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來世紀3

同一時刻,犬大將卻是處在專屬房內,貌似無所事事。
 
這的確是專為他準備休息的地方,根本連問都沒問他來自哪裡,就安排了一間日式和風的套房給他,寬敞不失現代感所有東西一應俱全、雖然有很多東西他也不太用,就是大門也不用鑰匙,只要驗正身份確實是房間所有者、就能進入了,真的是很輕鬆方便。
 
躺在絲質被褥上放鬆,竟舒服到有點不對境。
 
──總覺得不踏實。
 
一直以為自己能夠鎮定面對,但在看到她之後,果然還是動搖了…
 
嘴角泛起苦笑,自嘲著。
 
即使是修為千百年的大妖,遇上情感之事也不過如此…
 
而自己居然三番兩次為情所困…這實在是很蠢呢
 
但是無論如何,就是放不下她…心中一直最愛憐的孩子。
 
「吸嗞~吸嗞嗞~」
 
眉頭一皺,緊接著慣性伸手一拍,某個微米妖怪飄落了下來。
 
「卡喵~老爺的血依然是這麼美味,冥加這麼辛苦也值得了…」
 
「冥加,你在做什麼。」不算問句的質問,犬大將眉間皺的更緊,剛才的氣氛完全被破壞,現在只剩憂鬱了。
 
最近一直都是憂鬱狀態,心情超糟糕!
 
從空轉了一圈神奇的漲回原樣,冥加安然落在枕頭旁,讓犬大將很有再打扁他的衝動︰「老爺,你跑到這個地方來也不通知一聲,害冥加在這個人類大城市裡找得好辛苦啊!」
 
「所以呢?」沒有任何歉意,剛才被偷吸了一次血就算是補償了。
 
「就讓冥加吸一口當作補償吧卡喵!」
 
犬大將毫無表情一掌巴下。
 
──別太得寸進尺了!
 
「啾~」一聲軟軟的小貓叫聲傳出,伴隨重物落地的聲響。
 
「雲母?」尋聲望向陽台,大開的落地窗前站著小小地雙尾貓妖,還帶著對牠而言大很多的飛來骨和弓箭。
 
「你怎麼也來了?是想念你的主人跟過來的嗎?」犬大將將小貓妖攬在懷裡撫摸,讓貓妖舒服的蹭了蹭。
 
誰說貓狗不能發展感情,眼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即使有點傾向於主僕模式的發展。
 
「啾~~」雲母蹭了贈又出聲,雖然不能說話但這一聲裡面解釋了很多意思。
 
簡單講就是雲母牠真的太想念珊瑚,於是忍不住偷偷離開西國越過大半個地球來到妖生地不熟得美國,扛著武器費盡千辛萬苦找到冥加靠著他才找到犬大將…順帶一題本來那個綠色小妖怪和雙頭龍妖也想要跟著來,但是因為太麻煩了所以牠就先走了之類的。
 
犬大將聽完有點囧了,先不說雲母如何越過國境(搞不好也沒人發現直接把牠當成一般的貓),比起可以裝小裝萌的雲母,長得像地精的邪見和啊哞一走在街上搞不好會被人類抓去解剖研究之類的,現在的人類膽子可大了…好在雲母沒帶著牠們來。
 
「做的好啊雲母!」
 
「啾?」犬大將的讚賞讓雲母不明就理,牠還在想著怎麼為偷跟過來的事向眼前的大人道歉呢。
 
「啾~!」再度出聲,雲母表明了想去找珊瑚。
 
「你想去找人?這…因為發生很多事你主人現在正在工作,我們等他工作結束再去找她吧?」話說的好聽,其實有大半因素是犬大將自己不想去,服務生泳裝還是嚇到他了…再者如果去了妖貓主人工作的酒吧,犬大將覺得自己會面臨強大的妖生危機。
 
是什麼危機他不是很清楚,至少阿露緋瑪的警告讓他有了相當不好的預感,哪裡什麼種類性向的生物都有吶…
 
可是到最後犬大將還是出門了,帶著微米跳蚤臣子和小妖貓在街上閒逛。
 
──繼續憂鬱下去,犬大將覺得自己會發霉的。
 
 
黑色悍馬前往黑區要塞,犯罪實驗室的首席法醫-艾利絲.伍德,此行的任務是進行協助波姆頓鯨幼獸排出異物的手術。
 
原本這項手術黑區是可獨立進行的,但是在與星際保育團體的條約壓力下,這項手術必須要有政府人員與保育團體代表監督進行。
 
黑區會被規劃到類自治區,是因為整個區域容易受到異獸侵襲,要是等到政府反擊根本來不及,因此授權當地可以自行武裝反擊,本來是當地的許多黑幫、武裝集團,也因此組織起來,到最後演變成類似自治政府的狀態,把黑區收成自己的地盤管理。
 
而離黑區最近的政府機構便是邁阿密的犯罪實驗室,身為首席法醫的艾利絲專長或許不是救人,但對於人體及外星物種身體構造的知識及經驗則是誰也比不上的,因此這項任務由艾利絲執行是當仁不讓。
 
而對於艾利絲.伍德而言,能幫的上等同於自己孩子的女孩,她亦是十分樂意。
 
漸漸接近目的,同行的卡莉也是十分期待。
 
「卡莉,謝謝你這次陪我來。」艾利絲向同事道謝,原本就有規定醫官外出必須有人同行,能讓被稱為〝武器女孩〞的卡莉陪同,是件很幸運的事。
 
卡莉不只是槍法神準,對精準解析任何一種槍更是有一套。
 
「我也很期待,好久沒見到薩爾了,聽艾瑞克說,上次薩爾對抗異獸時可是英勇無比,而且表演了一招不得了的特技呢!」
 
「這我也聽萊恩說過,不過不是很清楚。聽萊恩說當時的何瑞修也很神勇。」
 
「那到時候再問吧,不過薩爾可能不會多說喔。」
 
其實那分明是害羞吧?卡莉對薩爾那種不多說明的個性感到完薾。
 
 
一抵達要塞,身材健壯的接待人員出面有禮的招待,讓卡莉感到有趣。
 
黑區要塞裡的人員,各各體型都相當的健壯,這很容易理解,為應付各種攻擊,時刻的體能訓練都是必須的。
 
但是就連非戰鬥的文書工作者,甚至到這裡一個小小地清潔人員都是一副看起來深藏不露的模樣,那就很奇妙了!
 
真的很好奇薩爾是以什麼方法管理這個地方的?要知道軍中訓練有素的軍人搞不好都還不一定比這裡的一個老人強呢。
 
而且他們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男性對女性極度禮遇,不管任何種族都一樣,這也是另一個奇妙有趣的地方。
 
這時艾利絲已完成文書手續,正向卡莉走來。
 
「卡莉,接待人員說星際保育團體的監督官還沒到,我們得要在多等一陣子。」艾利絲的語氣中顯得有些煩惱。
 
「發生什麼事了?」卡莉皺眉,她可不希望延遲完成任務的時間,否則實驗室缺了人手會很麻煩的。
 
「真的很抱歉,兩位警官。」聽到她們的對話,接待人員連忙過來解釋︰「使者的航艦在降落地球時出了意外,現在正在緊急搶修,原本預計今天下午四點抵達改由明天上午十點,這段時間我們會為妳們準備休息的地方。」
 
「明天嗎?我們預計是十五天後結束任務回去,只是一天應該不妨礙回去的時間,是吧?」卡莉轉頭問愛利絲。
 
「是,我想先觀察那隻波姆頓鯨幼獸,能帶我去安置波姆頓鯨幼獸的地方嗎?」先觀察以便了解狀況,艾利絲想先作足準備,否則那麼大隻的幼獸出了問題就不好了。
 
「是,請往這邊走…」接待人員剛領著人走沒幾步,就被迎面而來的來人身份嚇的緊急行禮讓路。
 
天!怎麼是首領!他應該沒有對這兩位警官有任何不敬之處啊,全要塞基地上下都知道邁阿密實驗室的員工們是首領敬重之人,沒人會拿生命去試驗事情的真偽!
 
無視、又或著說感受不到屬下的恐懼,薩爾冷冷的下令︰「下去,我來帶就行了。」
 
首領說什麼照辦就是,接待人員乖乖急速離去還順便拉走其他在場的屬下,省得等下被首領嫌礙眼清掉。
 
眼前的一幕讓卡莉和艾利絲不自覺的揚起嘴角,真不知薩爾到底用了什麼手法,讓她的屬下一見到她都是又敬又畏,剛才那位年輕的接待人員是真的被嚇夠了。
 
一回神,薩爾已來到面前,滿面冰霜實則無表情的面孔,遇到熟識的、對自己照顧有加的兩位長輩也和緩了多。
 
「兩位,好久不見了,愛利絲,卡莉。」聽來生疏的招呼中只有熟人了解的愉快情緒。
 
「好久不見了,薩爾,你過得好嗎?」一般西方人見熟人時以熱烈的擁抱表示其親密,但了解薩爾不喜歡太多肢體的接觸,艾利絲僅是輕擁了一下隨即放開。
 
卡莉則是熱情多了點,熱烈的擁抱實施到一半,就放開了。
 
「很好,謝謝關心…」
 
如果被阿籬那夥人見到現在的這一幕,肯定大喊不可能,熟知殺生姬性格的人(妖)都知道她的字典裡從沒有〝害羞〞這一詞,取而代之的是〝勇往直前無所畏懼〞!
 
這點就是犬大將也是自愧不如,當初的養成教育簡直成功過了頭,長女竟然比兒子還要更有男子氣概?!與其這樣倒不如說犬夜叉資歷比不上他姊姊的好…(默)
 
教育過頭和教育失敗都不是件好事啊…
 
然而現在的情形是,有點微紅的耳根被檔在髮絲下看不到、跟平常一樣簡短但明顯不流暢的短句、以及不仔細觀察就察覺不到的細微動作,一切在在顯示-
 
──薩爾的確是害羞了
 
而且,薩爾還笑了…!
 
嘴角上揚幅度不超過二厘米的笑!
 
這絕對會讓那群人再度反應過度,對他們而言殺生姬的笑容是多麼難能可貴、簡直是可遇不可求,這堪比鳳毛麟角的絕顏之容雖然對忠臣邪見而言這代表災難將至,但這對希冀這曇花一現美麗笑容的犬大將而言,根本是無上的至寶!!
 
要知道即使那嘴角上揚幅度不超過二厘米,對本人來說那也是笑啊…
 
雖然看不太出來,但憑據多年的經驗和相處,警探和法醫確實感覺的到,眼前的女孩害羞了。
 
──好可愛的反應!
 
萌發這種粉紅媽媽心態,卡莉和艾利絲跟著明明害羞硬裝沒事的黑區首領前往她們此行的目標。
 
 
偌大的觀察室,隔著透明的強化玻璃,可以親眼觀察另一端的巨大生物,儘管那只是隻體積壯觀的幼獸。
 
波姆頓鯨幼獸拖著異獸的部份殘骸、在專為牠建造的臨時庇護區中漫遊,時不時的對身上多出來的異物拉扯,每一個舉動都造成強力的海波在海中翻騰。
 
「看看這孩子,其實身體狀況還不錯呢。」仔細觀察波姆頓鯨幼獸的狀況,孩子氣的舉動讓艾利絲會心一笑之餘,說出自己的感想。
 
「是啊,而且居然能做出能夠容納超過兩公里生物生活的庇護區,真是令人驚奇!」靠在強化玻璃上,卡莉是第一次看到波姆頓鯨獸,而且還是竟距離觀察到這隻可愛的巨大幼獸,滿是興奮的語調佩服著要塞的辦事效率。
 
「只是將要塞移開空出足夠的空間。」簡潔的一句解釋,可是這背後可是花費許多人力絞盡腦汁怎麼移動要塞空出空間再費時費力的把超重〝貨物〞運進來,好在那時波姆頓鯨幼獸處於昏迷狀態、否則事情會更麻煩。
 
前置作業都這麼麻煩了可想而知後續安置作業如安撫幼獸的情緒問題沒有最麻煩、只會更麻煩──那麼大的體型發起脾氣來隨便一動肯定壓倒一大片!
 
這在即使是科技發達時代也很難完成的苦差事居然這麼簡單就被一句帶過,那些工作人員聽了一定會哭死…
 
兩位長輩默默的為那些可憐的工作人員默哀了一下…
 
薩爾操縱控制儀板,播放出這幾天波姆蹲鯨獸的監視報告︰「這是波姆頓鯨獸的觀察紀錄和報告,雖然時間不長,只有四天,但應該足夠艾利絲你觀察出有何狀況了。」
 
「的確是夠了,謝謝你,薩爾。」艾利絲專注於觀察影片,雙眼比對著薩爾給的觀察報告和影片對比,在紀錄快轉結束後同時作出大概的結論。
 
「嗯…幼獸看來暫時沒有大礙,附身的異獸核心也確實的排除掉了,切除的手法很俐落,只傷到表層組織,傷口癒合得很順利…」
 
停了一下,她又繼續說道︰「不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厲害的處理方法,除了外部,連留於體內的附生系統也一併被毀壞,這需要絕對精準的控制力,讓力道不至於破壞體內的重要器官,我甚至看不出這是用哪種方法做到的!」語氣裡滿滿是佩服。
 
稍微思考了一下,薩爾還是對愛麗絲說出實情︰「是要塞的前線部隊中一位…新進部下做的,據說是妖怪…」說到部下這兩字薩爾心中其實有些躊躇,畢竟犬大將是被阿露緋瑪拉進來還債的,實際上應該算是臨時工,還完錢也就可以走人了…不過既然都說了就算了吧…(喂)
 
「妖怪?最近我們跟妖怪可真有緣呢!」卡莉不由得想起幾天前遇到的兩位亞裔少女與她們的妖怪同伴,據說她們現在正在黑區內打工償還莫名其妙的債務(消息來源感謝沃夫先生),還真是可憐啊。
 
很清楚卡莉說的是哪件事、自己也是促成雙方見面的原因之一,可能覺得這與手術似乎沒什麼關係,所以薩爾也就沒提。
 
「根據當時行動的影像紀錄分析,推測他是以極為強勁的能量、以非常精準的力道打進幼鯨獸體內,在不傷及幼鯨獸本體的情況下摧毀異獸的附生系統…我可以讓妳看當時的紀錄提前分析,當然要見本人的話也可以。」
 
艾利絲感激的看向薩爾,因為她所允諾的事,對黑區而言都隱藏著極大的風險,不管是向身為政府人員的艾利絲和卡莉透露犬大將得存在、或者是讓艾利絲知道黑區的行動更甚至是見到犬大將本人。
 
而薩爾肯讓艾利絲知道這件事,則代表了她對艾利絲、卡莉完全的信任。
 
回以一個微笑感謝,艾利絲繼續分析報告、調出波姆頓鯨獸體內的透視圖道︰「體內的異獸殘骸幾乎集中於腦部,目前看來是沒有活化的跡象,殘骸雖然有些碎裂卻保持得很完整,手術時能夠更順利的取出而不致於手術過久造成腦部壓迫,至於其他較小的碎塊,如果確認沒有危險後,可以讓幼鯨獸在體內自行消化…這是我的意見。」
 
薩爾點頭,表示她會把這意見供給保育團體監督官參考,當然對方同不同意就不關她的事了,她的地盤她說了算。
 
艾利絲笑道,薩爾這在對捍衛屬於自己所有物的權利上,唯我獨尊的個性常讓想打黑區主意的人吃癟呢。
 
「對了薩爾,除了愛麗絲,還有誰也參與這項手術的?」卡莉問到,這次的手術頗為奇特,她很想知道有哪些人也參與此項計劃。
 
「黑區的醫療團隊由我領導,技術部,開發部輔佐。」
 
「真是項大工程,不過,我沒想到薩爾妳會親自動手。」
 
本身並未擁有星際醫師的執照,但是自身特殊的成長經歷,加上天賦異稟及自身不斷地努力,薩爾所學所擁有的醫術絕對比一般領有執照的醫生更加高超,這是眾所皆知卻緘默的事實。
 
黑區的寒酷女帝擁有白星三階的醫術,卻不輕易動手,這種事都是交給黑區的專屬醫療團隊負責處理,然後自己偶爾會在一旁監看,讓可憐的醫療團隊承受莫大壓力。
 
「這次的個案比較特殊,不處理好後續問題很麻煩,我直接出面處理比較快解決。」薩爾這麼說到,毫無浮動的表情語氣卻透露著些許的煩躁。。
 
的確如此,被異獸附生的對象有不少存活的案例,卻從來沒有體型這麼大的存活者紀錄,尤其又是數量日益減少、快要被列上保育名單的波姆頓鯨獸,所以雖然黑區有資本有人才也有能力進行手術,第一次解剖波姆頓鯨獸、而且還是頭很寶貴的幼獸,在受到星際保育團體和政府的監督規束下,為杜絕事後無限的問題,身為黑區首領薩爾親自出面扛下全面的壓力。
 
「原來如此。」艾利絲說道,隨後又提議︰「我想出去喝杯咖啡,薩爾,一起走吧,我們好久沒有一起聊聊了。」
 
基本上咖啡是常態性加班的CSI們最愛的提神飲料,不管到哪裡都一樣,雖然身為醫生的艾利絲不怎麼認同這點,可是她很確信現在眼前的年輕首領不會拒絕她的邀約。
 
艾利絲和卡莉陰謀性的互看一眼。
 
好一個相約喝茶的理由,不過也只有來自熟識尊敬長輩的邀約,才能讓心高氣傲的黑區首領放下公務和身段放鬆,這個工作狂的孩子只要一有任務就會全心投入到忘我,只有這樣才能休息一會兒吧。
 
兩位溫柔的長輩是這麼的著想,絕對不是為了能打聽到那天薩爾的英勇八卦,絕對不是!


「喂,你們兩個…不、還有你馬尾小子,就是你們三個,跟著我來。」
 
「…我叫彌勒,帕卡亞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持續敲冰錐工作被點名的彌勒回問眼前首領的左右手,一旁對工作失去熱情的兩妖不爽的看著壯碩的男人。
 
「因為人手不足,所以要將你們調到別的地方幫忙,跟著我來。」帕卡亞回答。
 
「別的地方?是去哪裡?」早就不耐煩的犬夜叉口氣不善的問道,一連幾天都得待在冰冷又封閉的世界工作、而且還是非自願,他毛躁又關不住的個性真的快受不了了。
 
「啐,能離開這裡就好,一直待在這種地方我快受不了了!」鋼牙表示同感,跟一隻臭狗待在同一個地方一連好幾天實在是氣死人了。
 
那我呢?我可是一直在幫你們善後啊,誰來為我著想?被逼為保姆的彌勒泣訴,卻無人理會。
 
 
兩位聘亭的少女,帶著一位男孩,走在鋼鐵要塞的走廊內,依照手中通知卡的指示,慢慢的找尋醫療部的位置。
 
再度看了一遍手中透明的薄卡,上面的文字的標示怎看還是跟現在身處的位置不一樣,阿籬光嘆了一口氣,這裡每個地方看起來都很像…
 
「唔…看不懂。」對英文認識不深的七寶放棄了,尤其是那些專用語句在他眼裡看來就蝌蚪文一樣的抖啊抖的,看的眼睛好痛。
 
「沒關係的,七寶這麼快就能學會用英語對話、已經很厲害了!」而且據說才學沒多久就有這樣的成績,珊瑚真的很佩服。安慰七寶之際,眼角餘光卻看到熟識的身影。
 
「彌勒?怎麼連犬夜叉和鋼牙也在,帕卡亞先生?」
 
「珊瑚~」感情醞釀已久的彌勒率先衝上前,委屈了這麼多天他需要滋潤作為安慰︰「我們再度的相遇果然是命運中註定的重逢-啊──!!」
 
語因未落人就被摔倒在地,這幾天在阿路緋瑪不時的影響下珊瑚攻擊力大增,一技過肩摔讓彌勒以臉與大地親密接觸。
 
「珊瑚的攻擊更狠了…這次彌勒連摸都沒摸到。」七寶戳戳眼前半死不活的偽屍體,這一摔讓感動的重逢反變成圍觀大會,一群人全圍著彌勒觀察動靜。
 
「…這種手法還挺像某人的?珊瑚小姐,妳還是少接近阿露緋瑪吧。」看了一陣子,帕卡亞有所感慨道,又一個好女孩被阿露緋瑪教壞了。
 
「呃…我只是下意識的反應,結果沒想居然使出過肩摔,以前都是甩巴掌而已…怎麼會?」呆愣的回答,珊瑚真的沒想自己會使出過肩摔去摔彌勒,這是靠影響做得到的嗎?
 
「這是阿露緋瑪神奇的地方,她可以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妳們,無論是好是壞,所以你們自己要小心…」過來人的男人提醒到,基地有多少女性成員在同伴的影響下邁向奇妙的道路,所以他不想讓眼前的兩個女孩也被帶壞,否則最後的心中的滋潤就沒了。
 
不過這麼一摔就讓一個大男人到現在還沒有動靜,眼前的珊瑚是一個戰鬥的好苗子,可以的話很想好好訓練她,或許可以添增要塞的戰鬥力!
 
可是都過了這麼久,怎麼馬尾小子還沒醒?帕卡亞伸手推推彌勒,看能不能喚醒他︰「喂、喂!馬尾小子醒醒!…真看不出來你這小子有這麼一面,挨了這一擊最好記取教訓!」
 
「口去~這是不可能的事,彌勒這傢伙絕對不可能記取教訓的!」憑著對某人的認知,以及轉世後死不悔改的色心,犬夜叉敢打包票的說道。
 
「啊啊沒錯,這小子決對不可能!」鋼牙點頭同意。
 
其實已經有點半醒的彌勒聽了默默流淚…你們、你們這些傢伙!
 
啊…他好像聽到了…留意到彌勒的動作,阿籬有點心虛,於是轉移注意力的把手中的薄卡拿帕卡亞看。
 
「帕卡亞先生,請問醫療部要怎麼走?」
 
帕卡亞接過看著︰「醫療部?醫療部還要在往上一層,嗯?妳們是這次醫療部面試通過的員工?」手上的薄卡的確是錄用的通知,而且還有熟悉的名字打在其上。
 
「是的。」
 
「那妳們素質算是很不錯,怎樣,面試的測試很詭異吧?」多少知道測試內容,其實連他自己都覺得測試的方法挺詭異的。
 
「是很奇怪,經過解釋後是可以理解,可是感覺還是怪怪的…」連被錄用也感覺很莫名其妙。
 
「還有素質是什麼意思?」
 
「待會你們就知到了,反正這三個要去的地方跟這也有關,我帶你們去吧!」
 
「?」


不明究理的,一行人跟著帕卡亞來到上一層,這一整層樓全屬醫療部,不同於金屬的色澤,白色的基調反顯得明亮。
 
「這裡是醫療部辦公部門…喂你們三個,要是不想被抓去做實驗的話,就不要給我亂跑。」
 
帕卡亞一句警告,讓原本因為好奇而到處亂探的三隻妖怪歸隊,乖乖的繼續跟在他身後,直到停在一間由霧面玻璃圍繞出來的辦公室門前,透過玻璃,隱約可以看到一到纖細的身影坐在辦公桌後的位置,微微透露著藍光。
 
「妳們要找的負責人就在這裡,好啦,我先帶著這幾個小子離開了,女孩們、好好做!」自正對著玻離門前轉過身,帕卡亞對著兩個女孩打氣。
 
「是,非常感謝你,帕卡亞先生。」
 
目送男人拖者夥伴離去的身影,阿籬和珊瑚互相對視,同深呼吸了一口氣,打起精神一同進入辦公室內。
 
面積不大,但是明亮的燈光及簡易的擺設卻讓人感到寬敞,辦公桌前一名年輕的女人、又或者說是女孩更貼切,一見到兩人就起身迎接。
 
稍微稚嫩的臉上帶著輕柔舒適的微笑,女孩有著一頭散發微弱光芒的淡藍及肩長髮和深藍的眼珠,向她們說道︰「妳們是通過甄試入選的助手阿籬和珊瑚小姐嗎,我是心靈輔導師-蓓妮菈.溫斯德,妳們可以稱我為蓓妮菈,我很期待妳們的到來。」
 
「是的,我們就是。」眼前的心靈輔導師有這令人安心舒適的氣質,但是那一句〝我很期待妳們的到來〞卻不管怎麼聽都覺得奇怪,是為什麼呢?總不會是因為很缺人手吧?
 
然而沒等疑問問出口,心靈輔導師又開口︰「我先帶你們去認識一下工作環境,以及工作內容,到時候妳們就會知道我說得很期待是什麼意思了。」
 
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在心靈輔導師的微笑帶領下,兩人帶著奇特的感覺跟著她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清潔、消毒,換上工作服,來到臨時安置區域的觀察室。
 
隔著厚重的強化玻璃觀察,體積異常龐大的巨獸讓人看的目瞪口呆。
 
這還只是隻幼獸而已,如果是成獸的體型是不可能在地球生活的,而你們的任務內容就是從現在開始到手術完波姆頓鯨幼獸康復後送回原本居住星球的這段期間,負責照顧這孩子和紀錄他的健康狀況。
 
-以上出自少女心靈輔導師的解釋。
 
好像是件重大的任務…有壓力了…阿籬和珊瑚不由得這麼想到。
 
「要注意餵食時間和食物的份量,要是太晚了或量太少波波會餓到發脾氣,早一點的話他會想跟妳玩,但是要小心別被掃進水裡,波波還不會控制力道…另外紀錄一定要詳細,不管多小的變化都要記下來,這會影響到手術的過程和結果,這點很重要!監督官也會注意這點,然後是……」輔導師滔滔不絕的講述重要事項,兩位少女聽得頭腦有些發昏發愣。
 
「那個…蓓妮菈醫生,這麼重要的事交給我們來做好嗎?我們從沒有過照顧外星生物的經驗…」而且剛才是說到監督官嗎?阿籬覺得壓力更大了。
 
「是,沒錯。」輔導師一臉笑得肯定︰「我相信妳們辦得到,而且會做的很好。」
 
「怎麼說?」
 
「先試著與波波相處看看,妳們就會知道結果如何了,走吧走吧!」推著兩個人,女孩將她們半推半就的帶出觀察室。
 
「去那?不會吧這麼快就要親身體驗?」珊瑚詫異,這程序會不會太快了!
 
「不會啦,要先見面才能留下好映像嘛,我相信波波會很開心有人陪他玩得!走吧,我帶妳們去跟他打招呼!」
 
玩?原來我們真正的任務是陪波波玩嗎?!
 
轉頭再撇見據說是幼獸暱稱為波波的龐然巨物,阿籬和珊瑚突然有點後悔了。
 
 
如果說這是水池,也未免太超過了。
 
站在庇護區廣大的腹地的一角,兩位少女真的覺得自己很瞄小,尤其是龐然巨物的幼獸甩出一道又一道的海浪,更是令人膽顫心驚。
 
但是這種心情又很快得被驚奇取代,看久了幼獸的動作就會真的感受到那只是個孩子,再進一步接觸後,更會為那稚氣的動作而打從底喜愛。
 
「波波!吃飯了喔~」餵食時間,在蓓妮菈醫生的指導下,兩人合作的放下專為波姆頓鯨幼獸研發的營養飼料,波波吞下一條條猶如水草般的合成食物吃得好不開心。
 
阿籬有感而發︰「看著波波吞下那些飼料,總覺得好像誰被吞下去一樣,感覺好微妙…」
 
珊瑚同感︰「是啊…想當年鬥了這麼久,現在看著他被吞進去,居然有點捨不得了…」
 
「唉~……」兩人一同嘆到,想當年啊…
 
「怎麼了?唉聲嘆氣的。」擔憂的走向兩位少女,蓓妮菈擔憂兩人是否過於疲憊,畢竟要應付體型龐大的波波,即使是玩樂也得耗費許多體力。
 
「不,沒事,我們只是想起一些事有感而發,感慨了一下。」阿籬如此回答。
 
「那就好,我還擔心妳們體力上無法應付呢。」安心的鬆了口氣,蓓妮菈又說到︰「但是你們的表現真的很好,我還沒見過能陪波波玩這麼久還有精神的人呢!」
 
那是當然的,我們以前的經歷絕對比陪波波玩更嚇人…轉世的巫女及除妖師同時想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