大殺了你!」 「咯咯咯咯咯咯咯…」 看不下去的小波開口︰「喂你這臭小──!」 碰!! 「你閉嘴!」 他已經無法說話了啦…其他人發抖的看著埋在牆裡的小波默想。 「晰月,我…」 「你有意見?」 被晰月凶狠的目光瞪到,斯比結結巴巴的解釋︰「沒沒有!我、我只是想說,當當當初是、呼花花火卡把我們灌灌灌醉的,縮縮縮所以為什麼會跑到鬼鬼鬼鬼、苻姬家裡,我、我們也不不、不清楚!」 晰月不屑的回答:「這我知道!所以鬧事的卡片我已經修理過她們了!以後大概會留下心理障礙吧…」 「這麼狠?!」 「當然。否則你以為我是怎麼快速讓卡片精靈臣服於我的?」晰月的嘴角居然露出得意的笑容。 臣服…居然用這種形容詞!想起過去關於晰月的黑歷史,被整過的眾人再抖了一下,並達成意識以後絕對不去招惹他。 小狼語重心長的告誡花火︰「聽著花火,雖然對妳來說有點難,請妳一定要拿出深為主人的氣魄來管好晰月,否則大家以後可能就沒好日子過了…」聽得花火一愣一愣的點頭,可自己又管不動,光卡片精靈就夠讓她頭大了。 看出花火的難處,小狼繼續告訴她前因後果︰「如果妳能管好晰月,他就會自動幫妳管好卡片,沒人鬧事就沒人火大,這樣大家就有好日子過了,懂嗎?」誰知道花火怎麼會有一個這麼強勢的守護者啊…(望天) 「花火,看在我們是好朋友的份上,以後的好日子就拜託妳了!」見到可魯、小波和花火卡的下場,(算是半個守護者的)由希誠摯的握著花火的手哀求。 感受到眾人的期盼,花火不由得鄭重的答應︰「是!」 不過就算大眾達成共同意識,還是會那麼一兩個不合群的人、或是生物,不知死活的找死… 從牆壁中傳來一道悶悶的聲音︰「XXX的!晰月你這臭小子明知道是誰的錯你還打嗚噗──!!」 「吵死了…」 一招空氣波把某找死的布偶更埋進牆裡。 「被陷害是一回事,讓人擔心又是另一回事,再讓我知道你們沒幹好守護者的工作被人耍著玩的話,就等著和樓上那群卡片還有我手中這隻一樣!知道嗎!」 「知、知道了…」望著在晰月發飆途中就已經不省人事、兩眼發白口吐白沫的可魯,斯比只能唯唯諾諾的應聲。 「哼!」晰月隨手一拋,就直接讓可魯撞進位於牆裡小波旁邊的位置,讓他們手牽手哥倆好的常伴相隨到天邊。 接著轉向艾力歐說到︰「艾力歐先生,情操教育結束,如果還有問題再找我,或者私下解決也可以。」末了附帶一個五指禮。 情操教育?!原來這是艾力歐默許的情操教育嗎!?看來連始作俑者的艾力歐也惹不得,雖然從來沒有人敢惹他。驚恐的眾人繼續默看正在泡茶的晰月。 「辛苦了。」依舊笑容滿面的艾力歐轉向從頭到尾都很冷靜、甚至是在看戲的鬼苻姬︰「不好意思見笑了,請問鬼苻姬小姐還有重要的事嗎?」 「哎呀呀…真有趣。」發出類似讚嘆般的感嘆,鬼苻姬表示:「真是極端激烈且有效的手段呢。」 「謝謝誇獎。」晰月將一杯泡得很完美的茶遞給她。 這不是誇獎吧!眾默。 「其實還有兩件事,其中之一是這個…」鬼苻姬從手提包中拿出一份簡介,和一張繪有星際通用語地球版的銀質卡片。簡介上以同樣的文字寫著〝樂園之星〞這斗大的標題及一些小字體的介紹。 「我,代表加百羅涅家族邀請你們,全體的人員,一同前往樂園之星遊玩。」鬼苻姬的一句話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到驚訝,連晰月都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她。 「請問這是為什麼呢?我想我們應該不認識加百羅涅家族任何一位成員吧。」艾力歐問出在場者心中的疑問。 「這你可能就得感謝你們的守護者了,因為是他們保護了加百羅涅家族重要的繼承人,也是我心愛的姪女,因此為了表示感謝,所以決定招待你們到樂園之星旅遊。」 「原來如此…」 「本來也是有想過用其他方式報答,但因為我的姪女真的實在太喜歡可魯他們了,即使可魯他們曝光出身份,她還是決定邀請他們一起去玩,但是我認為隨便帶走別人的守護者不太好,因此提議以這種方式邀請你們,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沉思了一會,面對好幾雙期待的眼睛,艾力歐不負眾望的宣佈︰「既然難得有這個機會,我們就接受吧,否則不去就太對不起斯比他們的努力了。」 「Yes—太棒了,艾力歐謝謝你!」奈久留興奮的一把抱住艾力歐,其他人也是開心的又叫又跳,第一次、人生中第一次的太空之旅,雖然親身經歷過穿越時空這種普通人都不可能體驗的事,但是在宇宙遨遊這是可是誰都沒體驗過得,而且又是在那個號稱最好玩的樂園之星,這次的太空之旅實在太令人期待了! 「既然都決定要去了,那我們就確定一下參加人數。」說話的菲拉拿出了電子資訊板,伸手輕輕一點,浮現了需多文字。 「請問有多少人?」 「大概是11個人…」回答是螢,之後她又問︰「斯比和小可他們也有算進去嗎?」 「守護者嗎?不用喔,因為守護者也是可以當成式神之類的帶入場,只要其契約者負責就好。畢竟也有不少能力者會入場,一定會帶一些有的沒有的進去,如果這些事我們都要負責的話會煩死人的咧,反正有事就是找主人負責就對了,所以這點你們要多加注意喔!不過話是這麼說,但是那裡也是有守護者可以享受的服務啦,而且項目還蠻多的。」滔滔不絕講解的菲拉輸入資料,資訊版快速響起嗶嗶嗶的聲音。 那花火卡應該也沒有問題了,花火放鬆的在心裡這麼想著,她們應該會玩得很開心吧!似乎聽的見樓上傳來精靈們歡呼的聲音。 「不過我還是維持原來的11個人,因為我想你們還是需要休息用的房間的,有缺可以再要求,因為那裡可是服務客人至上!」菲拉的話實際是針對晰月、奈久留和妮克特,這幾個守護者說得,至於由希,以她的特殊體質來講,算是個人也不為過。 拿起桌上的銀質卡片,往資訊板一刷(其實是插卡、但是菲拉速度太快變成刷卡)輸入資料,將輸入資料完畢的卡片遞給艾力歐︰「你們的資料都在這裡,只要帶著這張卡片就能入場了,但是記得要全員到齊喔,否則有人脫隊的話,那人就不能進場了。」 「不過這點不用擔心,因為我們會在出發前派人來接你們到宇宙航站的。」站在身旁的塞拉特開口補充到。 「那就麻煩你們了。」 收好手中的卡片,艾力歐注意到鬼苻姬自手提包中拿出,放在腿上的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