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少年犬夜叉的憂鬱2

〝房事不幸福是感情的一大障礙。〞
 
默默記下這一條,巫女覺得再消沉下去事情就沒完沒了了,她家親愛的正等著自己給進度呢!
 
「那…還有別的嗎?」
 
「有!當然有!」
 
有人說過不在沉默中爆發,日後必自爆而亡!
 
少年爆發了小宇宙準備一吐為快!
 
「那個…旁白請容我打岔一下,那句沉默的啥啥啥應該不是這麼說得吧…?」覺得不太對勁的少年舉手發問。
 
閉嘴!給我繼續爆發你的小宇宙大爆內幕!!
 
「混帳不要連旁白都給我來亂!喔喔喔喔爆發吧我的小宇宙,奈落那個王八蛋~!!」翻桌
 
旁白果然敬業,這樣也能讓人繼續爆發接劇情!巫女持續紀錄中。
 
 
 
雖然這麼說很突兀,但是這種平淡的生活,讓苦慣了的犬夜叉覺得這也是一種幸福吧。
 
比起每天為了生計到處奔走還要看別人臉色的日子,深知自己個性急躁的少年也知道照這樣下去不行,但是沒有依靠的他也唯有努力生存下去。
 
相較之下,身為代理者的日子真的好的太多了。
 
-有著屬於自己的歸屬
 
現代化的神社超級讚!
 
-有穩定的工作
 
打雜居多,我不是僕人!
 
-有人會等自己
 
殺生丸總嫌他礙事然後自己又愛搞失蹤很難找,可是當除妖時遇上緊要關頭還是會出手幫忙的。
 
-那人會陪著自己而不是單獨寂寞的進食
 
說實在他也很懷疑食物的來源在哪?而且殺生丸到現還是很挑嘴,難養!
 
-不用再看別人的臭臉做事
 
其實還是有,可是只有對一人,而且美人即使臭臉也很賞心悅目!
 
有人說平淡就是幸福,這樣平淡伴隨拳打腳踢埋洞教訓的生活,對犬夜叉來說,真的是幸福的。
 
…當然一切還是以他熬的下去為前提。
 
 
 
「等一下,你不是要抱怨嗎?怎麼突然變成生活經歷的感想?奈落出來的太快了。」
 
「喊完後我突然冷靜下來了…而且一般而言都需要鋪梗一下吧?」
 
「是這樣嗎…那請繼續。」
 
 
 
幸福的生活充滿了許多抱怨,卻也無傷大雅,被徹底調教洗腦成功的犬夜叉依舊是在次次莫名的教訓後,滿口牢騷間雜髒話的繼續他代理褓…不對,是代理者的工作…
 
-告非我真的被徹底洗腦了!
 
於一天天氣晴朗的日子,曬完衣服後在長廊上小息,結果不小心掉下來撞到頭的少年突然醒悟到。
 
盯著自己洗的乾淨潔白的衣服,他難得的思考…為什麼自己會這麼任勞任怨的聽那個死傲嬌的話做事,這很不像自己的風格。
 
…對了傲嬌是指啥?還蠻適合殺生丸的。
 
雖然那兩個女人當初就說過了,這個代理者的工作說穿了根本就是照顧人的工作,前任的代理者…一隻據說長得像河童的生物,巫女們也說過只要是有緣人就可以擔任,可是少年總覺得是瞰犬神大人當時心情爽不爽來決定…總之那隻河童留下一整本洋洋灑灑字裡行間充滿崇拜的看顧心得…
 
…他很想知道那隻河童是不是因過勞而歸家,馬的再次聲明我不是來當褓姆啊!!
 
而後他又再次細想,難道只是因為這些事都屬於份內工作,所以他才會做的這麼賣力嗎?
 
屁,這不可能!
 
就算是他也不會這麼做!!
 
不可能只是這些原因,就讓他心甘情願的為那傢伙做事,即使那面攤總是一副高高在上高傲的不可一世、把自己耍的團團轉連吃個飯都挑三揀四超難伺候,害自己氣得七竅生煙卻又只能自己悶的內傷。
 
然而氣得吐血後,他又發現,無論怎樣的被刁難,他就是捨不得讓那個人苦。
 
不想他苦、不想讓他餓、更不想讓他有一點…那怕是那人自己也不知道的,寂寞的情緒。
 
也許這是有辱了那人,因為那個人是高貴的,自己或許只是多餘。
 
只是他就是想為那人好,所以才會在諸多刁難下,盡力的盡自己所能為那人做到的事。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百思不得的少年,就這麼呆坐到日下餘輝,直到在犬神大人命下、嚇得瑟瑟發抖的式神來傳達指令,他才慌忙的趕去做飯。
 
這個疑問就這麼被擱著,隨著平淡有要淡化的跡象。
 
而在某天的夜晚,卻又莫名的浮出。
 
他不記得那天是什麼重要的日子,也許是月的中旬吧,美麗的月圓的第十六個夜晚。
 
那天殺生丸心血來潮,起了賞月的興致。
 
他說︰「第十六個夜。」
 
所以他記的。
 
永遠記的那時,唇起的動作,流洩的音節,是那麼的動人。
 
殺生丸沒有特別的要求,就只是單純的賞月,但是少年還是準備了酒。
 
散著淡淡櫻香的清酒,為殺生丸所喜愛的佳釀。
 
他知道,所以就算殺生丸不曾說過,少年依舊準備好了,供人淺酌。
 
殺生丸輕執著酒杯,緩緩的品嚐,眼裡不知是對杯中物,還是對夜上銀輝的光輝。
 
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因為看不出眼中的焦距是在何處。
 
可是少年卻是欣喜的,因為沒有異樣,代表對方是滿意的。
 
在無聲的授權下,少年與之一起陪同,很安靜,直到眼前視線迷茫…才驚覺不知不覺自己喝多了。
 
意識依舊清楚,可是雙眼觀瞰的一切就是一片朦朧,連殺生丸都散著珍珠般的光暈…就像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白色光芒的高貴神祇向自己走來…
 
然後絕對領域曝光被自己爽到的高貴大神賞了自己兩腳!
 
-靠!
 
一頭撞上柱子的他這下全清醒了,這時他才發現,當時賞了他兩腳的大神現在居然閉起了雙眼…睡了?
 
真是太稀奇了!
 
然而稀奇歸稀奇,他還是得把妖送回臥室休息,就算不清楚妖怪會不會感冒,如果就把他丟在這裡,就會變成明年的今天是不是自己祭日的問題了。
 
或許是酒精影響,平常極為敏銳、說難聽點就是神經質的犬神大人,竟對自己的動作一點反應都沒有,太神奇了!
 
雙手將美人橫抱而起,體重意外的輕盈,果然是因為太過挑嘴的關係吧?
 
心裡模擬著任何強迫餵食的方法,少年發現懷中人的體溫其實很低,在這仲夏的夜晚顯得相當奇怪。
 
不知是否他天生如此?還是妖怪皆如此?
 
卻是生出一種心疼的情緒,摟緊了他,腳下步伐加快,進入了自己從未被允許久留的房間。
 
將美麗的妖怪放上柔軟的床褟,整理好他因為自己的關係而敞開的衣襟、掩蓋那讓人心動的鎖骨及以下部位,將被單蓋實,以手指梳順漂亮的銀絲,有點捨不得離開…
 
挑起一縷銀綢,上面有著跟主人一樣的冷香。
 
情不自禁的吻了那一縷銀綢,將要淡化的疑問此刻又浮現了。
 
為什麼自己會這種心情,這種捨不得而疼寵的感覺?
 
而且…我又是在做什麼?!
 
驚覺自己的失態,少年連忙的要起身離開,卻被一隻手緊緊拉住,似乎不滿熱源的消失,睡夢中的妖怪起身…
 
眼中瞳孔直視他了一會,接著將他往下扯,少年鼻間瞬間充滿了比方才更多的冷香中。
 
嗯…應該是在夢遊…
 
少年於驚恐後冷靜下了結論,低頭盯著胸前把自己當暖爐睡得舒爽的美人上司,由寬袖中露出、纖細雙臂環著腰死緊不放…
 
-天上的母親大人,我就這麼死了也毫無遺憾了…
 
被勒的近乎不能呼吸的少年,現在有一整晚的時間可以好好思索心中的疑問了。



「這次的感想好文藝,話說那之後有後續發展?」巫女眼中閃著無限期待的光芒。
 
然而少年的回答頗令人失望︰「呃…當時我失眠了一整晚。」
 
「就這樣?難道你真的什麼都沒做?」
 
「為什麼你這麼希望我做出什麼來啊?我是那種會趁人之危的人嗎?!」這女人到底是不是巫女啊?!!
 
巫女偏頭忽略不吱聲。
 
「不過在那次之後,殺生丸的確就經常把我當暖爐用了,說那算是侍寢的一部分,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
 
「侍寢!!」關鍵字讓巫女反應很大。
 
「才沒有妳想像的那麼美好!我所謂的侍寢只是幫他整理好床舖再被他一腳踢出房間!」現在才看穿友人本性的少年阻止了她的妄想。
 
「而且那傢伙有時候會睡得太過頭變回原型,有那麼幾次我真的以為我會在睡夢中回老家妳知不知道!清醒之前我都看到我老媽在向我揮手好恐怖啊!!」
 
「啊咧,這不就是典型的〝愛你愛到要你死〞嗎,很甜蜜不是嗎~♥」
 
你確定真的不是你幹了什麼才會讓他睡得太過頭變回原形的嗎~?
 
面對友人眼中明顯的懷疑和尾句附加的愛心,讓少年又不想說話了。
 
「好啦不鬧你了,那個奈落是怎麼回事,文藝這麼久了跟他有何關係?」想起還要跟自家親愛的交待進度,巫女繼續回歸正題。
 
可惜當事人正在腦脾氣中,算了反正不管他說不說故事還是會繼續下去,於是旁白逕自代勞了。
 
 
 
自那失眠的夜晚後,犬夜叉依舊處於疑惑未解的心情中,而且隨著被稱為侍寢一部分且隨時有死亡陰影壟罩的陪睡次數增加,有著越演越烈的趨勢。
 
-喔喔喔真的越演越烈啊啊殺生丸你睡就睡拜託不要亂動,擦到下面那一點會很不得了啊啊啊~!!
 
每天的夜晚少年總是極限的挑戰自己的意志力,努力抑制一切的衝動,及胸前亦發沈重的觸感。
 
-對,沒錯衝動是魔鬼!要是現在把死壓在自己身上的巨型白犬推開,我相信明年的此時此刻此分此秒就是紀念我的那瞬間!
 
M受少年總是在陪睡得隔天清醒後再次感受生命的美好與感謝,向他揮守的母親大人總覺得有愈來愈靠近他的趨勢,臉上溫柔慈祥的笑容讓他總是一身寒顫……這到底代表什麼意思?
 
即使如此,他依舊無法拒絕對方的任何一個舉動,在意著所有有關那美麗的妖怪的一切事物,尤其是夜晚陪睡得時刻。
隔著單薄的單衣,感受彼此體溫的交流平衡,互享彼此的氣息,鼻尖溢滿淡淡地冷香,引起心中種奇異的鼓動…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掛著黑眼圈一臉深沈的侍寢物膠著於那奇特的心情,蔚藍天氣好的讓人憂鬱,少年還是搞不懂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
 
難得的思考無解後,他又重新整理下對這難搞上司管吃管住管他穿得暖不暖等一系列,想拋開一切卻又辦不到,這種心情、這種感覺,簡直、簡直就像是──
 
-當媽的感覺啊啊啊!!
 
沒錯這就像是家事做的要死要活的操心老媽子做飯被不肖死小孩嫌的要死、結果把死小孩打得半死自己還得幫忙擦屁股善後那種糾結感覺啊啊啊!!!
 
點點頭少年肯定了自己做出的結論,點到一半又驚覺哪裡不妥。
 
靠腰真的是這樣嗎?!
 
天上的母親大人啊…兒子不肖…即將19歲的青春人生連個暗戀對象都沒有卻多個帶靶美人兒子出來、碰了就會死,人生最慘也不過如此而已,天上的母親大人聽到我的呼喚了嗎帶我走吧俺受不了了啊啊啊啊母親大人啊啊啊啊~~
 
「我說你很擋路,是不知道嗎?」
 
碰!
 
平穩無起伏的音調,不小心擋道的悲憤少年被美人上司一腳踢下長廊反省去。
 
佛說︰人生要甘願受啊~
 
 
 
碰!!
 
這次不是噴茶,巫女一頭撞向茶几,手中早有裂縫的茶杯應聲碎裂,清脆的聲響刺的人心慌慌。
 
瞬間全場無聲
 
半晌巫女才出聲︰「…為什麼結論會是當媽的感覺啊你腦子進水嗎?算了我什麼都不想說,你繼續…」
 
〝妳已經說出來了,而且妳這是要我怎麼繼續啊…〞
 
友人陰晦的表情讓犬夜叉說不出話來,實際上這種結論連旁白也很無言…這小子真是沒救了。
 
「那個嘛…」少覺得自己還是先解釋一下會比較好︰「我只是憑直覺做出結論,再說照我們的相處狀況來瞰,誰曉的殺生丸在想啥,他能乖乖吃飯我就很感動了好嗎。」
 
「真是你情我願的杯俱啊…原來不是你出問題而是兩個都有問題…」巫女扶額,這樣的諮詢調查還要做下去嗎?
 
殺生丸一整個就被你寵壞了,所以他怎麼要求你都照做還心甘情願……咦可是另一方面來說殺生丸其實也很容忍犬夜叉啊,要是換做其他人對殺生丸無禮早就作古哪還能像你這樣坐在這跟我對話……結果這兩隻根本是半斤八兩的笨情侶!
 
理清思緒後,巫女恢復狀態做出決定︰「所以說,你們是怎麼互相告白的?」
 
「唉?!怎麼又跳題了跳太快了吧?」少年表示很錯愕。
 
「我受不了了相信旁白也看不下去了,跳吧。」美好的初戀悸動居然以老媽子的憂鬱收場,要真是這樣乾脆分手算了。
 
「呃…是這樣嗎?」不知為何覺得自己該反省的少年尷尬的回憶告白時的情景。
 
回憶到最後乾脆盤起手做老頭子嘆氣狀︰「說起來,沒有奈落就沒有今天的我們,那傢伙應該到現在都還再氣得跳腳吧哼哼哼~」
 
喔拉~總算又扯到奈落先生身上追上進度了,不只巫女連旁白都表示感動(掏手絹)
 
「告非為毛旁白又出來亂啊混帳!」少年翻桌X2
 
 
 
繼上次得出心中(錯誤)的感覺後,少年時不時以很微妙的心態盯著自家上司瞰,看到最自己都會覺得…
 
馬衣嘎…這麼挑食的死小孩還能養得白白淨淨纖細苗條沉魚落雁賞心悅目,證明自己的手藝其實還算不錯!哪家的小孩能像自家這樣隨便穿衣服都好看的,沒有嘛~
 
有這漂亮的兒子相信每個做娘的都會很驕傲,難怪媽媽我、不對是本大爺會有種想讓他穿女裝的欲望了~尤其是每次熟睡時不小心露出來的那對耳朵、兩團毛茸茸的垂垂狗耳實在好萌好有愛呀啊啊~
 
數度重構心靈想法的少年除了將自我安慰的一面升級的相當高,還有等級數值驚人變態媽媽桑的危險狀態。
 
要不是因為那個人的到來,少年或許真的會走往這危險的不歸路上。
 
 
 
「真好…我也好想摸,耳朵是個萌點,立耳得很讚可是垂耳而也很棒!話說你真的有讓殺生丸穿過女裝嗎?」
 
「妳說呢?如果真的幹了我還會坐在這裡跟妳對話嗎?」
 
「嘖!」



那天依舊是陽光明媚曬死人的好天氣,在這好天氣下就該到戶外走走,秉著健康概念的家僕少年在批完衣物伸個懶腰後,然後晃到深山中……挖山藥。
 
不要問為什麼挖山藥,這就是所謂的奴性,證明了少年潛在無窮的M傾向。
 
「哼哼哼我就挖一個高級品看你還敢嫌不嫌我做的東西不好吃,拿這支山藥撐死你撐死你撐死你馬的這山藥怎麼那麼難挖啊混帳!」
 
在強迫投食計畫各方面受到重度打擊的少年死命的刨土開挖的高級品,接著得意的拖著戰利品回神社喜孜孜的準備邀功,然而一入神社就瞰到某個鬼鬼祟祟的傢伙帶著癡漢表情拿臉磨蹭眼熟的絨毛物體開出幸福小花,頭上一整團的海帶糾結的實在有夠礙眼。
 
是奈洛,平常沒少看過他做出各種蠢事,但是這麼蠢的狀況還是第一次。
 
一見來人,毫不在乎蠢樣被看透,反正他只要在殺生丸面前擺出最好的一面就可以了其他的小囉嘍他根本不放在眼裡,不愧是BOSS代表的奈洛擺出帥氣的POSS開口︰「呦,是你啊犬夜叉…哼哼哼哼哼哼…」
 
那一串哼哼哼可以填入各種挑臖台詞,平常聽了一定會跳腳的少年這次居然很冷靜的毫無反應,或者說應該是傻眼。
 
先生你倒底是來做什麼的…不是只有來耍三八的吧?
 
傻完眼他當下立即反應把戰利品山藥標竿擲出去正中對方,並伸手搶回被偷物品︰「死海帶你頭拿著我家殺生丸的毛毛想做啥,我才剛洗乾淨拿去晾乾你知不知道這毛毛有多難洗你知不知道啊!!」
 
誰知對方竟不肯還會去的拉拉扯扯︰「誰是海帶頭啊你這沒品粗眉小子,還有殺生丸怎麼可能是你的當然是我的所以這毛毛也是我的!」
 
語畢那顆飄滿海帶的海帶頭繼續厚顏無恥的蹭著毛毛蹭呀蹭的少年心裡直發毛。
 
「混帳不准用你的海帶去碰毛毛,這可是我花了三個小時用清水洗淨再花三個小時用心看顧讓太陽曬乾充滿自然香氣與溫度最後在花三個小時吹風恢復他自然蓬鬆的觸感與捲度的嘔心瀝血之作,你的海帶只會污染了毛毛的純淨與潔白!!」
 
自豪的髮型數度被污衊的奈洛也怒了︰「白痴這是頭髮不是海帶給我看清楚!這麼烏黑亮麗自然有形的捲度就算是海帶也是最高級的海帶!話說你是有多在意毛毛的捲度啊!」
 
「哈哈哈果然是海帶頭毛長得像海帶你這傢伙實在有夠悲哀的啦!你完全不懂毛毛蓬度的哲學就像我不懂毛毛之於殺生丸哪個才是正體一樣!!」
 
「澎你妹!你到底是在意殺生丸還是毛毛啊!!」
 
「法克我也搞不懂啊啊啊!!!」
 
「那就全給我去死!」爭吵中突然插入殺氣肆意的一句話。
 
〝啊,完了。〞
 
冰冷語氣令大腦本能的響起這句話,少年最後的記憶是眼前午覺被吵醒起床氣極度暴躁的大神上司又一招天堂之門後世界一片黑然後全清淨了,在這之前海帶頭則是被一腳踹飛 ,對此他的感想是…笨蛋殺生丸你又曝光了啦那不是只有我的專利嗎啊親愛的娘親又帶著笑容向自己招手了。 
 
清醒前母親大人一巴掌巴了下來,要自己趕快把該追的追到手,然後就莫名其妙的醒了…所以到底是要追什麼我不明白啊 …?
 
不過他現在很了解一件事,就是他討厭那顆海帶頭!不管是初次印象還是後來的感覺,少年完全知道自己厭惡那個傢伙,而且是發自內心毫不掩飾的看人不順眼!
 
尤其是這傢伙竟明目張膽的說要將殺生丸追到手,雖然這句一出口就被殺生丸殺成豬頭解氣,奈洛依舊是毫不氣餒的次次直著進神社飛著回家去,三不五時上演愛的大追殺(奈落單方面解釋)。
 
當然少年也就更討厭那死海帶了,總覺得對方不還好意…錯了是本來就不好意,而且還會搶走我的殺生丸…咦我怎麼會這麼想?
 
先丟下這個疑慮不管,他憤憤的瞪著酒窖的收藏品,這些都是居民貢獻給犬神大人的供品、理所當然都是高級品,還有百年釀製的陳年好酒,可是這些收藏居然要拿去給奈洛那傢伙享用,簡直浪費!
 
偏偏自家上司不像平常一樣反對,少年罵烈烈的選了幾種殺生丸喜歡的酒,還隨手帶走一瓶特調,哼哼哼死海帶頭我要玩死你!
 
懷著不良居心的少年帶著酒走回喝酒賞月的長廊,那本來是自己和殺生丸專用的賞月地點,現在居然被人佔領還取代了位置,少年真想拐到廚房往要給奈洛的酒裡再加點料…芥末辣椒蒜頭大蔥喔呵呵呵反正那傢伙喝的是烈酒分不出來的啦~
 
實際上什麼都沒做的少年回到長廊後,眼前的一幕讓他後悔為什麼沒真的動手了。
 
殺生丸,殺生丸他…那個一向冷漠的美人上司他竟然竟然-啊啊啊啊!!
 
少年指著兇手大罵︰「奈洛你這混帳,快放開我家殺生丸!居然敢趁我不在時偷吃豆腐,不要臉!」
 
「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抱著他,根本是他強抱我!救命俺的腰快斷啦!」奈洛死死強撐著殺生丸的肩,犬妖的的怪力緊勒著他的腰發出咯吱咯吱的聲聲作響!
 
「他要抱你你是不會拒絕啊,而且居然還灌醉人家趁人之危,下流!」
 
「你是哪來的高中女學生居然用那種暴嬌的語氣!再說他要抱我你擋的著嗎,誰知道殺生丸居然會喝醉啊呃啊啊~!」慘嚎。
 
「你小聲點是不知道宿醉的人聲音太大會頭痛嗎白目!」心疼殺生丸明天會宿醉頭痛的少年壓低聲音繼續罵︰「殺生丸號稱千杯不醉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說,你讓他喝了什麼?!!」
 
這位太太你哪位?東西都是你拿出來的啊!
 
奈洛艱難的抱怨後抖著手指出剛才殺生丸喝空的酒瓶堆︰「那、那瓶…嗚呃!」犬妖努力的蹭了一下,奈洛瞬間感到氣血胸悶。
 
隱忍不快少年喊出一句︰「殺生丸啊你怎麼能任他蹭你要蹭的對象不是我嗎等等我就來讓你蹭要等我啊!」後檢查起那堆空酒瓶,除小瓷瓶裝的清酒,還有幾瓶洋酒在內。
 
「這是…伏特加威士忌茅台高粱白乾?怎麼都是些烈酒?那些腦殘村民在想啥居然都送這種東西!!」不是只有進口酒才算高級品,給我去喝傳統日本酒啊你們這些死老百姓!
 
而後少年又想到一種可能,該不會殺生丸的千杯不醉根本只針對酒精度數低的清酒而已,那些酒精度數高的洋酒他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這麼想也沒錯,因為這些酒都是村民第一次貢獻殺生丸第一次喝啊!
 
少年正在抱頭吶喊時,一旁奈洛發出臨行的笑聲︰「啊哈哈哈~我好幸福…毛茸茸的啊哈哈哈~奇怪眼前怎麼一片黑呢啊哈哈哈~喔哈哈哈~噗喔…」殺生丸又一緊勒,奈洛嘴角冒出了一絲血沫。
 
「我毫無遺憾了…」
 
「奈洛!振作點你還不能死啊,要死出了神社再死!還有你不是都要死了嗎手快點給我放開不准摸毛毛!!」
 
「我怎可能這麼容易去死!因為我是奈洛!」奈洛僵直的雙眼瞬間變的炯炯有神。
 
拜託你趕快死一死好嗎?這關你是奈洛什麼關係…少年吐槽。
 
「嗯哼哼哼~我知道了!」奈洛瞪著少年,一開口滿嘴血泡︰「你是在嫉妒我對不對!一定是嫉度肯定是嫉度,因為殺生丸抱著我不放表明他是愛我的所以你嫉妒了,羨慕我吧哇哈-咯吱咯吱咯吱…」
 
「其實並不會。」少年突然冷靜下來︰「殺生丸也常把我當暖爐用喔,如果你腰筋不夠開真的會就這樣斷掉,你確定不需要我幫你拉開他?」
 
雪白妖怪的動作忽然一僵,卻無人注意到這微小的動作。
 
「不需要!」突然的事實讓奈洛無法接受,他相信殺生丸示愛他的,絕對不是僅僅暖爐的作用而已︰「你只是想拆散我們對吧!你這惡魔下流低級的傢伙~」
 
-海帶頭也喝醉了?!
 
少年忽然深感無力,我好累…
 
「聽到了嗎你這傢伙,殺生丸是我的所以毛毛也是我的,殺生丸矮 LOVE啾聽到了嗎!!」
 
「明明就是妖怪你哪來的破英文?你快放開他-!」少年衝上前阻止奈洛搖晃自家上司的舉動。
 
「吵死了!」
 
這麼一句話,他眼睜睜的瞰著本來貌似喝醉的上司一記天堂與地獄之門,奈洛由蜘蛛妖降級成土蜘蛛後再也起不來了。
 
「殺生丸?」輕輕扶著犬妖搖搖晃晃的身軀,呆滯的眼神似乎恢復了一點神智,一瞰到眼前的少年,殺生丸倒靠在他懷裡,嘴裡念著什麼聽不清楚。
 
「……」
 
「你說什麼?」
 
「還要喝…」
 
大驚!大少爺拜託你別再喝了,我怕你發酒瘋明天會宿醉頭痛!
 
「不准!」
 
「哼!」
 
連忙阻止大少爺的動作,少年冒死緊箍著纖細身軀,不讓他碰到酒瓶。
 
「放開…」聲音微弱,卻滿帶怒意,讓犬夜叉有了一絲膽怯,但並未放手。
 
「不、不不不行!如果真的要喝你只能喝這種的!」
 
「那個味道根本不夠…」推開平時最喜歡的清酒,殺生丸竟伸手向那瓶原本要給奈洛的烈酒。
 
「哇啊那瓶不准喝!喝了明天你會頭痛啦笨蛋!」情急之下居然責罵自己的上司,少年就算後悔也來不及的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怒火,可是還是不給殺生丸搆到酒。
 
「你…居然敢罵我…你這個…笨蛋…白痴…」
 
咦?
 
沒有想像中的衝擊,少年發現殺生丸的樣子很不對勁,低垂著頭,銀絲掩蓋住臉看不到表情,抓著襟前的手力道越發強勁。
 
「你…笨蛋…根本都不懂…完全不明白…你…」
 
「我?我怎麼樣?殺生丸你沒事吧?」聲音微弱的似乎有泣音,難道是酒精太強烈導致身體不舒服嗎?
 
「…我……嗚…」
 
「難道是想吐了?乖啦忍一下,我帶你去廁所…」少年很體貼的正要動作,沒想到這句話就像踩到殺生丸的尾毛一樣導致他的劇烈反應。
 
「你這笨蛋!根本都不懂,白痴又蠢又笨又沒──嗚…」
 
「哇啊啊殺生丸你冷靜啊你這樣好可怕!」音量忽然的升高又下降,犬夜叉慌忙抱住爆發到一半又軟下的殺生丸。
 
「…都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
 
「嗚哇-!」
 
纖指的利爪抵上脖頸,殺生丸將犬夜叉壓倒在地,顫抖的聲調有無限委屈。
 
「明明你就是個又蠢又笨的人類…為什麼…憑甚麼…不把我…」
 
-殺生丸…你想說什麼…
 
想這麼問,犬妖的脆弱讓他心痛,被壓迫的氣管卻讓犬夜叉說不出話,只能等待。
 
「虧我還…那麼…那麼…嗯~…」
 
「…那麼想要你,你憑甚麼拒絕!!!」
 
……
 
………什麼?
 
……………什麼?!!!!
 
-這就是傳說中的
 
-猛獸告白的一瞬間啊啊啊?!!!!!
 
 
 
「酒後亂性?」巫女試著做出結論。
 
「…好像是。」少年無可否認
 
「不要難過嘛,好歹你們也互表心意啦!這樣也好嘛,如果那天不喝酒的話我看到你死殺生丸都不會說出真心話然後孤單一輩子,你希望這樣嗎?」
 
「我是不希望…可是、可是我是攻啊!這樣被告白我攻方的尊嚴和立場何在?」
 
「你有那種東西嗎,從頭到尾你都沒有那種東西吧?」
 
「好過份…」掩面
 
「乖齁,誰叫你是弱攻,本來就沒有的東西就不要強求了…」摸頭安慰,巫女的話其實更傷人。
 
「這樣一點都不浪漫……就算沒談過戀愛我也是有對告白的憧憬的…沒想到現實居然是…我可是夢想在櫻花樹下對心儀的對象告白啊…」淚流。
 
所以說眼前這個充滿少女心的傢伙到底是誰啊?
 
「好啦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麼反應?告白時的反應可是會影響到後來的相處狀況喔。」
 
「居然說不重要…太過分了,居然蹂躪我脆弱的心…我的反應?我一整個搞不清楚狀況,然後我就被…妳確定妳想聽下去?」
 
「少廢話快說!」
 
「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