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來世紀2

等達到此行的目的地之後已是黃昏,待何瑞修帶著他們到偵訊室,偵訊和搜採證蹟的作業同步展開。
 
做過一輪的詢問後,負責偵訊得萊恩做出結論︰「所以,你們是因為碰到異獸攻擊而自衛,員警誤會而誤傷囉?」雖然對著已有認識的人偵訊有點怪,但一切都要按規舉來。
 
「事起源由就是這樣。」為了怕多嘴誤事,所以偵訊後一致公認由彌勒發言,其餘兩個衝動派封嘴避免出事。
 
「那麼請各位耐心等待,在案件查明之前請不要隨意離開邁阿密,各位可以回去休息了。」結束作業的何瑞修這麼說道。
 
「是…不過肯恩先生,我們…有個問題。」
 
「是什麼?」
 
 
「聽說有群孩子無處可住,其中還有三個是妖怪?」從實驗室離開,卡莉步向站在走廊等他的何瑞修,感興趣的問到。
 
「感謝妳前來一趟。」
 
「反正我現在也沒事做。」金髮女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好了,告訴我怎麼回事吧。」
 
「那群孩子本來是暑假計劃到處遊玩,但沒想到被突發狀況耽擱,現在晚了對邁阿密又不熟,而三個孩子的父母都不在國內,想請你安排他們的住處,直到案件查清之後。」
 
「也可以當作變相監視囉?」
 
「我想這不會很久。」對於卡莉開的小玩笑,何瑞修不以為意︰「放心,不會有問題的,當然,這段期間以加班計算,可以嗎?」
 
「有何不可!」金髮大女孩笑的開懷。
 
 
目前的情況是,人數62,缺掉得兩人被當成嫌疑犯居留,簡單講犬夜叉和鋼牙今晚得睡警局了,阿籬他們花了不少力氣才讓他們兩個乖乖待著,言靈念珠的恐嚇真的很有用
 
「真是,犬夜叉那笨蛋一點都不能讓人放心…」站在實驗室大門外,阿籬生氣的低咕。
 
卡莉.度肯,何瑞派她來照顧眼前四個似乎有家卻無處住的倒楣鬼(目前正在等下了班剛好充當司機的艾瑞克開車來載人,只因為今天原本說好要由他來載女友回家),看著眼前東方女孩的喃喃抱怨,回想之前女孩與男友的爭執的場面,讓她不禁大幅揚起嘴角的弧度。
 
就像艾瑞克和萊恩說得一樣,那真的是個很有趣的場面!
 
「的確,再加上鋼牙…」
 
「…這個地方毀了都不稀奇。」七寶接續彌勒的後話,屋毀人滅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這個你們可以放心,」忍不住了,帶著笑意的卡莉出聲︰「你們的兩個同伴,何瑞修將他們分開住,並且承諾案件結束後一定歸還他們的武器,在束縛手銬的鎮壓下應該是沒辦亂來,那東西可是連比佛納克人都無法爭脫的。」
 
比佛納克人是天生的戰士,是擁有極強破壞力的外星人種之一,不過被銬上專門對付的束縛手銬後也只能乖乖束手待斃,現在銬在妖怪手上效果同樣顯著,聽到這番話三個24世紀的人類放心了,只剩七寶一人疑惑〝比佛納克人〞是什麼東西?
 
「那他們的下場會怎麼樣?」想起紅髮主管對自己的保證實現,珊瑚是有些放心,但是這只針對沒有動手的自己、彌勒、阿籬和七寶四人,至於犬夜叉和鋼牙,不再保證內的範圍…好擔心。
 
「這就得等實驗結果出爐了…」一切都得看最後結果才能定案,卡莉不想做出無法實現的保證,而現在,這群孩子最需要得是好好休息,折騰了一整天,就是大人都會累壞了。
 
「現在你們首要的是好好休息,艾瑞克來了呢。」
 
遠遠開來一輛悍馬,這是標準的警察佩車,臨時司機艾瑞克一想到原本今晚甜蜜蜜的浪漫燭光晚餐就這麼沒了,因為這四個小鬼要住卡莉家直到調查結束為止,其中還有個看來就危險的花心小鬼(對同類的直覺),越想越火大!
 
原本正直善良的警察現在看起來就像在夜裡開車殺人搶錢的強盜犯!
 
看著一臉臭臉到扭曲的艾瑞克,卡莉強忍笑意的將四人趕上車,下次再補償他好了。
 
 
終於等到結果出爐的那一天,然而等待的結果雖然說不能出人意外,卻還是相當讓人失望。
 
「為什麼我們還是被關了!而且還是跟笨狗\破病狼關在一起!」這是犬夜叉和鋼牙成為獄友後的第一句話。
 
「嚴格來說算是拘留,你們基本上犯了襲警以及破壞公物等的罪名,本來可能吃上官司,但是鑑於你們是為了自我防衛異獸的攻擊,我們查出有異獸出現的證據以及附近居民的證詞、再加上員警受傷和你們的攻擊無直接關係,因此從輕發落,只要交保釋金就能離開了。」
 
以上是萊恩轉述犯罪實驗室主管的原話。
 
而保釋金的金額嚇壞了一堆小老百姓,據主管原話是你們好歹得補償維修金費吧?
 
一堆小老百姓苦了。
 
阿籬和珊瑚是堂姊妹,隨家人移民來美國定居,這次暑假家人都各自計劃出遊,再加上他們本來就只是普通家庭那來的一大筆錢?
 
彌勒沒有家人,現在是靠打工上大學過日子,即使分擔這筆錢對他也是一大負擔。
 
七寶…就直接跳過吧。
 
於是到最後解決難題的,居然是無論到那、只要一出現必定驚動武林的大人物。
 
「老爹\犬大將!」
 
來者正是犬夜叉的父親,屹立不搖的西之國的王者-犬大將.鬥牙王!
 
後面跟著雙眼閃動的阿籬和珊瑚,再後面一點的是抓著錢包傻掉的彌勒及安慰他的七寶。
 
「老爹,你怎麼穿成這樣?」
 
被帶出來的犬夜叉疑問,自家老爹居然穿著人類的衣服!而七寶安慰彌勒的原因也解開了,為了眼前這位大人這一身的行頭,他這個月差點透支…
 
銀色的長髮依舊高高豎起,高挑的身材高穿著軍風大衣、從材質來看肯定要價不低,裡面的衣著被大衣擋住看不到、但相信也是高檔貨,接著是同樣高檔貨的長褲和真皮靴,算一算全部總價格竟然直逼萬位數(美金)!
 
彌勒欲哭無淚了…為什麼鬥牙王大人只帶了保釋的金額呢?
 
咳了一下,鬥牙王對兒子解釋︰「呃…當初沒讓你們先了解西方人類世界就把你們丟過來算我的錯…所以我在過來之前先找阿籬去換裝了。」
 
被點名的阿籬和珊瑚沉浸於感動之中,有這麼帥的模特兒怎麼能不好好打扮一下?之前看到黑區首領就很想找人試試看了,軍裝風格果然很適合鬥牙王大人,附近的人都在看這邊耶~!
 
「而且這件大衣很方便,可以蓋住刀…」犬大將再補一句。
 
「…那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
 
「第一件事,你們得現換掉身上的打扮。」盯著兒子和兒子的朋友,鬥牙王回答鋼牙的問題,就算現在人類世界奇裝異服很多、西方的更多,這兩個依舊很顯眼,但是現在他打算低調行事,所以換!
 
「接著得安排一下住處,我們得在這裡待上一陣子。」
 
「鬥牙王大人…這我恐怕幫不上了啊……」彌勒捧著錢包先申明,幽怨的語調讓即使身經百戰的犬大將也全身發毛,缺錢的怨念向他襲來。
 
犬夜叉,我總算瞭解以前犬大將的敵人為什麼都喜歡找你和殺生姬報仇的怨念了…父債子償,還錢來-!!
 
被怨念襲捲的犬夜叉莫名的感到一陣寒意,彌勒這小子在幹啥?
 
再度假咳一聲,鬥牙王開口向彌勒保證︰「你叫彌勒是吧?那些先欠著,我保證會歸還,至於其他的你不用擔心,我先讓冥加去打聽一下情況了。」
 
「冥加爺爺…也來了喔…」年輕人們的語調好像很無所謂。
 
「你們好像一點都不驚訝…」冥加你做妖做的真失敗。
 
「也不是這麼說…應該說,比較讓人在意的是,鬥牙王大人你是怎麼來的?還有哪來的美金?」前法師一語道出眾人心中的疑問(犬夜叉和鋼牙不在內),靠偷渡嗎?
 
「該怎麼說…出外靠朋友吧…我有認識的西方朋友(妖怪),透過他的管道,我把西國帶來的財寶換成這裡的通用的幣值,就是你們說得…美金?」
 
「老爹你什麼時候認識你那個西方的朋友的?」犬夜叉好奇了。
 
「幾百年前的時候,用人類的時間來算…」頂著下巴回憶一下當時的年代,這麼久了鬥牙王有些記不清︰「江戶時代末期…嘉永幾年了?…算了不管這個,總之他說是搭船來的,因為迷路亂闖到西國境內,很稀奇有西方的妖怪所以我前去查看,之後不打不相識到現在…」
 
作為唯一在21世紀生活過的人,阿離粗略回想就知道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了︰「那艘船是指黑船事件吧…發生在嘉永6年的7月,那是日本結束鎖國時期發生的事,開始與西方國家接觸…這麼說距離現在至少400多年了耶…」這些課本都有教,至少那是以前近代發生的事,記的還算清楚。
 
「阿籬小姐記的真清楚。」彌勒讚嘆到,身為日裔美國人他可沒鑽研過這些歷史,打工能夠為持溫飽就很不容意了。
 
「啊哈哈哈…」苦笑,為了考試過關,身為考生都是拼了命的死讀書啊!
 
「那把我們送過來的方法也是…」只說重點就把人丟出國,連要做什麼都沒說,七寶覺得自己受了很多罪很無辜…
 
「…就是那樣了。」
 
所以是怎樣?犬大將還是沒把越過國境的方法說清楚。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萊恩一出門口就看見一群人站在實驗室大門前,那兩個妖怪少年不是已經保釋很久了,怎麼還在這裡?
 
一般人交保後沒事就離開了,沒看過有人過了這麼久還待在這裡的,有事除外。
 
「沃夫先生,怎麼了?」跟在萊恩身後出現的何瑞修,先是疑惑年輕探員為何站在門口,之後就看到了已經保釋的少年們及他們的朋友,還有一位自稱是少年的父親的男人,就是他帶著保釋金來帶走兩位少年的。
 
「先生,請問有事嗎?」
 
「不,沒什麼,你是肯恩先生吧,抱歉犬子給你們添麻煩了。」依照西方禮節,犬大將和眼前紅髮的人類男子握手。
 
「沒這回事,反而是貴公子和他的朋友幫了很多忙呢。」指的是在黑區海岸除掉異獸的事,事後的配合也讓艾瑞克他們放心許多
 
「肯恩先生有事嗎,我們是不是打擾你們辦案了?」從卡莉那知道、實驗室每天都要處理許多犯罪,阿籬猜想他們是不是阻擾人家辦案了?
 
「不,有一半實際上與你們有關。」
 
「我們?」紅髮主管的話讓阿籬訝異,該不會又牽扯到什麼,犬夜叉他們才剛被領回來耶?
 
「沃夫先生,請說。」
 
得到老闆的指示,萊恩解釋︰「黑區方面有人打電話給我,說是指明要找紅毛狗和狼尾男…我想應該是要找你們兩個…」
 
「那個變態女人!」紅毛狗和狼尾男一口同聲破罵。
 
「…我是不知道黑區找你們做什麼…不過特地打電話給警方,我想他們應該是沒有惡意…」
 
萊恩不怎麼擔心身為妖怪的犬夜叉和鋼牙,要是他們發起飆來、遭殃得是哪一方也說不定,該擔心的是身為人類的三個年輕人,所以他接到電話後就告知了老闆,至少自家老闆在黑區還頗有聲望可以頂一下…總覺得好像遺漏了誰?
 
「是指那輛車嗎?」將視線落在自遠方駛近的一輛廂形車,即使在路上飆速、犬大將依舊聞到與這個市區不一樣的氣味。
 
路過的行人行車紛紛閃避,速度像開賽車一樣狂飆的廂行車一個甩尾帶出刺耳的煞車聲和強風吹的塵埃四起,正好停在一行人面前。
 
車窗降了下來,開車的紅髮美豔女人探頭,一開口就是語出驚人︰「小鬼頭們,上車去賣身還債吧!」
 
……
 
吃過眼前紅髮女人的虧,犬夜叉和鋼牙反應過來第一個是擋在眾人面前︰「你這變態女人想做什麼!」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笨狗狗~」
 
阿露緋瑪目光略過氣得跳腳兩人,直接落到後面想低調但很顯眼的帥哥身上︰「哎呀~有大帥哥耶!這位帥哥要不要一起去兜兜風,還可以順便免費參觀黑區一日遊喔!」
 
黑區不是禁地森嚴的地方嗎?
 
「阿露緋瑪小姐,」打破一瞬間的凝結氣氛,何瑞修開口介紹︰「這位是犬夜叉的父親,鬥牙王先生…」
 
「初次見面,阿露緋瑪小姐。」犬大將面露笑容打招呼,他對眼前這名開放語出驚人的女子頗有好感,這就是所謂的出遊被搭訕初體驗吧?
 
「騙人吧?」阿露緋瑪不可置信,音調抬高了八度不止︰「這麼正的老子居然會有那麼粗糙又沒品的兒子?!」
 
「誰粗糙又沒品了!」
 
「這麼一比的確是有那種感覺…」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說得,引的眾人點頭同意。
 
原來我真的是粗糙又沒品…嗎?
 
犬夜叉大受打擊…
 
來回在很正的老子和粗糙又沒品的兒子比對了一下,阿露緋瑪又嘆了口氣︰「老子跟兒子眉毛的地方還是有像啦,為什麼好的不傳盡傳莫名其妙的地方,白白糟蹋大好基因…好令人失望喔…」
 
那還真是對不起妳喔…犬夜叉徹底消沉了。
 
彌勒思考了一下開口︰「這麼說也是,都過幾百年了犬夜叉的個性還是一樣暴躁粗魯完全沒有改進,雖然說妖怪成長期很長…」
 
七寶接續︰「到不如說心靈方面完全沒有長大,感覺反而還有倒退的趨勢。」
 
「笨狗要檢討了!」
 
為人父的忍不住開口了︰「你們別說的這麼狠,犬夜叉也是有進步的,雖然看起有跟沒有一樣甚至好像有倒退的趨勢讓為父的我也很擔心…啊兒子別在意就當老爹沒說過!」
 
大人您這是在鼓勵他還是在打擊他啊…
 
撇下被打擊的在風中凌亂中消逝得犬夜叉,彌勒提起話題最初的目的︰「阿露緋瑪小姐,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嗎?」
 
「剛才就說過了,你沒在聽嗎?」
 
「說得很抽象… 」我們還欠黑區什麼嗎?
 
「上車吧,路上再跟你們解釋清楚。」車門自動開啟強迫眾人上車。
 
末了又追加一句︰「帥哥爸爸可以做我旁邊喔~♥」
 
 
告別實驗室主管和屬下,一行人擠上車上路。
 
左灣十八拐,大車一路暢通無阻一路上沒一台車敢檔道,順利前往黑區邊境。
 
阿露緋瑪正在跟基地通訊,車上的螢幕出現一張熟悉的人臉︰「帕卡亞,我接到人了,準備迎接我們吧。」
 
「喔,很順利嘛!」
 
「當然,還多了一個很帥的免費勞力!」一手毫無顧忌的搭在副駕駛座上的犬大將肩上。
 
突然被指明的犬大將不動聲色的錯愕,我也算嗎?
 
後座的小孩子大驚,居然把大將/老爹當成免費勞力?!
 
「的確是比那兩個粗糙小子帥很多,乾脆讓他去活動組吧!」
 
「是啊這麼帥都看不出是一個孩子的爹,兒子都沒遺傳到老子的好基因好可惜~」
 
我也覺得很惋惜…犬大將依舊不動聲色。
 
後面的小孩子們死死壓制準備暴動的犬夜叉,現在車子正在大路上飆速,出事要死大家一起死!
 
「變態女人我至少還有眉毛的地方像,妳到底要帶我們到什麼地方去說清楚!!」
 
那種分岔的眉毛像沒有什麼好得意的!
 
礙於某位大人遺傳了分岔眉毛,死命壓制犬夜叉的眾人只能在心中吐槽。
 
「原來是紅毛狗的老子…阿露緋瑪你沒事先跟他們說明嗎?」螢幕傳來帕卡亞的疑問,他以為女人會事先說明的,但顯然沒這回事。
 
「啊…忘了,反正是你負責這部份的,交給你說明啦~」不負責的推託,阿露緋瑪按下駕駛坐上的一個按鈕,後座投射出立體影像,另一端基地的帕卡亞看見後座的一群人。
 
「呦,年輕人們,現在我就跟你們說明一下你們到黑區的目的。」壯漢笑得非常不懷好意直挑重點。
 
嗚…一干人屏息以待。
 
「在黑區工作,直到償還你們破壞區域的維修金額為止!」
 
「喂!你這什麼意思,我們才剛被放出來交了一大筆錢!」雖然對金錢沒觀念錢也不是自己的可是看了還是會心痛,鋼牙撲到立體影像的前一刻也被壓制下來,對著其中的人頭大叫。
 
那的確是一大筆錢,心痛啊…犬大將仍舊不動聲色的心痛。
 
「那是交給政府的!」帕卡亞說得理直氣壯︰「黑區可以算成一個自治區,所有的建設花費我們都得自己賺,你知不知道我們每次財政拮据都很困擾啊!」
 
「不知道!」沒有金錢觀的半妖和妖狼理直氣壯的吼回去。
 
「混帳居然說不知道!你們知道你們破壞的東西得花多少時間和金錢修復嗎-!!」
 
「不知…呃…」這次半妖和妖狼在無與倫比的缺錢怨念下噤聲了。
 
「請問…賠償金額是多少…?」彌勒忍不住壓力出聲,他其實不是很想知道破壞黑區整整一條街得陪多少,應該不用賣身賠掉整個人生吧?
 
然而聽了卻是萬劫不復的絕望金額,眾人強忍住吐血的衝動,前座的鬥牙王爸爸青了整張臉。
 
「這只是初步估算的金額,真正計算出來可能會破億!」
 
犬大將臉全黑了,強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頂天立地的千年大妖怪現在被打擊的在風中凌亂灰化消逝。
 
要是賠了西國的國庫恐怕也剩三分之二了,想了就心痛死…
 
現在這個世道妖怪和人類要生活都不容易啊…
 
「為什麼會破億?我記的犬夜叉他們只毀了一條街,有至於嗎…」頂著黑線阿籬問,只是條街有必要陪這麼多嗎,犬大將輪廓都快消逝了啊…
 
「而且當初不是也只將我們關起來限制行動而已嗎…」珊瑚回想幾天前的遭遇,而且對女性的待遇還不錯。
 
「原本黑區底下都是重要設施,成為防線的代價就是做什麼都要燒錢,要知道你們破壞一整條街之後異獸來襲,那一區的建築差點降不下來,我們只好強行破壞固定的部份設備下降,到現在那一個區域的房子都還卡在地下,要恢復損毀區又得花上一大筆錢!」
 
「更何況維修這種超級燒錢的事,你們以為黑區會放過罪魁禍首去逍遙嗎!啊!!」
 
「非常對不起…」押著惹禍的兩人全體一起對著影像道歉。
 
前方傳來阿露緋瑪的發言︰「嘛~你們要是賠錢了事也是可以,不過我看帥爸爸表情似乎沒辦法了,乖乖賣身還錢吧!子債父償帥爸爸也一起來!」
 
不肖子!犬大將暗罵。


「各位!我把燒錢的罪魁禍首帶回來了~!」
 
阿露緋瑪這麼一喊,沈重異常的殺人視現馬上集中在一夥人身上。
 
現在的位置位於類似工業區的地方,確切地點不清楚。
 
「阿露緋瑪小姐…」阿籬汗顏,這麼說我們會被敵視啦…
 
「安啦,妖怪死不了的,帕卡亞,小鬼頭交給你了,女孩子和帥爸爸我帶走啦!」
 
尚未表達感想阿籬、珊瑚和七寶及犬大將就被打包領走,只剩後面傳出聲聲悲鳴。
 
「變態女人,你想對阿籬/阿籬小姐做什麼!」
 
「珊瑚,不要丟下我面對這兩個麻煩,他們一定會惹禍!」
 
「走掉了啦,未來的要塞之花走掉了!」
 
「貴重的女性成份沒了,我一直期待好久就這麼沒了!」
 
「這個地方都只有公的,我快受不了了!」
 
「我們的滋潤啊,帕卡亞先生去把她們帶回啦!」
 
「一群混帳!怎麼可以讓女孩子在這裡做粗工!」帕卡亞淚流滿面的遏制屬下的妄想哀號,他也很想獲得滋潤啊!
 
「不准忘記要塞奉行的主義,女性至上!而且要女性成份還有首領!」
 
屬下跟著呼喊口號︰「女性至上!我們不要那種可怕的母老虎!首領悍到沒辦法把她當女人看啦!」
 
「而且首領只有視察的時候才會經過,我們根本不敢檔她的路!女性至上!」
 
「混帳、阿露緋瑪呢?」
 
「她是變態啊帕卡亞先生!沒有滋潤就算了我們還得防止被她天天偷擊!」
 
這群人是有多渴望獲得滋潤之餘還得保護自身貞操、人生有沒有這麼悲慘啊…彌勒默默哀悼之際被帶去換工作服上工。
 
換上工作服彌勒回到集合地點,看見犬夜叉和鋼牙依舊留在原地、連工做服都沒換,只帶了手套拿著一長一短的鐵鍬。
 
而對這件事顯然也不在意的帕卡亞則是將他們推給一個人說到︰「道藍,要做什直接使喚他們別客氣。」
 
被稱作道藍的是外表看來30多歲的男人,穿著同樣的工作服、一根煙插在耳後的模樣頗邋榻,明明看起來因該是個普通人,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給人怪怪的感覺。
 
「了解,對了,這兩個怎麼沒穿工作服?」帶著手套的手指著完全沒換裝的半妖和妖狼。
 
「我才不要穿那種奇怪的衣服!」同步率很高的兩人各自轉身表達不滿,下場是被對方手裡的長鐵鍬揮到頭。
 
「就是那樣了,反正他們是妖怪無所謂啦。」看著兩個笨蛋蹲在地上,帕卡亞攤手表示。
 
「妖怪?」道藍眼裡閃過一絲精光,詭異的笑了起來︰「那地方可沒有這麼簡單啊咯咯咯咯…」
 
蹲在地上的笨蛋兩人組突然閃過不好的預感。
 
「三個小伙子,跟著我來。」
 
道藍領著他們來到要塞底下,搭著工業電梯看得到外面的情況,樓層充斥著運轉中的巨大機械,從中的走道上還有些人員正拿著紀錄儀版紀錄監視。
 
B1B10B25B50B70…隨著樓層越往下降,周遭的溫度就越低,直到電梯停在B101層,溫度已經降到不知零下幾度去了。
 
彌勒冷的直發抖,工作服下只有自己的便服,難怪剛才換衣服時帕卡亞要自己直套上就好,本來還在抱怨影會響動作靈活度,這下可好了…現在只希望多來幾件見厚重大衣,只有幾層薄薄的衣服不夠保暖!
 
「小子,」道藍抽下耳後的煙吸了一口,上面掉下的詭異白色粉屑讓人不想去猜那是什麼,吐了一口白煙提醒︰「打開你衣領的紅色按鈕,那是循環保暖裝置,以後記得在這裡上工都要換工作服,否則就會跟你旁那兩個蠢蛋一樣。」
 
赤腳的半妖被黏在地上全身僵住動彈不得,全身上下只有皮草和盔甲的妖狼以非常詭異的姿勢抱住取暖,兩者的共通點皆是流下兩管結凍的鼻涕。
 
「是!」彌勒應到,這裡真的很冷,冷的就連穿著火鼠裘的犬夜叉和穿得很〝清涼〞的鋼牙都不計前嫌縮在一起取暖了,那接下的工作他們該怎麼辦咧?
 
「然後,注意上面,以及四周。」隨著道藍的指向,這地方到處都有結冰的冰柱,向下的錐角透出銳利的寒光。
 
「像這樣,」手拿著鐵鍬一敲,冰柱就掉在地面砸了個粉碎︰「到處去把建築內的冰錐或冰柱去除,就是我們要作的。」
 
「那還不簡單!」看起來簡單,犬夜叉一伸手長鍬就敲了好幾快冰柱下來,莫明的成就感讓他玩心大起,也不管寒冷的問題跑到遠處繼續敲冰柱。
 
「笨狗你敲小塊的有什麼好得意的,我敲得這塊是你的總和!」接著玩開得是鋼牙,只能說妖怪的適應力超強,玩心大起的兩個超齡偽少年妖怪,在克服寒冷後開始比起誰敲得冰柱比較大塊。
 
「兩個小孩子,很快就會遭天譴的!」吐著煙的道藍說出這句話,而下一秒立刻應驗。
 
「嗚喔-!」犬夜叉一腳滑倒,接著被自己敲下的冰柱打到然後撞上鋼牙,通通倒地。
 
「死笨狗,給我起來!你重死了!」
 
道藍繼續緊告︰「對了,順便緊告你們,尤其是狗尾的小子,你身上穿得是金屬製品吧,最好不要沾濕否則會-」
 
「這是狼尾不是狗尾巴你們眼睛是瞎了嗎!天啦居然被黏住了好痛──!」
 
「死破病狼不准動,我也被黏住了好痛!!」
 
「我不敢說自己見識過很多…可是妖怪都這樣嗎?」哈了一口煙,道藍轉向唯一看來聰明的彌勒。
 
「啊哈哈哈…他們是…特例啦。兩個笨蛋!」最後一句暗罵在心中,彌勒實在很不想承認這兩個笨蛋居然是自己的夥伴,面對道藍投射過來的疑問眼神,他心虛的轉開。
 
-對不起但不是所有妖怪都是笨蛋,道藍先生請別誤會了。
 
「不過說真的,這裡真的好冷…」身體抖了幾下發熱,彌勒拉緊了衣服,只靠工作服的保暖系統還是不夠驅寒。
 
「忍耐點吧小子。」道藍這麼說,然後發現自己的長鐵鍬搆不到更上層的冰柱,當著彌勒的面伸出手、以易於常人長度的手臂輕鬆敲碎冰柱!
 
原來道藍先生是外星人嗎!!


相比男子組在冰天雪地的環境下被外星人監督工作,被阿露緋瑪帶走的一行人則是來到海闊天空的外頭,享受夏季的陽光。
 
然後被帶到海灘上一間酒吧內的更衣室內。
 
「好了沒?在不快點我就進去幫你們穿喔!」阿露緋瑪在更衣室外喊到,讓在裡面換裝的兩個女孩更加緊張。
 
「等一下,快、快好了!」阿籬朝外大喊,然後更衣室外頭聽到裡面窸窸囌囌的聲響和哀號。
 
「阿籬,這個怎麼穿?好複雜…」
 
「我也不知道,應該是這樣吧?…奇怪錯了嗎?」
 
「嗚……拉不上來…」
 
「咦…不會吧?好短!阿露緋瑪小姐,這個尺寸好像不對?」
 
「怎麼會?我可是照你們的身材挑尺寸的,我來教妳們正確穿法,大方的把青春肉體展露出來吧-!」門外的女人不由分說的闖進更衣室內!
 
「呀啊啊啊啊啊──!!」
 
 
待在店內較為隱蔽處的犬大將優雅的享受著夏日涼飲,人類的飲料真是越來越多變化了,抱有同感的七寶大口灌著加冰可樂一起等待被拖去換裝的阿籬和珊瑚。
 
這副景象活像是一對父子正在等待妻子和女兒結束瘋狂採購歸來的感覺異常祥和,可惜妻子和女兒的那一方水深火熱中。
 
老闆殷情的親自為這對偽父子服務,不說別的,雖然他不知道頂頭上司帶這四個人來店裡做啥,但光是有一個帥哥在這裡坐鎮就保證了源源不絕的客源,衝這點夠他親自上陣服務了!
 
「呀啊啊啊啊啊──!!」
 
尖銳的慘叫打破寧靜過後,犬大將依舊優雅沉穩擦掉噴出的飲料,即使犬妖靈敏的聽力受到的衝擊可想而知動作依舊如故,把嚇到炸毛的七寶從新安回座位,這比起國庫的打擊根本不算什麼。
 
優雅的犬大將這麼想到。
 
請熱情過度的人類服務生(老闆)收走灑出的可樂換一杯新的還有擦手巾,在接到擦手巾的那一刻,優雅的犬大將真的受到打擊了。
 
擦手巾被撕成兩半,殘餘的棉絮飄啊飄的落在桌上。
 
「這是店裡的制服,帥爸爸驚豔了嗎?」
 
阿露緋瑪一臉得意的搭住阿籬和珊瑚的肩笑得活像個老鴇,讓這兩個女孩做服務生的決定是對得,這個反應真是太正點了!
 
「犬大將大人……?」死死的扯著過短的裙擺,阿籬和珊瑚緊張又縮瑟的等著眼前的大妖怪回應,人生頭一次穿得這麼露,實在是羞死人了!
 
這件所謂的服務生制服,根本就是偽裝成女僕裝的泳裝!
 
「呃…很好看。」拼命告訴自己要冷靜發揮效果的犬大將最後努力吐出感想,人類世界的文化果然需要深刻探討了解,再怎麼說都是自己兒子的女友和兒子朋友的女友,不能失禮了不過是兩個小.女.孩而已…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被文化衝擊的努力恢復的犬大將鎮定的忽略一個事實,那就是古代的女孩子早婚的很,他家二夫人十六夜在懷犬夜叉的時後搞不好還沒比眼前兩個小.女.孩大多少…真是糟糕啊…
 
「嘖…真是沒新義的回答…七寶呢?」阿露緋瑪顯得很沒趣,轉向視線不斷漂移就是不聚焦的七寶。
 
「咦…呃…很漂亮…就、很漂亮…」啊啊啊七寶在心底吶喊不要要求一個小孩子回答啊啊啊啊!
 
「臉紅了吶…你要多修煉了孩子,好可愛啊嗚呼呼呼~!」顯然滿足了的阿露緋瑪準備告知兩個女孩工作的內容。
 
「首先,這家是以陽光、沙灘、比基尼為賣點的酒吧!」
 
「所以這件果然是泳裝了…」緊盯對方身上的〝服務生制服〞,兩人嘆息。
 
「那當然,邁阿密就是要有比基尼美女才是正港的邁阿密海灘!當然考慮到妳們是新人,所以穿得還算有點多。」
 
「……」不信任眼神投射。
 
「好啦至少不是只遮三點而已,不過妳們穿這套很可愛嘛~東方女孩穿起來效果果然不一樣!先不說妳們的男朋友,到時鐵定會有一海票帥哥想約妳們…想想看有很多邁阿密海灘陽光帥哥隨妳挑呦~」
 
「邁阿密海灘還有陽光帥哥…」阿籬心動了,本來這個暑假她就是嚮往海灘帥哥才煽動珊瑚一起來邁阿密渡假的,至少在遇到犬夜叉恢復記憶前她真的是這麼想。
 
「可是…」
 
「安啦,等妳們出去後會發現有人會比你們露更多,這只是小意思而已。」這句話雖然不能打消珊瑚對這件過短的〝服務生制服〞的疑慮,但是總比真正的比基尼好…←(自我安慰)
 
「可是…我還是無法習慣…我們真的得穿成這樣出去嗎?」扭扭捏捏的訴苦,珊瑚還是無法適應這件怪怪的泳裝。
 
「不要在意嘛~要知道黑區經常面臨財政危機,能賺就盡量賺,我花了多大力氣威脅利誘老大才核准讓這家酒吧開在黑區賺外快的,可是賺的多是自家人的錢多沒意思,邁阿密每天湧進的無數商機不賺白不賺,所以才決定舉辦活動賺錢,剛好妳們來了就順便拖下水囉,反正剛好還債!」
 
原來我們就是這樣被拖下水的,犬夜叉你這個混帳!
 
「好!就算是為了還債,我們要做什麼?」聽完黑區背後秘辛以及被波及的下場,阿籬打算等事情完結後來個秋後算總帳!
 
「覺悟啦!很好我喜歡這份氣勢,活動結束後妳要怎麼算帳我都支持!」看出阿籬背後的動機,阿露緋瑪火上加油的表以承諾︰「如果還是搞不定就來找我,姊姊傳授的密計絕對讓妳的男友乖乖聽話!」
 
「真的嗎?!阿露緋瑪小姐,真的有能讓男人乖乖聽話的方法嗎!!」鑑於某人轉世後依舊死性不改到處花心,這些話對一直很頭痛的珊瑚而言就像遇到救星一樣。
 
「當然有!」拍拍胸脯、阿露緋瑪信誓旦旦的豪氣保證︰「人稱S女王的我什麼人沒玩過!對付花心的男人就不用客氣,敢花心就讓他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男女平等!」
 
大姐頭啊~眼前豪氣十足的阿露緋瑪讓人好想喊他一聲大姐頭!!
 
阿露緋瑪繼續拍桌吶喊︰「反正來日方長,妳們就好好跟著我學習吧,要讓那群男人知道女人絕對不是好惹得!」
 
兩個女孩熱血沸騰的回應︰「是──阿露緋瑪大姐頭!!」跟著大姐頭絕對前途無量!
 
「唉…連稱呼都變了,犬夜叉和彌勒這兩個笨蛋都要好好檢討了…」眼見兩個同伴徹底燃燒鬥志,七寶無聲的吐槽,自作自受彌勒你就自求多福吧。
 
剩下的犬大將則是默不作聲的默想,如果現在出聲他的立場會很尷尬。
 
是說這種事在為人父親的面前說出好嗎?好歹妳們談論對象其中一個是我兒子啊阿籬…
 
不過說實話這應該算犬夜叉那小子活該…
 
反正那小子小時候被丟在野外根本顧不到,不也一樣長的活蹦亂跳健康的很?這一點小歷練死不了人的應該啦啊哈哈哈…
 
 
於是當其他人都就定位去工作賠錢後,只剩偉大的犬大將一人不知該怎麼安排。
 
身唯一國之主竟然因為欠下大筆債務、又不能到處宣揚求助只能默默工作還錢,這傳出去豈不是笑掉人大牙?!
 
不過如果連身為王子的某半妖和一族之長的某妖狼都撂下去下海賠錢去的時候,面子和自尊問題又好像變的不怎麼樣了喔?
 
不過畢竟是堂堂一介大妖怪,有必要為了五斗米折腰甚至去賣肉給一群人類和非人類看嗎?回想起來時車上的談話犬大將就一陣惡寒。
 
「嗯…所以你該怎麼安排好呢?」阿露緋瑪頂著下巴煩惱,雖然說這麼一個大帥哥放去拉客效果一定超讚,可是都一個孩子的爹了這樣好嗎而且還是一個千年妖怪…雖然自己一向不在乎這種事的啦…嗯還是找人看看有沒有職缺好了。
 
此話一出犬大將暫時放心了,至少不會被推出去賣肉︰「我原以為妳會直接把我安排跟阿籬他們一樣的工作呢。」
 
「啊呀,原來帥爸爸很想跟著出去賣色相嗎?真是看不出來你有這種興趣!」
 
「…我並不想。」看這對方故作驚訝的興奮之情,鬥牙王突然覺得很妖怪和人類果然還是有想法上的代溝。
 
「好啦,開玩笑的。」斂下誇張的表情,阿露緋瑪比較正經了一點︰「先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我們老大,這個時候人應該在黑區內…走吧。」稍微想了一下人在哪裡,便領著犬大將前往黑區內部。
 
 
「這個地方…還真壯觀…」沿路所見的巨大建築,讓犬大將讚嘆。
 
感受的到地底深處機械運轉的振動,以及其中蘊含的巨大能量,供應這整座獨立城市的運轉動力。
 
這是讓他佩服人類的地方,即使手無縛雞之力,卻也能創造如此強大的力量。
 
犬大將不過隨口而出的一句話,讓阿露緋瑪倍感驕傲︰「能聽到你說這句話,真是黑區的榮幸!」
 
「這個地方,是集合所有尖端科技而成,為了保護國家不被侵擾這是必須的,黑區就是一座固若金湯的邊境堡壘……怎樣,應該不比妖怪的城堡差吧,大妖怪先生!」
 
聽出女人的意有所指,犬大將覺得很有趣。
 
「的確是不差,可以說這裡的生活方便很多…不過妳知道我的身份,不怕妖怪嗎?」
 
這個人類女人還真有膽識,見到妖怪也不害怕…坦承爽朗的讓他有點驚訝,這種個性應該是這裡的生活所致吧。
 
「怕什麼呢?」阿露瑪表現得很無所謂︰「從你對待那兩個女孩和其他人的態度就知道了,她們不怕你,就表示你不會傷人,而且你還滿口英語,我可沒見過特地去學外國語言就為了吃人的妖怪呢!再說我都表露了你的身份,你卻沒有要動手封口的打算,所以安~啦!」
 
果然是很膽識也很有趣的女人!
 
犬大將嘴角勾起有趣的弧度,在對方還在滔滔不絕的說明時問到︰「妳又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西國的大妖怪之王.犬大將。」
 
「所以說最麻煩的還是異獸這類超低智商只靠本能生活的生物…欸?!原來你是妖怪國的山大王,身份這麼偉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