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慾望

全身的重量都落在身上,從沒想過眼前的這個男人 —VICE 毫無血緣關係,僅因擁有相同的細胞而成為兄弟,會有這樣的舉動。 「姊姊…」 低沉的聲線令她無法忽略,力量過大的差異讓她無法抗拒他的擁抱,又或者說對方從不接受別人的命令—即使是自己也僅是做到能影響他而已。 這不公平 GENESIS憤然的怨到,她甚至猜不出這個兄弟現在到底在想什麼,相比之下另一個兄弟.NERO,明顯就聽話的多。 但即使是掛名的親人,DC士兵雖然瘋狂但不是不了解何謂常識,Vice這樣的舉動完全反常於平時的狀態。 「VICE…?」 身體被結實的雙臂緊緊環繞、力道讓她感到疼痛,Genesis甚至無法伸出做出平時的回應—撫摸那頂著違反地心引力髮型的頭,像小孩子一樣的靠著自己的肩,更別說現在脫序的情況 溫熱的鼻息在胸前徘徊,濕傉的舌頭有意無意的掃過鎖骨之後、牙齒咬開連身洋裝的前襟漸漸的深入豐滿的乳溝,身體開始些微的顫抖,姿勢的關係,她看不到VICE的表情。 「VICE,住手。」維持鎮定,不想示弱也不願委屈求全,明知這沒什麼效用,她還是要對方停下現在的動作。 「難道不舒服嗎…姐姐。」 刻意的加重語氣,惡意的咬上左胸的乳房內側—接近心臟的位置,純白帝王霸傲的宣布所有權。 「妳是我的,紅魔GENESIS!」 接著在她還再痛哼時,扯這那血紅的長髮迫使她後仰,毫不留情的吻了上去。 —柔軟而香嫩,令人欲罷不能 GENESIS覺得有些委屈,卻結束不掉這個近似啃咬的吻,跟主人的風格一樣,這個吻充滿強迫與暴戾,意外的她卻覺得這樣的熱度很不錯。 —早知道就不穿這件細肩洋裝了 到最後還是沒進行到最後。 不知是該感謝NERO的攪局,還是慶幸VICE想起這裡還有其他人在 與世獨立、鮮為人跡之處的一棟大宅,是最適合他們的居所了。 適合,這詞聽起來很諷刺。 無論是她神羅前一級戰士、抑或是當初揚言狩獵全世界的他們,三人到最後都只能過著避世的生活,如果還能稱之為人的話。 所以當初為什麼從自我封印中甦醒、帶走VICE甚至恢復NERO失去的軀體,到現在她也不明瞭自己這麼做的意義。 果然就像安吉爾常說的,GENESIS只是怕寂寞的小孩,可是既然知道我怕寂寞,安吉爾你這混帳怎麼先走一步了,過分! 仰躺在只有三人的大宅裡屬於自己房間的床上,努力的讓泛紅的眼眶乾掉,過了很久GENESIS才做起身正對著衣櫃的更衣鏡,直視被撕破的洋裝和紅痕。 鏡子裡的女人,美艷妖嬈,僅是看著就足以縈惑人心;胸前豐滿的呼之欲出而體態完美;原本褐紅的髮色也轉為比朱紅.羅瑟更加深層的血紅,這就是她被稱做紅魔的原因。 —令人為之瘋狂、魅惑人心的魔物 低胸細肩黑色連身裙,映出絲綢的光澤,長擺開到大腿,對比雪白的肌膚更加明顯,VICE咬在胸前的齒痕更加惹眼:「VICE一點都不懂的控制力道,早知道當初帶他來時就摔重一點了…」 本就低胸設計的前襟被一路撕破至肋骨,稍個不小心就會全然曝光,手撫上胸上內側的那道齒印,要是當初VICE再咬的大口一點,就會將乳頭也包含進去… 不禁回想起方才的情景,身體開始微熱、胸口有不明的悸動 「真是…」GENESIS倒回上床褥間蜷曲。 就算做為魔不會為冷所苦,她還是決定要去泡個冷水澡! 最近總是做這樣的夢,以前從來不曾做過夢的。 白皙美麗的女人,被揉在自己懷裡,也許有做,也或許沒做,總之她就是在自己懷裡,充滿依戀與馨香的魅惑著,充斥著整個夢。 他看著那個女人的臉,是姊姊,服從而寧靜的依偎於自己身下,血紅的髮絲批散在同色系的床上,非常適合。 慾望,他萌生出對姐姐,對CENESIS這個女人的慾望。 對他而言,是第一次如此奇特的經歷,從來沒有如此想要一個人過。即使在DG基地,他也只有想要狩獵全世界、不斷的戰鬥,最在意的也只有弟弟NERO。 女人,還是第一次。 VICE並不認為這有何不可,本來就不是親生姐弟,何來束縛。更何況就是因為有了欲望,他才能使自己壯大至今。 而做為統領DG士兵的純白帝王,眼裡根本毫無道德規範所言,更不容許有人違逆他。 狠狠擊碎山谷造成岩石崩塌,發洩精力後的VICE,目光轉向三人所在的宅邸、GENESIS的所在,透過杰諾瓦細胞,他知道她在哪。 「我要的東西一定會得手!所以就算是姊姊,也不准妳違抗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