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喔,我的公主殿下!

「沒了…」 「真的沒了…?」 「真的沒了。」 捏著錢包底端向下晃了幾下,只剩掉出的渣屑隨風飄遠證明了一夥人至今為止的旅費正式的宣佈,完敗。 -這種坐空吃山只出不進的花錢方式當然養不起一群吃貨! 憤恨的把錢包砸向地面,竟然將軟布製成的錢包狠狠嵌進土中,杰尼西斯難得展現的力道讓一干人一陣嚴重縮瑟。 「我說你們這群笨蛋到底是怎麼花錢的?原本絕對足夠來回兩趟還有於的旅費居然在還不到半路的行程上就花光了,我原本打算把多出來的錢隨便買買地上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當作生日賀禮送給那老頭了事,這下我的如意算盤完全被打破了,你們這下要怎麼陪我?!」 -你居然打這種鬼主意?! 忠誠無比前還要先插句正義稟然的安吉爾率先指出杰尼西斯的不是︰「海王的賀禮居然想隨便買一樣東西濫竽充數,他好歹是你爺爺,杰尼你──」 暴躁的小殿下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護衛的說教︰「把旅費吃光的人沒資格說我!」 安吉爾瞬間戰敗,同時一群人陷入徹底的沉默。 「哼…不過是物質的享受,古代高貴的人魚一族也墮落了嗎?」隨意的挑起飄揚一旅柔順亮麗的銀色長髮,薩菲羅斯不屑的嗤笑。 「到底是誰一進城就一定要投宿五星級旅店還指名要最高級的洗髮乳護髮乳保養自己那一頭閃亮動人超自傲實則超容易毛躁搞分岔的頭毛啊?要知道光那筆保養費用就佔了旅費全部的五分之一順代一提還不包括伙食費喔?」 超輻射眼刀集中於一身,那瞬間英雄真的很希望重回生命之河,那怕再讓克勞德多砍他幾刀他都願意。 -哼哼哼你再笑你再笑你再笑啊!沒了旅費我讓你接下來怎麼再去保養你的頭髮,變成爆炸頭吧你! 人魚的詛咒絕對狠毒,抓住英雄弱點的杰尼西斯盤算著等下有空檔就去施行詛咒,將矛頭對向了威斯。 「哼!」威斯直面迎向他家哥哥的視線一聲噴氣,大有我就是帝王做什麼事都不用解釋你能把我怎樣的氣勢,徒留尼路在兩個哥哥之中慌亂,雖然所謂的慌亂不過是面無表情的讓黑暗氣息更加擴大。 臥曹你個死小孩! 心中一聲暗槓,杰尼西斯不表態的一個冷笑(扯嘴角),這一笑讓威斯膽顫心驚,有仇不報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人魚的報復不管明著來陰著來都難以抵擋,於是純白帝王不動聲色的躲進弟弟的闇黑領域內跟著尼路一起抖了。 啊啊…這下該怎麼辦? 這是一行五人減一現在的悲嘆,走掉的那一個是據說上了陸地就很柔弱所以一海票自願者共四名(內心澎湃的)勇士保護他(or她)的人魚殿下,在她(or他)剛才一腳把從森林中偷襲的鬼族貴族踹飛途中攔腰折斷多顆巨木一路直線飆回老家賣鴨蛋後,真沒人趕阻止他(or她)去散步的想法。 不過看到了美好得畫面……據說殿下今日穿得是人魚族的傳統服裝,開叉長裙高到一個養眼的地步…(鼻血) 燒了一草地血跡的證明,剩下的四人正苦思如何籌措旅費問題。 -雖然一大片草地上焦了一塊頗有欲蓋彌彰的效果,但你們那兩管鼻孔下的血跡更引人起疑啊喂! 「乾脆直接讓杰尼西斯哭一次就好了,他的眼淚值錢得很。」無良的提出意見,薩菲羅斯應該慶幸杰尼西斯已經走到聽不到他們對話的範圍,否則詛咒就不是只有爆炸頭的成度了。 -還有英雄大人,請來張紙巾擦乾淨,光是用皮手套抹是無法湮滅鼻血的痕跡的!(指 「不行!」其餘三人立即否定。 「為什麼?」 「杰尼西斯上次就哭的差點失聲,他姊姊已經警告過我這次要是敢讓他哭補充旅費,不管啥理由絕對採連坐責任誰都躲不過!」 「我可不想便宜了這傢伙!更不想被那女人盯上!」 「哥哥說的話都是對得…大姐頭說的話也是…」 難道不是因為人魚很稀奇、要杜絕被覬覦者盯上的一切可能性的原因嗎? 面對這充滿個人私心因訴的回答,薩菲羅斯無語了……話說加妮妲緋瑪啥時收了尼路做小弟的? 〝有錢不是萬能,沒有錢是萬萬不能〞 絕對至上的致理名言把一干人將死在原地。 基本上拿人魚眼淚賺旅費這計劃已經擱置到差點沒流產的地步,不過即使用了這計劃也討不到好處- -因為金額太大! 這裡不得不說明下它的價值所在︰ 人魚的眼淚可以化成珍珠,據說可安撫人心淨化瘴氣去除厄運保人平安磨成粉可養顏美容青春永駐顏年益壽(?)真是送禮自用倆相宜(炸),情緒越激動珍珠的質地就越優良,重點還不是一哭就有,物以稀為貴於是在拍賣上單是半顆珍珠就能喊價到上億天價了,完整一顆還得了?! 這可不是眼前這看來不大不小剛剛好得城鎮中的銀行兌換的出來的價格,拍賣會速度又太慢- 慢了會影響英雄三天需護理一次、否則會毛躁分岔的寶貝長髮-放心你很快就被詛咒成爆炸頭;帝王不肯區尊降咎打野食、堅持這絕對有違他的身份好說要在三星級以上的餐廳才符合他的地位-最好在DG基地裡你有這麼金貴,至於尼路他肯定是站在他哥哥那邊的於是略過。 -哇擦個〝嗶-〞全是一群難搞得傢伙,一路從護衛轉職成為保姆心理歷程絕對是髒話連篇的安吉爾扶額,要是讓這幾個擁有毀面世界力量的傢伙去工作賺錢,那天絕對是世界的毀滅之日,幫凶這個罪名他擔當不起。 可是有道御令壓在頭上,他要拿什麼餵飽這群吃貨? -先生,不覺得有如此保父思想的你是如此的催悲嗎? 於是在飢寒囧迫(?)下,偉大的安吉爾做出了決定! 把珍珠分成十分之一份,這十分之一的珍珠兌換所得金錢絕對足夠這趟旅程來回外加買禮物!這麼做不但順了杰尼西斯的意海王陛下收到賀禮也開心真是一舉兩的!! -先生你這樣順你家小殿下的主意真的可以嗎收禮的對象可是海王陛下啊我說!by旁白 「為了更大的利益犧牲掉小我,我相信這是值得的英明睿智的陛下肯定會諒解!比起海王陛下的怒火我更不想面對加尼妲緋瑪的連坐罰刑!」 為毛你們會這麼懼怕一個弟控尤其她還是個自創角?居然還想透過哄杰尼西斯開心的方式躲避她的怒火? 「這就得問作者什麼心態了,或許只是因為作者單純喜歡個BT女帝的角色?…話說現在和我對話的是旁白嗎,剛才的吐槽役角色都是由你負責真是辛苦了。」 因為這部文裡沒有任何適合吐槽的角色,為了劇情著想於是就由我偉大的旁白出馬了。再說這一舉兩得的方法是很好,但你確定沒問題? 「不,我覺得問題可大了。」 ………保重! 「這是一個充滿榮耀而艱辛的目標,事關我們團隊(餵飽一群只會吃喝玩樂吃貨的旅費)的未來,我會努力完成它的!」 安吉爾先生你真是令人敬佩不已了,相信世人會永遠記住你的堅毅與偉大,以及那永遠挺拔寬闊的身姿,好走不送! 「…走之前我能提出我的請求嗎?」 喔請說,算是臨終前的餞別禮。 「我能要求開外掛金手指嗎?」 -你這傢伙還算是正人君子嗎你滾!! 「安吉爾你怎麼了?」眼見消沉的友人散發著怨念,英雄表示疑惑。 良久,安吉爾才從中回了一句︰「呵…薩菲羅斯,人果然還是要腳踏實地才行啊…!!」 順帶笑得那叫一個如沐春風背後陰風陣陣,薩菲羅斯當即一陣心驚,這傢伙該不會崩了吧崩了吧崩了吧… -崩了也是你們自找得!(指 稍微帶了一點內疚的心態,薩菲羅斯開始尋找珍貴金源的蹤影︰「杰尼西斯還沒回來,話說安吉爾,你打算怎麼做?」 說道這點,安吉爾顯得相當頭痛︰「杰尼只有喝醉時才會把不順心的事統統拿出來抱怨,現在重點來了,我們什麼存糧都沒了更何況哪來的金錢去買酒灌醉他,之後如何安撫他的情緒才是最大的問題,希望威斯和尼路這兩兄弟不要跟著他一起胡鬧…」 上次打碎了狩人的古蹟神像、上上次毀了人家火妖精的半座離宮、上上上次折斷了海支柱差點引發海水倒灌害住在那裡的水住民流離失所、上上上上次啊啊啊啊啊(這段請帶入各種事蹟)- 「哼!那對蠢蛋真是越幫越忙。」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每次都有參與其中,薩菲羅斯。」安吉爾一把抓住英雄的肩膀來了個善意的提醒︰「那對兄弟我是管不了,但是作為你的朋友我有必要提醒你,要是你再不干己事到處搞破壞而不償還罰款,我並不介意提供一些管道讓人魚族來詛咒你這些忠告請千萬絕對一定要聽進去喔嗯?」不只爆炸頭我會再讓你升級變成究級地中海!混帳你們惹禍都是我在善後啊!! 明明就是背光散發著和善笑意的臉此時薩菲羅斯卻感受到那背後的威脅和身高差帶來的壓力,於是他表面力求淡定面癱內心實則聲聲長嚎-啊啊安吉爾你這傢伙肯定崩了! -所以說真的是你自找得啊by攤手的旁白 有句話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指的是什麼狀況? 雖然不知是哪位古人描述的如此貼切,但是安吉爾很確定絕對不是現下這種狀況。 「嗚嗚嗚有變態…嗚嗚嗚安吉爾好可怕嗚嗚嗚嗚…」 杰尼西斯埋在安吉爾懷中抽泣,身上的衣衫不整,露出的白淨肌膚上有著些許的紅痕引人遐思,一副小鹿受驚的模樣惹人憐愛心中欣起萬般不捨。 安吉爾努力安撫著懷中的小人魚,不時朝旁多補上幾句︰「給我努力的打重重地抽!別打中命門讓牠死了還太便宜牠!」 「喔啊啊啊不過就是摸了小美人幾把有必要這樣嗎啊啊啊啊啊!我可是珍貴的保育類神奇珍獸你們這群人不帶這樣虐的啊啊啊我的角-!」聲聲慘叫就淹沒在足以毀世界的力量的三大戰士塞菲羅斯、威斯和尼路的圍攻下了。 式青你個死色馬就安心的走吧,你的角我會完整的拔下來公奉在墳前並會在墓碑標上〝史上第一匹因偷窺而被圍毆之死的獨角獸〞的標題供後人警惕變態的下場的! 這麼想的褚冥漾圍觀著那被各種長槍刀械武器捅成一灘馬賽克的物體,並不時的補上幾槍讓牠沒處逃繼續虐,他不否認這是在報復那匹色馬不時以精神騷擾他的代價。 -反正獨角獸治癒力超好,就算死了還有鳳凰族的復活法術在! 沉默的默許學弟的行為,接著冰炎轉向抱著杰尼西斯的安吉爾溝通︰「真是抱歉我帶來的〝東西〞驚擾到小殿下,那種東西把他砸成渣盡量虐都沒關係,就當作賠償。」 此時杰尼西斯立即恢復如常的口吻應對︰「這點我們還要再多討論,例如我的精神傷害賠損、清潔費以及服裝修補費-」 不遠處趁隙從馬賽克狀態放了個治癒術治好自己的式青反駁︰「什麼精神傷賠償?我不過就偷摸了幾把小美人的纖腰翹臀和滑嫩嫩的大腿,順勢忍不住滴了幾滴口水喔喔要是時間再多點我搞不好還可以跟小美人再更多進一步的接觸噗喔啊啊啊啊--!!」 安吉爾一手舉起大板刀拍下去把剛復原的變態再度拍成一灘紅白相間的馬賽克,另一手安撫抱住整個人埋在自己懷中表示很受傷的杰尼西斯。 「有些東西果然是不需要存在世界上,而消滅這種東西就是我們的義務!」 -這位大哥你很想牠死就直說,沒人會反對你這麼做的真的! 先把百般不甘願的杰尼西斯放給他的兩個弟弟去顧,安吉爾擔起雙方交談的責任,要是把這工作丟給薩菲羅斯去做,沒準等下就會抄起世紀大戰。 接著就是互相交流消息以及認親。 -真的是認親,米納斯她又自己現身了。 某小妖師對自家幻武的自作主張相當無奈,這年頭連主人都沒主權了嗎?? 「閉嘴褚!你讓那東西跟過來的事我還沒跟你算帳!」 小人無辜啊學長!!我知道你被凹了巨額賠款的事不爽的憤怒但是那死色馬偷偷跟過來真的不干我的事!話說學長不也常打壞古蹟賠款也不見你皺眉一次怎麼這次反應就這麼大剛剛偷聽了一下明明金額比平時的要小了點… -〝靠!〞 「這樣打下去真的沒事嗎,冰炎殿下?」 「放心這是對他的一種訓練。」 眼見被種在土中的褚冥漾一副噎氣得模樣,安吉爾有些擔心,但是經過赫赫有名的黑袍冰炎殿下的保證後,旋即想到自己對小狗扎克的訓練,於是了然的繼續消息溝通的動作。 -哇擦最好有人把人種在土裡當訓練,誰來救我出去啊!!by苦情的褚冥漾 「就是他?米納斯妲利亞大人?」 撇了眼被種在地上的小妖師,杰尼西斯有些不以為然,龍神貴族的契約者,居然是這麼名不見經傳又一副衰小臉的小角色? 「這是我的選擇,海王之子.杰尼西斯殿下。雖然他現在還不成材,但未來有很大的發展。」調教僕累就是要趁現在還矇懂無知幼齒可口的時候進行往後發展的空間無限大喔呵呵呵呵呵呵-! 「喔好吧,那就不干我的事了。」頓了一下歪頭撇清關係,不愧是母親大人千萬年的手帕交,連人生樂事都是同流合污誤人子弟合作愉快! 「這麼說來,小殿下此行的目的是要參加海王陛下的生辰日的慶典嗎?請讓我與我的主人和他的同伴一道而行吧,至於賀禮,地上隨便買買搪塞過去就算了。」 -老頭你到底是幹了啥神品缺陷的事讓大家這麼唾棄你,我以為會這麼做的只有我一個? 稍稍腹徘了一下,杰尼西斯回答了前輩阿姨的話︰「樂意至極,這次母親大人會協同父親一同參加,到時兩位可以好好的敘舊,一定會精采萬分。」 「嗚呼呼呼的確是非常精彩,加妮妲緋瑪殿下也會和她的夫婿一道參加嗎?」 「當然的,海王陛下對這次的慶典相當的期待,特意邀請囑咐我們都要參與…」 不過就是N萬年剛好整數的生日嗎,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搞得全體為了一個慶生趴鬧的雞飛狗跳? 作為與母親大人千萬年手帕交同流合污合作愉快的阿姨這麼回答 -小殿下,你得體諒一個夢想著想要含飴弄孫偏偏自家兒女都不鳥他心願各自快活的寂寞老人家的心情。 「…所以這就是他創造人魚族的理由?」 「您的母親海洋女神基本上就是基於這層理由才釣到您的父親火妖精二皇子的。」 -原來父親是無辜被波及的超級年下戀?!! 「難怪老頭老看父親不順眼,我一直以為那是因為天生屬性相斥…」皇族階級的妖精通常很.少.生育後代,母親大人的如意算盤打得真妙。 「所以還請小殿下多體諒海王陛下的用心,畢竟兩位殿下並不能時常與他相聚。」 「…是。」體諒個屁啊,那個每次見面都要把臉都過來親的臭老頭! 雖然心聲是這麼想,事後小殿下還是花了一番心思準備賀禮送了出去,慶典當日的海王陛下無疑是非常開心的。 認親與情感交流告一段落,龍神貴族回去〝救主〞,被晾在一旁好些時間也聽了不少八卦的白黑兩兄弟表示需要相當的安慰。 「哥哥,這次確定沒問題?」有鑑於上次受邀後一到場,那個滿頭白毛長滿臉的老頭就把杰尼西斯佔走一整天,期間不時有(在他眼裡看來)疑似非禮的動作,威斯認為相當不妥。 「上次老頭不知從哪聽來〝父親節〞這種東西,因為沒來得及準備所以沒送禮,結果那一年據說差點水淹大陸…」事發後杰尼西斯表示本身相當囧,N萬歲老頭這脆弱的玻璃心是怎麼回事?! 未免類似囧事再度發生,因此這次慶典是非去不可。 「哥哥…」悄悄的挪動位置靠近,尼路提出疑問︰「知道〝父親節〞是什麼嗎…?」問的相當居心叵測。 杰尼西斯想了想回答︰「好像是對男性的長輩親友表達心意的節日。」 父親知道這件事後連同火妖精皇一同痛哭好幾天,至於原因死都沒人說給他知道,哼! -哥哥不知道真是太好了! 兄弟倆互看一眼表達彼此的共識後,以安慰擁抱的名義安撫著生悶氣中的小殿下。 看吶這是一副多麼溫馨的場面,兄弟三人感情堅定的環抱一起形成一個小團體,無視純白帝王舉起槍刀的戒備,無視尼路黑暗氣息中詭異的粉紅小花飄散,真的被晾在一旁形同被排擠的英雄大人這麼表示有一定的鴨梨 -母親大人請賜與我毀滅世界的力量吧! 外開憂鬱的45度角仰頭。 喔,親媽的心就是被這麼激發出來的喔薩菲~BY旁白 飯店 五星飯店 五顆星級豪華飯店 擁有五顆星級的超級豪華飯店。 頂上標有五顆星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瞎暴眼睛吃頓飯標價高的讓你要死要活摔破個藝術品夠讓你賠的靠貝靠牡靠你祖宗八代貴死人不償命超級豪華坑錢飯店! 「杰尼…你的那段心聲是怎麼回事?!」 保姆大叔驚恐的看著那段內心,形象啊注意形象!杰尼你平時自封優雅神秘裝深沈裝高貴偶爾潑辣耍任性的中二傲嬌擺哪去了?!! -這種東西早在文案一開頭就沒有了喔安吉爾大叔~BY歡奔(?)的旁白 「嗯哼安吉爾不要以為只有你看得到別人的心聲,不過看在你那段褒貶雜間的形容詞──我會考慮……的喔哼哼哼-」 〝……〞到底代表什麼他真是一點都不想知道,保姆大叔真正體驗到何謂比禍從口出更高境界的腦殘的下場! 所謂無法抵抗就換個方向戰略性的撤退吧,安吉爾決定實行這個妥協策略。 「你是對什麼感到不滿意?多虧了冰炎殿下我們今晚才找得到地方休息,這不是很好嗎?」黑袍一出手果然大方,老實誠懇的大叔表示住在這樣的地方實在是有點…心虛。 -凹了人家大筆賠償金額還吃人家住人家的,只要有良心都會良心不安…老大你這句話把所有人都給罵進去了我說= = BY旁白 「我說安吉爾,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很心虛。」 大叔那張被戳中內心的表情充滿各種尷尬無言與羞澀(?!),安叔你到底臉紅個麼勁啊? 安吉爾掩面表示︰這麼說中我心深處,代表杰尼西斯和我冥冥當中有著千絲萬縷的羈絆,那條無形的紅線圈畫著我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代表著我們…(以下省略) 告非這什麼少女心兄貴! 「旁白,麻煩請你不要亂入好嗎?」安吉爾嚴肅的表示,表明自己絕對不會有這樣失態的想法。 不,我只是道出你的心聲而已。 「不,真的沒這回事,而且自己吐曹自己真的很沒意義。」一想到少女心兄貴,這就跟某個誓言要成為海X王的橡皮人團隊中的眉毛卷廚師掉入說傳中少女心島的下場一樣催悲…等等我怎麼會想到這個? 每個人的心中都存在著一顆少女心等待被發覺,別否認每次你被杰尼西斯猜中心事後不會有這種想法! 「呃…!」 還真的有咧! 「不是!我承認我對杰尼西斯很有好感,但現在他還沒成年…」 這麼說就是有了!你這悶騷的大叔!(指 「呃…我的意思是,杰尼斯西斯現在還太小,正是發育的期間需要多吃多睡獲得足夠的養分成長,尤其他體弱多病又不肯多吃因此更需要額外的照護否則很容易營養不良唉這麼說來杰尼西斯最近是不是又變瘦了?總之在他健康長大之前我是絕對不會對他有任何非分之想的!」 真是令人感動的宣示,讓有著那些臆想的旁白我真是無地自容啊… 〝提示︰-〞 哪來的提示框啊?害我剛才想說什麼都忘了,喔對了,這麼說來,在安吉爾先生眼中的小殿下魅力有多大? 〝提示︰──〞 「唔,杰尼西斯還是個孩子,要說有什麼魅力就…」 〝提示︰───〞 好煩啊這東西到底是來做什麼的?沒看到我們正在討論嗎,去去去滾一邊去! 「旁白這樣失態好嗎?先看看它想說什麼吧,我記得玩遊戲時提示給的資訊都是很重要的。」 〝提示︰感謝安吉爾先生諒解,提示框好心提醒兩位,談話時請注意談論目標是否就在身旁你身邊呦~♥〞 -!! 提示︰兩位的狀態為震驚。 『混帳!!安吉爾你這大叔臉死悶騷混帳王八蛋呆子蠢貨我最討厭你了--!!』 提示︰安吉爾遭受音波攻擊HP-80、MP-100,狀態為身心重創 提示︰旁白活該找死HP-90、MP-100,狀態為要死不活 「杰尼…你這是…又在氣…什麼?」RP值見底的的大叔伸長著手朝著人魚跑走的方向,無語問…天花板。 提示︰誰要你質疑人家的魅力的。 「原、原來如此…嗚呃…」 那我呢? 提示︰旁白你活該! 噗啊咳-! 提示︰旁白受到會心一擊,HP-5 「真是…人性化…的…提示框啊……」 現在不是感動這個的時候吧…你現不是應該去把你家小殿下追回來就不怕有一堆不肖份子趁隙而入?…咳! 提示︰旁白盡職完成本身任務加重損傷,HP-3 「不等等杰尼西斯聽我解釋─噗呃─!」 提示︰安吉爾受刺激腎上腺素↑過頭造成反傷害↓HP0,OVER 話、說…這時候…跑出個、提示、框…到底…是來做…啥的…? 提示︰當然是取代旁白的存在啊★ 噗!!! 提示︰旁白受到致命一級,HP0,狀態OVER 〝提示框的貼心小叮嚀︰玩遊戲時一定要注意提示框的訊息喔~☆〞 結果到最後安吉爾還是沒找到杰尼西斯,幸運的是這件事似乎也沒人知道,否則他絕對會被那對黑白兄弟不分黑白的瘋狂掃射。 於是他到處晃過了每個地方,這次真的表示住在這樣的豪華坑錢飯店內有著無比的鴉梨,這麼多地方這麼多死角找不到人啊啊啊啊啊~!! 這地方果然夠大,隨便喊喊都能出現回音… 安吉爾依舊勞苦的仔細艘尋過每個地方,大致餐廳花園水池泳池各處大廳,小至不肯放過想細節如衣櫃床底陽台垃圾回收處(= = ),甚至遇見正在享受毛髮全套SPA的英雄以及享受VIP客戶服務的白黑兄弟,還撞見了銀髮中一戳紅毛的黑袍及衰人小妖師正在討論如何虐…處置那匹色馬的場合,好意的提供幾個虐…處置方法後,他繼續尋找著那讓人擔心的小人魚。 好啦米那親可能會想說經過這麼童話風格的敘述後,安叔肯定會在某個地方、不管是在哪裡但依照作者對A叔的厚愛(A叔表示他承受不起作者對他的厚愛那都是厄運!= = )可能是風景秀麗景色絕佳的地方找到心目中的佳人然後在月黑風高絕對有利於殺人放火尖沙魯略這樣花前月下的時刻發展出這樣那樣又怎樣的事對吧! 不過旁白一句話,認真你就輸了! 看到這裡你就明白這是一篇形象皆毀恥度殿屁股的嗨文,那種好事絕不可能獨厚出現在這篇文中,還是那句話,認真的話你就輸囉~★ 於是真相是苦尋無果後安吉爾終於焦心急切的仰天大喊。 「杰尼西斯你到底在哪裡啊!」 「耶穌啊你到底在哪裡啊-!」 多麼波長符合擊中心中深處那動感的一處的吶喊啊連呼喊的字數都一樣,驚見同道中人的安吉爾轉頭想看看那傳說中的心之好友,而對方也感應到了這感動的一刻而配合的轉過身。 煞那間天勾動地火天雷劈不停,兩人一見如故的說出那自亙古就定下的誓約之言。 「啊彌陀佛~」 「善哉善哉~」 「……」 「……」 「佛陀大人怎麼會來這裡?」 「這…我是在進行塵世的修善之旅。」 …… …………這話誰信啊? 商討之後的結果是式青抵抗未果被加上十幾道的封印咒語,只要他膽敢有一點歪腦筋這些咒符肯定會讓色馬非常不好過。 -總比放馬歸山讓他繼續去騷擾別人製造麻煩的好。 黑袍這麼說得時候臉色遠比地獄猛鬼更加難看,但作為學弟的一方更相信學長肯定是因為被人家凹了巨款而對式青懷恨在心! 未免被波及,褚冥漾相當識相的早早閃開,但他不明瞭的是為何之後他的下場更加悽慘?Why?! -就算是殺人兔太寂寞的話兔子也是會死掉的喔~!(心 那是後話,現下褚冥漾最煩惱的是,因為自家米納斯外加地獄鬼學長作主之下,這原本只是因為米納斯莫名的受到千萬年好友請柬的邀約而踏上旅途堪稱輕鬆的任務現在完全變成了與毀滅人間兵器同行的邁進地獄之旅! 以前跟一群火星人的生活驚心動魄就算了,現在這一群異世界級兇器外開他的衰運簡直是天要亡我矣… 帶著淒淒慘慘奄奄的落魄心情,小妖師懷著瀕臨世界末日之前要徹底享受一下的想法打算去享受這裡的溫泉,據出發前紅袍友人給的消息說這裡的溫泉頗受好評名列飯店溫泉排名前五名內… 天知道這種全西式建築內為什麼會有日式溫泉這種東西啦?! 然後褚冥漾表示自己的吐曹絕對不夠到家還有待磨練,因為接下來的場景是 -媽啦日式溫泉就算了為什麼明明就是羅馬浴場式的溫泉區還會放上北歐旦丁佛教道教印度教的神像啊,那些噴水石像除了魚尾獅還算看得順眼以外為什麼均一色是神像受難記耶穌居然從眼睛跟聖痕噴水出來啊-!! 「如果你沒眼瞎的話,旁邊還有一座佛陀呢我說。」 …啊真的有,不過從白豪中噴水出來這就很微妙了…咦這個聲音是…? 「杰、杰尼西斯殿下!」 「真是一臉蠢相的傢伙。」 內心受到的震撼過大以至於現在才發現人魚的存在,褚冥漾覺得現在的情況更詭異。 身處在一堆詭異噴水石像中的人魚,嗚呼…他都不知道該說甚好了有點像圍獵場裡的獵物…幸好這裡都是白色系的… 「哼你該慶幸這裡的石像都是白色大理石做的而不是金屬製品或其他的材質…這間飯店的設計者絕對是神經病!」就像理解他的想法人魚殿下說出了心中的抱怨。 「是啊如果是黑色大理石做的這裡肯定沒人敢來…」但是五色雞大概會喜歡那座白豪噴水的佛陀吧… 「建造者又不是白痴用那種東西,喜歡這種東西的傢伙腦筋絕對都破洞不正常了!」 五色雞腦子的確不怎麼正常…但是杰尼西斯殿下為甚會待在這種地方? 「就是因為這裡根本不會有人想來才在這裡,不然你以為我喜歡待在這種有損我審美觀的地方嗎?你腦子裡除了吐曹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吧?」 什麼居然知道我腦中的吐曹…等等這難道又是!! 「不要問我為甚麼知道你在想什麼,因為你太蠢了想到什麼都擺在臉上。」 褚冥漾表示一再被批評路人長相自己很受傷,我明明就是路人角色為什麼每次躺著都中槍啊! 「嘿我親愛的兄弟別傷心,神愛世人,不要懷疑自己,因為神愛世人。」 有個看來頗龐克風的大叔插了話進來,外表要形容的話有點像強尼戴普的頹廢風格? 雖然是個奇怪的大叔,但詭異的是聽了他的話猶如受洗一般心靈獲得了昇華般乾淨充滿希望,就是頭上那團乾草圈怎麼看怎麼眼熟? 好像在剛才哪座噴泉石像看過… 「啊,聖子大人。」 -這世界是不真實的我肯是在做夢…耶穌怎麼可能降臨人世還跑來這裡泡溫泉… 撇了一眼進入逃避狀態的妖師,杰尼西斯一尾掃過去讓他直接撞入水中世界去沈澱,反正有米納斯阿姨在死不了! 醒來之後褚冥漾的內心世界沒有平靜反而更加驚恐。 -媽啦這三個毀滅世界級的兵器為什麼會在這裡泡溫泉啊!! 相當短暫的一句吶喊,因為驚恐過度小妖師反而無法繼續下去了。 不過似乎因為人魚殿下和聖子大人在場,整個溫泉區的氣氛處於微妙的和諧中。 -死花枝不准你靠近哥哥! -哥哥…那個頹廢黑毛你靠得哥哥太近了! -哼,有種來打一場! 各種暗潮洶湧潛於臺下,至於話題中心,依舊故我的與聖子相談盛歡,至於內容則是…網路遊戲?! 「哈哈哈彼得每次都這樣,隨便丟個幾句就退團了結果那次我們全員統統被BOSS秒殺了~」 「呵呵呵下次聖子大人也請加我入團吧,我練了個等級還蠻高的戰士相信會有很大的幫助。」 「那真是太棒了,願主保佑你!」 「這是我的榮幸。」 …哈哈哈哈哈…褚冥漾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接著小妖師才想到,剛才安吉爾先生似乎正在找人,而他要找的人正好在這裡,那麼要告知杰尼西斯殿下,安吉爾先生正急著找他嗎? 『勸您最好別這麼做。』 米納斯主動的出聲警告。 『妨礙別人戀愛打情罵俏是會被馬踢的,打是情罵是愛床頭吵架床尾合,這時一腳踩進去引火自焚的人純屬活該。』 …米納斯最近講話越來越狠了,姑且這算是妳在擔心我嗎米納斯? 『當然』 但為何我覺得妳只是想看好戲? 『……』 哈囉給我回話啊? 哀弔自己連人格都被無視掉,褚冥漾還是覺得趁機離開吧,在那三個已經開始掐架的人間兵器面前,連老頭公能不能擋下來他都覺得有問題。 運氣似乎在他安然回到飯店住房時用盡了,被充滿黑氣的學長逮住後,褚冥漾差點連晚餐都沒的吃。 -學長才是世上最可怕的厄運啦!BY腰痛的小妖師 至於保姆安吉爾,則是終於在晚餐前終於找到了他家小殿下-外帶三個(莫名)神清氣爽熱氣蒸騰蓄勢待發隱忍已久的親衛隊並和一位黑髮男子愉快的交談著。 -剛才那一串形容那三人的形容詞現在正貼切正中自己的心思。 杰尼我知道你的外交能力很好但我不是警告過你不能隨便跟陌生人交談嗎?! 保父如此憂心,不過基於之前惹腦了杰尼西斯,加之這名黑髮男子居然是心之好友的同伴.聖子耶穌,安吉爾還是覺得息事寧人為好,除了無語問蒼天者兩位聖人到底是來人間做什麼的,他還是邀請了兩位一起用餐。 有兩大宗教龍頭教祖在,相信這頓飯大概會平安的度過吧? 但既然以〝大概〞為前提,本著莫非定律的定義,任何事在確定完全安全前不可大意之後更要嚴防追查,否則就像食物保固期保證可存放三十天它卻偏偏在第三十一天腐壞害你吃了腹瀉一樣 -命運就是如此,在你安心之後祂喜歡從背後不只捅你一刀而是好幾刀= = 這頓晚飯其實一開始還很和平,期間除了耶穌因為過於開心而顯現神蹟將盤子變成麵包外,並沒有太大差錯,甚還有意加入兩人一色馬(人型)共進餐桌 -雖然邀請被拒而那色馬在親衛隊全體的視線下只得乖乖坐定。 這和平的氛圍持續到料理上桌後宣告破滅- 「胡蘿蔔/青椒?!」這是雙聲道,前為英雄後為純白帝王。 野蔬燉牛肉,是道菜色豐富蔬菜量極多纖維與蛋白質達到完美均衡的一道菜色,就是看中它的營養價值安吉爾才會點了這到菜,但這也就表示了裡面包含了許多小孩極討厭的蔬菜,例如蘿蔔與青椒。 是的,英雄討厭這紅色的纖維植物,那詭異的顏色與怪異的味道讓他吞不下肚;純白帝王則是對這深綠色植物過敏,這點據說成年之後依舊未得改善。 以上是好聽一點的說法。 -最好是紅色食物你都吃不下去那夏季的草莓櫻桃怎沒看你挑剔過,少拿味道怪吃不下去做藉口最好神羅壓縮食物的味道會比這好吃的多! -別拿過敏這爛梗理由來糊弄過去,我就不信身體改造後DG戰士的身體素質回抵不過食物過敏這點小事,而且就算真的過敏你之前照樣把甜椒吞下肚是怎麼回事! 「一個是蔬菜,一個是水果,這兩著是不一樣的!」英雄意正言詞的反駁。 「彩色的甜椒與萬惡的綠色青椒是完全不一樣的!」純白帝王解釋的振振有詞。 ………←這是保姆大叔的省略心情。 「反正也不是特意準備給你們吃得」要吃不吃隨便你們。 安吉爾淡定的轉過身直接替兩個關注對象挾菜,面對這兩人認真就是自己太蠢了。 「杰尼西斯你要多吃點,尼路你也是一樣!」 「沒有蘋果嗎?」 「我要肉…」 「當然有,我特意吩咐廚師加了蘋果料理,尼路不要只光吃肉,裡面也有你喜歡的蕃茄。」 『太棒了安吉我愛你!』 「蕃茄~…(心)」 先是被忽視又加上杰尼西斯(人魚族語言)的〝愛的宣言〞的打擊,後又被自己人棄營投敵,於是英雄與純白帝王只能落寞的窩在一旁,憤憤的戳爛盤中據說很營養的纖維食物。 -你們兩個是小孩嗎? 隔壁桌的小妖師不禁這麼吐曹到,並且很感謝自家學長深明大義的拒絕供桌的邀請,好在安吉爾先生也很瞭解自己人有多麻煩而沒有多加堅持。 大概可以平安的度過這一晚了吧… 因為晚餐太過平靜,難得心中警鈴也沒有因為感到淺藏於平靜下的危機而響起,安吉爾不禁這麼想到,平時要是這種狀況就代表下一輪的災難正要開始了。 「我怎麼可能跟一個毛頭小子較真!」這是英雄。 「哼,我跟一個變態沒什麼可說得!」暴嬌模式的純白帝王。 「討厭啦安吉這麼不相信人家~為了補償我受傷的心蛋糕我要大塊的!」 「哥哥都這麼說了,點心~」 就是這樣我才更擔心啊! 默默吞下心中的吐曹,保姆大叔盡責平分飯店送上的特典蛋糕,然後此時就這麼真正引發了莫非定律。 各位遇過因為發生勿失、於是店家出面道歉甚至為了表達最大誠意送上賠禮賠罪的場面嗎? 不管陪禮是以什麼樣的形式,但凡不管是金錢家電3C產品或只是食物衣物再者就是最沒用也最沒誠意的禮券,悲劇都發生了你再怎麼賠罪有何屁用? 舉個例子就是當你零嘴吃一半居然發現有隻(半截)小強跟你來個先見歡,在上吐下瀉之際店家竟然送了包一模一樣的零食當賠罪?想告那間公司倒閉脫褲子去還債的心都有了誰還有心情去吃啊! 以上只是個舉例,不過照舊這又說明了安吉爾的心境。 -混帳不是說過絕對不准送含酒精的食物嗎是誰搞烏龍送個酒釀蛋糕啊叫負責人給老子出來!! 一邊哄著吃醉得小人魚喝水,一邊等著飯店負責人的解釋,暗黑大怒神上身的安吉爾此刻不是誰惹得起的,不只兩任毀滅世界(未得逞)的BOSS與強的比地獄猛鬼還恐怖的半精靈都在龐大壓力下緘默,就連心之好友都無從插手…因為他正忙著照顧另一個醉酒的超齡兒童。 負責人顫抖的跪拜在地唯唯諾諾的解釋,顧客至上花錢是老大客人的吩咐他自然照辦,誰哪知新來的服務生手一滑腳一拐把鄰座的餐點搞混,百分之三十趴酒釀巧克力蛋糕並不糟糕,更糟糕的是事後賠罪送來的果汁居然是80趴的白葡萄酒,這下不只小人魚真的趴了連他不過一介飯店經理的人生也真的得趴了… -不要以為都是成人送酒就沒問題裡頭還有個未成年的大神啊主廚你的眼睛是被熱油炒瞎了嗎?!!!By因誤信員工而付出代價的飯店經理 持續注意杰尼西斯喝水的安吉爾並不知飯店經理的吶喊,相反的在發怒過後他現在的心情,是有點微妙的糾結。 各位還記得本文的副標是什麼吧?不記得沒關係至少保姆大叔還記得(炸) 之前曾經考慮過灌醉自家小人魚賺取旅費但因為經費與種種因素而擱置,但是現在居然遇上這千載難逢的絕佳機會,在良心與現實的逼迫下他該如何抉擇? 旅費!為了之後的旅程這是不得已的犧牲是必要得!等等不行我怎能做出此等卑劣的行為杰尼西斯是無辜的(?)雖然常吃他悶虧不趁此機會報復更待何時啊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麼再說他姊姊也撂下狠話要是我們膽敢抗旨下場除了〝嗶-〞就是〝嗶-〞完了這次就算是個意外但是基本過程都跑一半了難道真是天要亡我矣了嗎可是為了旅費啊呃呃呃呃呃呃呃── 這邊保父大叔嚴重思想天人交戰中,被晾在一邊感到被嚴重無視的小人魚開始不滿了 「安吉爾…安吉你有沒有在聽啦~安吉爾?!…嗚嗚嗚嗚安吉爾好過份放開我啦你很熱很討厭!…嗚嗯都不理我…討厭放開啦!…」 這明顯前後不連貫的語句令保父大驚,慘了杰尼又要鬧酒瘋了喂那邊那三個平時跟老子搶人搶得這麼兇現在給我圍觀看戲是怎樣難道就不會阻止一下嗎?! 「這時候把他抱開哥哥才會哭更兇吧。」 「不准欺負哥哥…!」 「…………」 這表示三人曾經努力過,但面對最後沉默的友人,安吉爾一點都不想知道他受到怎樣的打擊,杰尼西斯酒醉時毒舌和吐槽的功力會更上一層樓。 -哪有什麼打擊,不過就是杰尼西斯殿下在找人哭訴的時候被略過了而已。By銀髮紅眼的半精靈 保父努力的安撫懷中的小人魚,雖然過程讓他頭痛無比,可對外人來說根本是放閃光閃瞎別人的眼睛。 「安吉爾…最討厭了! 」 「好好好我很討厭…」 「悶騷癡呆背頭古板呆子沒品味肌肉兄貴大叔臉就算了居然還很摳門小氣鬼…」 「喂喂你這些話什麼意思?你到底醉了沒有?!」 「嗚嗚嗚你又兇我…!!」 「是是是我悶騷癡呆背頭古板呆子沒品味肌肉兄貴大叔臉,拜託你別哭了!」 「人家沒有!」 「安吉爾你竟然承認了?!」 「薩菲羅斯你別鬧了!」 「我只是陳述事實,對了趁現在剛好快點讓杰尼西斯哭點旅費出來。」 「嗚嗚安吉爾你居然跟那隻花枝同流合污…?!」 「我不是花枝-!」 「你聽錯了我怎可能跟章魚同流合污呢?我是這種人嗎?」 「安吉爾你!!」 「嗯嗚可是他不是花…」 「乖啦再哭下去你會乾掉得…」 「安吉你、你在敷衍我對不對?!」 「咦呃你怎麼會這麼想?沒沒沒我絕對沒有敷衍你杰尼你要相信我啊我真的是擔心你這麼哭下去會乾掉!」 「嗚嘶嗚咕你少來這種八點檔的言情系爛梗早就沒人信了!剛才一直灌我水的人不就是你嗎我剛才哭出去的水絕對少於那些量!」 「居然還分的這麼清楚你真的醉了嗎?!!」 「…嗯嗯好像有…」 「啊啊我受不了到底有沒有?!」 「哇啊啊大叔臉靠過來了好可怕啦!!!」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