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少年犬夜叉的憂鬱

跪坐的巫女直視眼前的少年,這是她今天唯一的訪客。
 
面對眼前的少年,身上纏繞著不重不輕卻顯示絕對所有權的氣息,是個代理者。
 
雖然被選為代理者人,或多或少都會染上他們侍奉的對象的氣息以標明自己的所有權,但是都沒有那一位表明的這麼強烈,那位大人的佔有慾還真強大。
 
「先生,請告知你的姓名。」
 
面對一臉和善的美麗巫女,犬夜叉有些遲疑︰「犬夜叉…那個,有必要這樣做嗎?」我們不是都認識了?
 
「這是必要程序,請問你有什麼樣的困擾?」
 
少年一聽馬上伏在木質地板上,煩惱而痛苦的哽噎︰「我…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完全不了解他…每、每次他看我得眼神我都感覺像是在看笨蛋一樣…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可是、可是嗚喔喔喔喔~我覺得我們已經、已經-吸囌囌囌囌(吸鼻涕的聲音)…」
 
「犬夜叉?到底怎麼了?」巫女很驚訝,畢竟眼前的少年一直是樂觀開朗、講難聽點就是沒大腦的個性,怎麼就哭了?
 
哇啊問題嚴重了,才標準程序第一題就崩了,看來壓力積壓很久很大了。
 
奇怪,我看他們應該相處的很好啊怎麼會?
 
犬夜叉繼續哭訴︰「他總嫌我一直達不到他的要求,雖然沒有說出口可是我就是知道,可是他有沒有想過他的量有多大?!每次都搞得我腰酸背痛氣血不足!…而且他最近都不跟我要了,明明已經很努力滿足他了果然是嫌棄我沒用嗎…嗚嗚我們沒有未來了…」
 
少年已經呈龜縮狀態側躺失意,巫女則暗自解析內幕大爆料。
 
原來是個攻?!一副無三小路用的樣子我以為是個受,沒想到居然是個弱攻,而且還是奴隸型弱攻!
 
不過沒想到還有這種內情,房事不順果然是感情大敵…再多抖些內幕出來好了。
 
巫女轉移了少年的注意力︰「犬夜叉,告訴我你們之間相處的狀況,最好從頭到尾詳述一遍,我才能幫你解決你,和他之間的問題。」順便好心的遞了一盒面紙供他把臉擦乾淨。
 
接過面紙,少年不疑有他的將一切抖出來。
 
 
 
 
犬夜叉,一個高中畢業後,無法繼續上大學深造又苦於找不到出路,只好到處打工的衝動少年,因第48次與上司頂撞後被踢出去,只好無奈的在街上排回煩惱接下的生計時,恰好撿到一張廣告單,上面朱紅大字寫著急需徵人有緣者意洽,想著不如去碰個運氣的少年立即款起家當去應徵,卻忽略了廣告單那奇怪的內容和泥印。
 
 
 
「你脾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差耶…48次,簡直像在告示你的人格和未來的人生說。」
 
「閉嘴啦!一般人都會吐槽為什麼沒注意到實際內容吧?為什麼妳會注意這點啊我才不失敗!」
 
「是是是~你不失敗,繼續說吧。」巫女明顯很敷衍。
 
 
 
犬夜叉照著地址來到一處荒郊野外,並應驗了衝動之下行動應有的結果。
 
-他迷路了。
 
直到這時他才想起廣告詭異的說明,不的不說這實在是慢的有點蠢了。
 
看著已昏暗的天色,焦急的在荒林尋找出路,卻怎麼都找不到,就在他以為要野宿在外、甚至很有可能再也出不去直到曝屍荒野也沒人想起他時,遮擋視野的樹林中透出一絲絲的光芒。
 
抱持著一點希望,犬夜叉朝著光前進,看到了照亮他一生的光-
 
林中的一地空處,在月色照耀下,美麗而高貴的白色女神款款而至,純白的和服衣袖奇妙的飄揚著,純粹的金瞳中看的到自己的倒影。
 
狠狠抽了臉頰確定不是在做夢,眼前的美人確實存在,犬夜叉紅著臉向〝她〞打招呼。
 
此時的少年仍舊是個純情小處男,感覺真美好。(By巫女)
 
「美麗的小姐你好,請問──」
 
-此話一出造就了所謂人間悲劇
 
「嗚喔噗-!!」
 
大神一招天堂之門將少年狠狠灌在地面,白玉般的腿露出抬起一腳踩在其頭上宣佈-
 
-「我是男的,雜碎。」
 
冷靜而誘惑的音調,心中有什麼被打中難以言喻的抽搐,犬夜叉死活奮力轉頭瞄了一眼。
 
啊…絕對領域曝光了…
 
-在大神追加第二腳前少年這樣想到。
 
 
 
「噗哈哈哈初次映像就這麼失敗難怪後面悲劇了。」
 
「妳到底還要不要聽…」這女人真的是巫女嗎?
 
 
 
次日,等犬夜叉清醒,就被告知了兩項消息。
 
一是現在身處的地方就是廣告單上的應徵地點,雖然位置偏僻但又不是找不到可他怎麼會迷路?
 
其實只要乖乖跟當地居民問路人家就會很好心的帶路還附贈見面禮,怪就怪在少年沒聽完話就行動結果活該迷路遭天譴,好在他莫名其妙被錄取算是不幸中的安慰吧大概。
 
二是帶他回來的也就是絕對領域曝光被你爽到的那位大人是你要祀奉一生的神明,請好好保重吧。
 
「要是撐不下去,明年的今天我們會意思意思在你祭日上燒紙錢的,啊門。」
 
當時解釋的兩位巫女其中之一眼前的女性友人這麼說道。
 
-槓!你是巫女不是修女啊!!
 
少年華麗的吐錯槽了。
 
聽完犬夜叉想逃跑撞牆切腹等想法都有了,他的大好青春都要浪費在這個鬼地方?我不幹!
 
然而眼前女性友人的伴侶當時解釋的兩位巫女其中一這麼阻止︰「要是你敢找死,大人有把可起死回生的神器,夠讓你去地獄輪迴一遍再重生讓你死個夠。」
 
…槓,我萎了。
 
少年最終投降了。
 
 
在兩位巫女的解釋下,犬夜叉終於了解自己處於什麼狀況了。
 
那天灌了自己一招天堂之門的美人,殺生丸,是這座神社、也是這片廣泛土地的主人,擁有神明階級的強大犬妖。
 
而自己就是廣告單上所謂的有緣人,得成為〝犬神〞的代理者與當地的居民溝通。
 
當時的少年沒有想很多,只覺得這包吃包住、上有豔麗美人老闆享受、下有兩位美女做助手任意使喚,每天只要跟別人調解哈啦的工作-
 
重新架構心靈想法後,這種開後宮的生活簡直太讚啦-!!
 
 
 
「開後宮?沒想你居然有這種猥瑣的想法,我真是看錯你了!」居然敢打我的人的主意,是不想活了嗎!
 
巫女手中的茶杯由頂到底開了一條顯而易見的裂縫。
 
「…呃…只要是身心健全的男人都會這麼想啊應該…」
 
「身心健全?哼哼,你是嗎?!」不屑
 
「對不起我錯了。」五體投地



啊啊是的,這猥瑣的想法被一堆高至屋頂的古籍捲軸給打得煙消雲散。
 
要成為代理者,超級菜鳥犬夜叉要學習的一切只會更操沒有最操。
 
舉凡法術武術知識規局禮儀儀態氣質談吐服裝外表,這些統統在巫女的木劍教條皮鞭蠟燭手銬下全部打回重生點重練,美名其曰完美大改造。
 
馬的我去你的完美大改造!
 
慘無人道訓練之餘,少年又得知兩位巫女只是被請來幫忙調、啊不是訓練新任代理者的工作,因為犬神大人厭惡人群吵雜,所以整間神社只許一人存在,不想過勞死的話趕快製造式神出來幫忙吧。
 
眼前的友人當時這麼提醒到。
 
-不!這什麼後宮生活這根本是被禁閉調教的悲慘地獄!!
 
 
 
「乖乖…你知道就好。」拍肩
 
「…」少年不想說話了
 
「對了,前戲拖太久我們直接跳到你和你家大人相處的部份吧。」
 
「…不會很跳痛嗎?」
 
「不會啦~其實旁白也期待很久了只是插不了口。」
 
「我們有那種東西?」
 
「有啊其實他一直都在喔!」
 
「!!」
 
 
 
拼死撐過了調教式魔鬼訓練,二度重新架構想法的犬夜叉就在以為苦盡甘來終於可以開始獨享美人生活的時侯,眼前永久的上司一巴掌下去讓他差點去輪迴。
 
「雜碎,礙事。」高高在上的犬神大人以女王之姿傲慢離去,留下美麗的身影供人回味。
 
槓!我怎麼就忘了之前的警告,可是為什麼我居然有種心動的陶醉?
 
在懊惱與疑惑中少年被確定了有M傾向,毫不知情的他開始了一天代理者的工作。
 
但是在空曠孤獨而乏味的工作場所中呆久了是人都會生出所謂自我存在價值的疑問,尤其是當你上司是個面癱的時候,讀出那看人如看笨蛋的目光會更讓人火大!
 
-混帳殺生丸,只哼個幾聲誰知道你在想啥吱句話出來會死啊!
 
敢怒不敢言的少年在怒瞪那美麗身影後,默默的又回去做自己的事,打雜。
 
沒錯,就是打雜。
 
因地點實在荒涼(位於深山)當地居民又過於敬敬畏,只有重大節慶才會找上門,平時沒事幹的犬夜叉就被當成僕人使喚了而且還很合情合理。
 
要讓偉大的犬神大人去做這些雜事,豆腐渣腦如他也知道不可能,難怪之前的調…訓練內容包括了家務實踐了囧。
 
-馬的我是來應徵代理者不是保姆啊!
 
相當於一人住在若大神社的犬夜叉發洩過後,繼續乖乖洗衣服去。
 
實際上這作神社莫名其妙意外的先進,水電網路一應俱全,這讓他在一天疲憊下來還能上網滿足心中的寂寞,只是手機不之為啥一直不通和房子很大很難打掃乾淨,除了這些外其他的都很令人滿意。
 
只有殺生丸這生活白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家總電源開關在哪。
 
少年的碎念不只如此,殺生丸還很難養!
 
豈只是難養,是任何食物都入不了大少爺的眼!每次自己精心烹煮的食物端到眼前都被一句〝我對人類的食物沒興趣〞打回票,那你收信徒供品收假的啊?!!
 
唯有一次,看過殺生丸滿意的眼神,只有滿意而已,就讓自己樂的心開花。
 
然後下一秒,黑一邊的烤肉片啪的一聲黏上臉。
 
「焦掉了,笨蛋。」
 
混蛋,只是焦了一半另一半還能吃不准浪費食物!
 
 
 
「這麼說來…殺生丸其實喜歡肉吧?」
 
「喂妳對他的稱呼變囉…我哪知,我也做過其他肉類食物啊…就沒看他滿意過…嗚…」掩面泣訴
 
「好好不刺激你了!旁白繼續!」
 
 
 
清洗殺生丸的衣物,這也嚴重讓犬夜叉傷透腦筋。
 
要知道犬神大人穿得可都是昂貴高級的頂級絲織品.和服,一件件都是現代難得一見的逸品,又或者說古董?
 
總之要是哪裡髒了一下連自己看了都會心痛,可又不能直接丟進洗衣機裡攪,於是他徹夜尋找如何處理方法然後慢慢一件一件親自手洗等一切過程,這種事要是放在冬天幹一定特別痛苦。
 
偏偏大少爺挑剔得很,要是沒洗乾淨、那怕只殘留一丁點的味道,一定當面丟回去重洗。
 
-告非你最好要我一個人類聞得出來啥鬼氣味,那還不都是你的!
 
最後這件事丟給式神處理,是說式神比主人還細心這感覺還挺悲哀的?
 
 
 
「打岔一下,聞起來有香嗎?」美人的體香啊~啊好嚮往~
 
「?…當然香啊,和服曬乾後我還特地讓式神放香包蓋味道唉,那可是我特製的天然乾燥花香包喔!」少年很得意。
 
「…」這個笨蛋沒救咧,人家想要得其實是你親自手洗的味道啦(亂猜)!
 
「可是有時候香包放太久,殺生丸還會再丟給我洗一遍說是味道太濃,這就奇怪了我根本聞不出哪裡有差啊?」
 
「人家是犬神嘛…」不會吧真的被我猜中了?殺生丸好彆扭喔。
 
 
 
清洗衣物是一大挑戰,但相對和服的主人、殺生丸的沐浴時間就是一大福利了,嘿嘿嘿~(←旁白
 
神社腹地中有池天然的溫泉,理所當然地成為犬神大人專用的澡堂,除了平常的沐浴時間,殺生丸也喜歡不時的享受熱水帶來的放鬆暢快。
 
而犬夜叉則得準備好換洗的衣物,放好等殺生丸沐浴完換上。
 
不時的,少年能從未完全闔上的簾幕後,從中窺見…嫋嫋霧氣之間,那原本白皙被溫熱泉水滋潤的嫣紅肌膚、以及精緻面容上那陶醉的紅暈。
 
又或者是美人出浴時,因沾上水氣而顯得透明,晶瑩的水珠沿著曲線流入被包裹的若隱若現的身軀滑下…
 
-喔喔喔這份工作真是太棒啦等等別再我面前直接更衣啊!
 
每次都忘記從更衣室離開的少年被灌在土裡反省前,最後的一句話就是這句。
 
 
 
巫女鄙視的吐出一詞︰「活該!」
 
「可是我們現在已經進展到一起共浴咧…現在想想被灌已經是很久前的事了。」少年捧臉作幸福狀。
 
噗-(噴茶)!都到了這地步眼前這幸福的像懷春少女的傢伙真的是攻嗎?…可是一起共浴?喔喔我好羨慕我也想看美人出浴!
 
巫女決定再套更多私密內幕出來︰「那,你們一起共浴的時候,都採啥姿勢?」
 
「背…不對!這關你啥事!就一起泡澡還能做什麼!…然後、然後還有幫他梳毛之類的…」
 
「哈?」巫女明顯不相信對方的急忙否認,哪可能都已經一起共浴了還幹不出更深入的進度,可是…梳毛?
 
「嗯,」少年紅著臉點頭︰「殺生丸有時候會變回原來的樣子泡澡,所以我會跟著進去幫他舒開毛結和掉毛讓他泡的更舒服,只是這樣空間就有點擠了…」
 
巫女再鄙視,到這步田地我就不信你們幹不出下一步,你是男人的話就直接壓到給我上!
 
「其、其實也不是沒有…做啦…」超小聲反駁。
 
「你果然還是公的。」巫女拍肩安慰。
 
「可是他都嫌不滿意啊……」少年絕望。
 
巫女聽了也快落淚了。
 
-犬神大人,一個人類對上你還能成為弱攻就很不容易了,就別再挑了好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