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24

距離出發的前一天,眾人興高采烈、滿懷期待的準備行李。 「晰月,拜託啦讓我買這個啦~你看你都這麼大方各買一個空間裝置給我們了,再讓我買這個也沒差啊,何況我的空間還很多,好不好啦~」奈久留抓著購物目錄對著晰月一直唉唉叫,目錄上是最新款的泳裝。可惜對方根本不理她(他) 「你不覺得很適合我嗎~」還在唉。 「唉呀你的眼光不錯嘛奈久留,可是你確定真的有身材穿嗎?」妮克特走過來調侃他,直接抓過目錄直接翻面說到: 「小晰月~我要這一件!」 「……」已經被煩到受不了現在又多一個更煩人的晰月對此再沉默一陣之後,只是回了一個字:「…哦!」平板無起伏沒表情。 「什麼居然拒絕我!」 「哈哈哈他根本不理你耶!」奈久留在旁邊嘲笑 被無視的妮克特惱怒的反擊:「哼,反正不管怎麼說我都絕對比你有本錢穿泳裝,你這四平八穩沒特色的人妖洗衣板!」 「居然說我是洗衣板!好既然這樣我也可以說妳人造身材從頭到尾沒一處是真的!而且就算我是洗衣板依然是大受歡迎!」 「人造身材又怎樣!我前凸後翹有胸有腰有屁股都好過你出去都可以嚇死人的洗衣板!!」 「你!!!!」 「……」一個人造身材、一個洗衣板全是假的,與其在這裡吵不如去跟你們的主人抱怨。我話先說在前頭,如果你們還在這裡討論誰身材好的問題,我就讓你們連去找主人改造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消失掉!還不趕快給我去收拾準備在這裡吵什麼吵!! 「晰月…你的眼神透露出你的意思了耶…」感受到一長串沉默眼神中的鄙視和威脅,剛才吵的很兇的奈久留和妮克特現在很友好的抱在一起發抖。 一個挑眉完整的表達出晰月的意思,翻譯出來的意思就是:你白痴嗎?就是要讓你們知道。 「那、那個晰月,我可不可以買這個…」妮克特弱弱的舉起快揉爛的目錄。 這次沒有回答,只有指骨折的響亮的聲音:「喀啦啦啦!」 「咿—對不起我們馬上去準備、馬上!!!」 早就準備好行李的花火就這樣看著自己的守護者威脅別人家的守護者做事,然後順便感謝在身邊看戲的琉璃幫忙翻譯晰月的眼神。 「“給我滾!” 」 手指甩著收成手環形的空間裝置的琉璃語氣輕快的說到︰「晰月大概就是那個意思啦~」 「……為什麼琉璃妳會知道啊…」 「猜得啊,照晰月的個性差不多是這種反應吧~」 「…是喔。」 「可是晰月這次真的很大方耶,居然會各給我們一個這麼方便的東西,而且還有品質保證、永久保固!」琉璃越說越興奮,害花火很擔心她手上的空間裝置會不會被她自己甩出去。 「連可魯那個只會吃、行李一定只會塞點心的傢伙都有,感覺真是浪費了,我記得這一品牌的商品都很好用但是(對沒在賺錢的我來說)都很貴ㄟ~」 「這個、很貴嗎?」花火看著自己手上的空間裝置,從手腕感受到金屬特有的冰涼質感,這麼小小一個東西,真看不出來像昂貴物品。雖然自己也知道很多東西不能只看表面,但如果真像琉璃說得那樣……未免良心不安還是問一下好了。 琉璃如實回答︰「一般市價的話…大概在3萬~5萬吧。然後我們的這個空間裝置的名稱叫空環,好像是6位數開頭的唄,沒辦法,畢竟這是最新、最先進的產品嘛~。」雖然這麼說,但繼續甩著空環的她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會甩壞口中的高價貨。 「好貴!沒想到才小小一個就這麼貴,我剛才還不小心把它摔到地上如果壞掉了怎麼辦?!」途中聽到對話的由希也一臉擔心的插進來。 「妳居然把東西摔到地上!」 「不小心的啦!怎麼辦啦花火,如果摔壞了裡面東西拿不出來怎麼辦?」不管刻意大驚小怪的琉璃,由希轉向花火求救。 「呃…這個…」說實在的花火也不知道真的壞了該怎麼辦,只能讓由希先檢查空環還能不能使用。 「呵呵呵,她們的表情還真有趣,跟拍小櫻一樣好令人幸福啊~!」站在不遠處的螢一臉沈醉的偷拍中。口中的幸福是手中新型的攝影機(6X5cm具備夜視拍設等多功能,輕巧方便攜帶!)身邊還有一顆漂浮的銀白色小圓球。 「知世,這是什麼呀?」櫻好奇的看著知世身邊那顆自己會動的圓球。 「那個跟我手中的東西一樣,也是攝影機喔!」 「攝影機!看起來不像耶,小小一顆圓圓的…」 「確實不像…可是小櫻妳看。」伸出手讓攝影機停在手上,螢直接讓櫻就進觀察︰「這架攝影機的鏡頭不但可以全方位360度廣角攝影、還有防震跟夜拍功能,最重要的是鏡頭還能跟主幾分離從不同的角度拍攝,這下不論是在任何一個地方我都不會再錯小櫻最可愛的鏡頭了,啊~一想到這裡我幸福的幾乎就要昏倒了~!」螢冒出星星眼轉了一大圈。 「知、知世…」櫻依然是無語的汗顏,希望知世愛好攝影的興趣到最後不會變成(專為她一人的)偷拍… 遠在距離外的天望把這一幕盡收眼底:「那就是晰月幫螢代購的攝影機嗎?晰月這麼做根本是助長螢那奇怪嗜好的發展嘛,舅舅你說是不是!」 被稱作舅舅但依舊很不適應的小狼不自覺的顫了一下:「從我認識她開始她就是這樣了,既然連轉世之後的興趣都一樣的話,多台新的攝影機根本就沒差…」語氣裡滿是無奈和絕望。 「舅舅你認了啊?」包括螢瘋狂拍攝櫻小姐的舉動? 「是啊…」似乎真的感到很絕望,小狼換了個話題;「天望你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嗎?明天就要出發了。」 「都收好了,總覺得要帶的東西好像不多。再收到空環裡面就等於只帶一個手環而已,很輕鬆!」 盯著手上的空環,小狼頗有同感;「的確是很輕鬆,想當初我們來這裡時不少行李、現在連行李箱都省了,晰月應該也是為了省時省力才會看上這個的吧!是說當時也是因為他的幫忙,有些問題根本不用煩惱,像是生活開銷之類的…」 聽到這話,天望不自覺說出自己的感想:「你這麼說,我都覺得晰月快變成我們的衣食父母了…」 「………」 「舅舅你怎麼了?」 「這種話千萬別讓他本人聽到,你知道晰月現在很不爽妮克特他們亂花錢的事,現在最好別惹到他,你也知道晰月的報復手段有多恐怖!」這句話讓天望乖乖閉嘴,只要被晰月整過的人心中都會了解那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惡夢。 「唉…」嘆了一聲,不管天望一副〝為什麼我們會這麼怕一個守護者?〞的碎念,小狼逕自上樓去找艾力歐談論事情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