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少年犬夜叉的憂鬱3

啊啊啊啊這是怎麼回事?!告白嗎?這就是告白嗎?我被傳說中的猛獸告白了啊啊啊!!!
 
被告白的弱攻少年犬夜叉現在一片混亂,告白這是人生何等大事,沒談過戀愛甚至連暗戀對象都沒但是對於告白這等大事他可是有莫大憧憬,例如在三月櫻花飛舞下這樣那樣等等,所以我現在該怎麼反應啊?!
 
總、總之現對殺生丸最後一句話作反應,醉鬼通常都很不好惹︰「我我我我拒絕過你什麼?殺生丸你冷靜點…」
 
「居然敢否認,你好大膽子!」啪的一聲殺生丸一掌巴了過去,痛的犬夜叉歪了臉卻不敢還手,跟鬧酒瘋的人講道理一點屁用都沒。
 
「我說你有就是有!」
 
老大你發酒瘋就算了為啥語氣這麼像耍潑辣的任性小公主啊?危及的時刻少年還有閒情逸致抽空腦殘,殺生丸的爪子此刻就卡在脖子旁隨時可以掐死他。
 
「明明就不想做我的暖爐,居然還想避開我…你以為、你以為……去死!」
 
「啊啊啊你給我住手!」犬夜叉緊急架住銳利的爪子,兩人僵持不下的抖啊抖︰「我啥時說要避開你了你當時抱的是奈洛啊!」
 
「奈洛?」犬妖頓了一下,接著繼續︰「居然敢讓那傢伙趁虛而入,你給我去死!!」
 
「啊啊你這笨蛋明明就是你自己去抱他給我搞清楚啊混帳!」
 
「你又罵我!!」
 
「啊…這個…」現在犬夜叉只想拿把刀捅死自己,沒事又口快罵他幹啥,醉鬼都不講理的啊!
 
「你這混帳…居然聯合奈洛欺負我…」
 
喂喂喂我啥時欺負你了老大根本是你在欺負我吧?
 
「你們都欺負我…」
 
天啊拜託來個誰都好讓我爽快的死吧這傢伙不講理啦!
 
「為什麼不說話!」
 
我怎麼說話啦!手放開!
 
犬夜叉奮力一推,總算推開要掐往自己脖子的那雙手,抬頭卻看到殺生丸低垂著臉︰「呼…你這傢伙到底…不准哭!」
 
「去死!」殺生丸的確沒哭,方才只是在醞釀,又一巴掌把少年打得躺倒。
 
「混帳…」犬妖繼續發酒飆。
 
「你以為…我怎麼可能找你當暖爐…要不是你很好擺佈又很好睡…嗚嗯…」
 
這算是酒後吐真言嗎……上司酒醉失態的告白讓少年內心淚流滿面,我就這種用處…
 
「嗯…不對…」
 
喔,居然還懂得反省?
 
酒醉中的思考,混亂過後殺生丸終於決定自己要說什麼了,極具氣勢的一把抓起自己的代理者的領子提高︰「你以為我每次找你當暖爐來睡是為了什麼?我都說的這麼明白了,一個字說清楚,你到底要不要我?!!」
 
「喂喂喂這種事不能這麼衝動!」
 
「難道你想拒絕?」
 
「沒沒沒我只是認為這真的不能太衝動啦!!」
 
「快說,否則我剁了你!」
 
「哇啊啊這算什麼告白啊好啦我說要啦要啦拜託手不要往那地方去!!!」
 
承諾脫口而出後,犬夜叉才驚恐的發現,他好像把自己給賣了啊啊啊啊啊~……不過,好在是保住自己命根了……馬的我好想哭,就這樣答應人家了,一點都不浪滿…
 
可是,殺生丸他…居然笑了…
 
不是像平常一樣微微地冷笑,而是笑得非常開心,好像個孩子得到想要的東西後,那樣純淨而歡樂的笑容,讓自己的心也跟著一碰一跳的不能自己……好漂亮…
 
-如果對象是殺生丸的話,好像也不錯啊…
 
犬夜叉生出這心甘情願的想法,慢慢的靠近眼前笑得明媚的精緻容顏。
 
受酒精影響,臉頰韻染出醉人的酡紅,金色的眼瞳泛出迷離的霧氣,倒影中的自己越靠越進、愈放愈大,誘人的水潤櫻唇,也悄悄的拉短了距離,近的能聞到其中芳醇酒香。
 
然後…
 
殺生丸直接倒下,整個人放鬆的睡著了。
 
-艮這是怎樣?!
 
少年抱著妖怪一頭往後撞,哪有人在最浪漫的時刻居然拍拍屁股倒頭就睡的?啊啊混帳我對初戀告白的憧憬都被你破壞光了啦笨蛋殺生丸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抱著重新歸來的暖爐,似乎感到熱源的不安份,犬妖蹭啊蹭的調整位置,蹭的暖爐少年全身酥麻︰「嗚啊啊啊你這傢伙不要以為我會就這樣原諒你…嗚嗚殺生丸你這混蛋…可惡…好幸福的感覺…」
 
蹭到最後殺生丸依舊找不到舒服的位置,不滿的撐起身體跪坐,直到這時犬夜叉才發現,從被撲倒的那刻起他們一直都處於非常糟糕的姿勢!!
 
殺生丸他、他不只坐在自己身上還處在動一下都有感覺非常糟的位置上!加上剛才一系列的動作導致衣襟鬆脫,露出白嫩香肩甚至連腰帶都開了,雖然被長髮遮掩、可是白嫩嫩的胸部若隱若現的紅暈更加誘人啊啊啊啊──!!!
 
不行!冷靜!我要冷靜,一定要冷靜-
 
「好熱…」
 
殺生丸的一句話,打斷少年糾結的意志力,由抱著纖細身軀的手感受到,犬妖原本微涼的體溫居然攀升,讓他不適的掙扎…去脫少年的衣服。
 
「呃…哇啊啊啊殺生丸你在幹啥快住手!!」犬夜叉驚恐的迅速起身抓住對方皓腕制住他的動作,你這變態想做甚麼?!
 
「我很熱!」殺生丸很不滿。
 
「我知道所以你脫我的幹麼?要脫就脫你自己…不對你也不能脫!」
 
「都是因為你,看到你我就覺得熱,紅色,沒品…給我脫!」
 
「干我什麼事啦!根本就是你喝醉在發酒瘋吧笨蛋!」居然批我沒品,老子豁出去啦!
 
「誰叫你拿酒給我喝…一點都不過癮…」
 
「你、你這傢伙不要給我裝無辜!我才沒有覺得你很可愛啊混蛋!不就是你答應奈洛那混帳要喝酒我才拿出來的!!」雖然很生氣,可是為什麼這傢伙連皺個眉頭表情都這麼可愛,嗚、鼻血!
 
「所以你要負責。」
 
「我?我是要負責啥…喂你做什麼?!!」
 
抽掉精緻的腰帶瀟灑的隨手一拋,只剩單件和服掛在腰間,豔麗的色澤襯的白色妖怪的身軀更加誘惑。伸手將少年推導,延展的身體幾乎可窺衣下風光,趴在少年裸露的胸前,殺生丸在耳邊低吟︰「都是你害的,所以你要負責。」
 
「咦…啥…這…」這傢伙,不是酒後亂性了吧?重要時刻犬夜叉死命的當機了。
 
不滿身下人的毫無反應,殺生丸乾脆得直接吻下去,巴住犬夜叉的頭不讓他躲開,鮮紅的舌在少年口中不斷挑逗。
 
-嗚嗚嗚嗚我的初吻啊啊啊啊!!!
 
犬夜叉都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的悲喜交加,人生第一次的初吻就這樣被啃掉了!…可是很享受,殺生丸技巧出乎意料的好啊…
 
結束綿長的吻、緩緩的喘息,殺生丸還是很不滿少年的反應︰「難道是前戲不夠?」
 
昏昏沉沉的少年還沒從初吻的糾結中清醒,就感到下半身的火熱!
 
「嗚呃呃呃呃啊啊啊殺生丸啊!!! 」拜託不要蹭那裡會很不得了火熱的巨獸要甦醒了啊-!!!!
 
「怎麼?難道還是不夠?」難得自己這麼主動,殺生丸有點受傷的更加努力…好熱…
 
「不不不是這問題!」美人委屈的無辜讓自己充滿巨大罪惡感,可是這不是問題重點啊︰「你你你真的要嗎、不對,難道你要在、在在在這裡?!」
 
「看來是真的不夠。」
 
「哇啊啊你這傢伙聽我說啊不要動,好歹回房間去再說!」
 
「無所謂,這裡就行了…嗯…」
 
「喔喔喔居然蹭那裡、你不在意我很在意,啊啊我受不了了嗚妖怪都不介意這種事的嗎?!!」喔喔喔我的火熱巨獸已經不行了呀啊啊啊啊~~
 
「吵死了!」
 
殺生丸乾脆的直接封嘴了。



 
 
 
「……」
 
「……」
 
「你這傢伙…」
 
「……」少年很安靜,等著友人的結論。
 
「居然被人壓倒了算什麼男人啊你這弱攻!」巫女一拳擊倒少年,混帳我可是很期待你借酒發威吃掉殺生丸上演春宮秀啊!
 
「我…我…」少年飽受委屈的趴倒扶臉還翹著蓮花指,啜泣解釋︰「我也很想反攻啊…可是殺生丸的力氣很大啊…就算我壓了他還是照樣壓回來…」
 
「……」
 
「再說你都說了我是弱攻,我哪可能反駁他的女王氣場…奇怪那是指什麼?…你根本都不懂我這明明就是攻卻搞得像個M受一樣無處傾訴的小攻的心情嘛…嗚嗚嗚嗚嗚~」
 
對齁…巫女有點反省了,要一個弱攻去壓倒女王實在是太過分了點,不要從弱攻被壓成弱受就已經很不錯了,殺生丸為什麼你喜歡這種的?
 
「好吧這算我的錯,接下來呢?你們該不會就真的在那地方做下去了,室外PLAY?」
 
「好過份!」
 
「我本來就是,好啦不要推託快說。」
 
「過份…沒有,在最危急的時刻我抱著殺生丸衝回他房間去了。」
 
「真有毅力…對了奈洛呢?」
 
「你怎麼會想到他,真奇怪……啊,我突然想到,如果那傢伙一直都在的話,那不就被-?!!!」
 
「…至少看了一半了吧?」
 
「啊啊啊啊啊…」少年又掩面了。
 
「乖啦,至少最重要得部份他沒看到吧?應該沒吧啊哈哈哈哈…?」
 
「混帳殺生丸被他瞰光光啦馬的下次再見到他我要把他捅的不敢再出來見人!」少年小宇宙爆了。
 
「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其實奈洛不一定有瞰見吧,如果真的啥都沒瞰到你還去捅他人家真的還蠻無辜的?」再說挨了殺生丸的那一擊後奈洛真的醒的過來嗎?
 
「我不管,反正我想捅他已經想很久了!」
 
「我了解了。」巫女點頭同意,是說如果真的醒了,搞不好被迫在旁觀瞰的奈洛其實才是最可憐的吧?
 
「換個話題,你們持續多久?結束之後你們的對話是什麼?不要懷疑這種事也是會影響到後來的發展喔~」
 
「真的嗎?我怎麼覺得都是妳在打聽內幕消息…」
 
「才沒這種事,我可是在幫你喔~不要的話就算了。」
 
真的嗎?
 
少年還是很懷疑。
 
 
 
垂下的床紗,遮掩內裡一切的動作。
 
「快點,犬夜叉,我要你。」
 
「慢點,就這樣進去你會受傷的!」
 
「我要!」
 
「喂喂我都說你會受傷-!嗚喔喔好緊…」
 
「…嗯、痛!」
 
「你再掙扎會更痛…喔啊~好舒服…」
 
「混帳!好痛…嗯、嗯…」
 
「忍、忍一下啦…」
 
「…討厭…出去!」
 
「咦你確定?」
 
「出去!!……混帳誰讓你出去的不准動!痛啊啊嗯~給我出去!」
 
「一下要我出去又要我不准動你想怎樣啦!」
 
「討厭你給我進來!!!」
 
「啊我生氣了!」
 
「啊~嗯~犬夜叉你、你這混蛋…嗚嗯…頂、頂到裡面去了嗯嗯啊啊啊~」
 
兩個小時過後…
 
「我還要。」
 
「不會吧?我累了…」
 
「我還要…」
 
「不要給我裝可憐…你到底酒醒了沒?」
 
「……不知道…我要…」
 
「你根本沒醒吧?…拜託我真的累了。」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這是兩碼子事吧…別拿我跟妖怪的體力比…別以為我會上當!」
 
「那我自己來!」
 
「咦咦什麼?喔喔喔殺生丸你啥時坐上來的啊啊啊啊動得好激烈呃呃呃呃老子真的累了啊啊啊嗯嗯嗯好舒服呀啊啊啊啊~~」
 
之後差點精盡人亡的犬夜叉只記得…親愛的母上大人,你兒子我終於轉大人了啊~



「恭喜你轉大人了。」巫女拍肩。
 
「妳走開,一點誠意都沒有。」
 
「不要這樣嘛~結果你們做了多久?不是一整晚吧你有那體力嗎我很懷疑?」
 
「…我、我不知道啦!」少年惱羞成怒了。
 
「好好不知道就不就不知道。」反正肯定是一整晚哎呀呀年輕人體力真不錯?
 
 
 
隔天清醒,犬夜叉只覺得全身虛脫,頂著天花板望天無語…他是攻吧?是攻吧是攻的吧?
 
可是為什麼罪魁禍首卻睡得一臉滿足,明明殺生丸才是受卻一臉吃乾抹淨的攻樣…天理何在…
 
(被迫)征戰一整晚的弱攻少年脫力了,無力的環抱懷中美人,卻發現他早就轉醒,一雙金瞳不做表示的瞪著他瞰。
 
犬夜叉緊張了,殺生丸是在酒醉狀態下拉著自己下海、好吧還有點自願的成份…可是瞰現這狀況,該不會殺生丸不記得昨晚的事了吧?
 
妖都醒了…現在該怎麼解釋?直接把事發始末說出會直接被打死吧?…總之,先開個頭吧…
 
「那個…早、早安…噗喔-?!!!」語音未落,少年先迎來一記愛的招呼,應聲飛出床舖去。
 
早晨一記重力加速加持的超噸位直拳,包准思緒清新爽朗!
 
「去死,給我負責任!」
 
「喂啊啊哪有人醒來劈頭就是這句的一點情調都沒有!話說這不是你自己要求的結果嗎你到底記不記的昨天的事?!!」摀著種跟豬頭一樣的臉頰,犬夜叉覺得自己脆弱的玻璃少年心受到了莫大的傷害。
 
「有點映像…」帶著一點羞婻的臉紅,將少年拉回勢利範圍內,美麗的妖怪埋進少年的胸前(貌似)撒嬌到︰「所以你要對我負責,否則我跺爛你!」後半句重低音加持。
 
「……是。」這麼被威脅不答應也得答應了…算了,我認了。
 
「你不甘願?」聽出語氣的遲疑,殺生丸不悅的抬頭。
 
「唉?沒有!沒這回事!」
 
「囉唆,不准你逃!!」
 
少年這次真的栽了,一夜情果然要命。
 
 
 
「你這幸福的傢伙!」巫女一掌拍下去,拍得少年近乎內傷︰「一副被壓倒無三小路用的模樣居然還讓美人投懷送抱,看的我都嫉妒呀!!」
 
「妳是那來的老頭子啊…」背部隱隱作痛,少年痛的齜牙裂嘴︰「在那之後我差點精盡人亡……我身為攻的尊嚴到底…嗚~」悲從中來的掩面而泣。
 
「就說沒有的東西不要強求嘛…」懶得安慰的巫女喝茶︰「再說殺生丸主動不好嗎,要是他不動你想動都難,而且你都幾次精盡人亡了還能挺到現在,表明殺生丸調教有方…不對、是體質很好,衝著他很愛你這點高興點如何?」
 
「真是令人高興不起來…」
 
「囉唆啦!要是你真的想完全霸制壓倒殺生丸一次,灌倒他不就好了?」這是最快的方法。
 
「不,不可能!殺生丸這傢伙平常就很主動了醉了之後更主動完全是獸性大發!他根本是披著M皮得抖S!!」
 
「哇你這M型攻,平常都用什麼道具?」
 
「捆綁獸…不對干這啥事啊不要來亂!!」
 
嘖的一聲巫女表示可惜,差點就套出來了。
 
「…就是因為醉了才會大爆發,你想我連他醉了都敵不過,平常就更不可能了…第一次完全是個意外…」少年消沉的手指畫圈,似乎對每次的回憶感到絕望,眼神都不知死到哪去了。
 
「主動權完全在殺生丸手上啊…」真是哭不出來了,慘到哭不出來的境界了。
 
失意少年又說到︰「說到初夜…我又想到一件事,就是…奈洛…」
 
「奈洛?又干他何事了?」
 
「就…隔天當我去收拾酒瓶的時候,我發現他還在原來的位置上,只是從頭埋在土裡的狀態變成整個上半身種在地底…」
 
「…這…既然還種在土裡,那應該是什麼都沒看到吧…大概…」
 
「我也是這麼希望…因為是殺生丸先比我早離開,我都不知到是因為殺生丸看到奈洛還在神社內不爽,還是因為發現他偷窺才下毒手的…或說旁邊的土堆有挖掘過得痕跡…」
 
「……所以這才是你想捅他的最大主因?」
 
「沒錯!不管他有沒有瞰到得我都要把他捅到記不住自己祖宗十八代!!」
 
好吧,這算奈洛的錯好了…巫女遠目,不管你看到了啥,還在別人眼前惹人嫌就是你的錯囉奈醬~



中場休息,一個問的身心俱疲,一個被問的意志全消,不休息都不知道要做啥。
 
〝嗑吱嗑吱嗑吱嗑吱嗑吱嗑吱嗑吱嗑吱嗑吱嗑吱〞
 
〝吧嘰吧嘰吧嘰吧嘰吧嘰吧嘰吧嘰吧嘰吧嘰吧嘰〞
 
〝蝦嘰蝦嘰蝦嘰蝦嘰蝦嘰蝦嘰蝦嘰蝦嘰蝦嘰蝦嘰~〞
 
現場頓時只剩啃零食的響聲,嗯你說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迷之音,那是為了節目素質被消掉的旁白的部份,我們對待員工的福利很好滴~
 
啃完仙貝撥了顆橘子拆了一包餅乾和棉花糖又灌了一杯茶,巫女最後還是沒忍住疑問開口︰「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通,殺生丸為啥喜歡你這種的?」
 
「啥?喔燙燙燙-」沒來的及反應,少年被熱茶燙到了︰「為什麼這麼說??」
 
 
「先不談種族問題,再來講到錢也很傷感情PASS,你根本沒收入吧?」
 
「是…真的好傷感…」少年第一關就投降了。
 
「就外表來講,人家殺生丸天生麗質、人見人跪(?)做事前瞻後顧深思熟慮膽大心細神力高強威名遠播只是性個超級冷感了點看人不順眼就秒掉這點小瑕疵外,你這要啥沒啥除臉帥了點可是那道粗的不行的眉毛超級失敗的小鬼到底哪裡好了?好吧還可以追加很好騙跟好使喚這兩點啦,除此之外殺生丸到底是怎麼看上你的?」
 
「嗚…這…」
 
「還是說冰山美人內心其實都熱情如火一見鍾情這種事是真的?如果真是這樣我的憧憬可就完全破滅了,本姑娘可是期待哪天有個又高又帥個性完美的攻去壓倒殺生丸的說~這麼想想我都覺得可惜了,而且人家還家世條件優渥、有房有產…唉唉糟糕還是又談到金錢了好糟糕…」
 
「拜託…別再說了啊啊啊啊…」少年徹底被擊敗倒地不起,人家殺生丸真的一切條件都比自己好,這麼完美的殺生丸果然不是自己這一窮二白三蠢的混小子可以高攀的起的,當初、當初的初夜也是混亂進行式…所以說、很有可能殺生丸他、殺生丸他-!!
 
「喔喔喔喔我要去切腹、誰都不準阻擋我!切腹切腹!果然我不存在比較好!殺生丸我對不起你!我死了之後你就能找到絕對適合你對象了吧!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嫉妒也絕對不會詛咒他,只會安安靜靜的在一旁看著你和他不斷地扎稻草人啊啊啊啊!!!」
 
巫女大驚立即阻止少年暴走︰「槓我只是碎碎念你居然當真你是做了多少腦補到想去切腹啊?!還有那個稻草人和那個他是誰不會是奈落那笨蛋吧那傢伙絕對不可能啦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
 
 
聽到奈落這兩字,原本巴著門窗想往外跳得少年停頓了一下、以為他有聽進去的巫女鬆了口氣,沒想到他又繼續往外衝。
 
「奈落那混帳我死之前一定要先了結他-!」
 
遠方的奈醬真無辜BY旁白
 
死扯少年衣袖的巫女繼續阻止︰「哇啊啊啊這裡是二樓你跳下去頂多骨折絕對死不了想死去-呸不是啦你這笨蛋有沒聽到我剛才說的話?!」
 
「哇啊啊啊連你都詛咒我虧老子把你當朋友就這麼咒我死啊啊啊太過分了我果然還是去死一死比較好!不過死之前要先捅掉奈落誰讓他天天來阻礙我跟殺生丸甜蜜蜜,就算不成功我也巴光他頭毛帶到地獄天天戳稻草人詛咒和那個他倒楣一輩子!」
 
「怒喔喔喔喔所以說那個他到底是誰啊老娘說話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王八蛋-!!!!」
 
巫女也爆了小宇宙,一個猛抱後腰下墜技+翻桌,世界清淨了。
 
 
 
 
「所以說…你冷靜下來了沒?」巫女躺在室內涼椅上,撬著腿女王樣的問到。
 
場景轉到一樓,少年被罰半跪在撲滿石子路的人造庭院中,這比跪算盤洗衣板和電腦主機板還要更痛;雙手打直舉著兩桶裝滿石頭的鐵桶,這比被單純罰提水桶半蹲還要更折磨人。
 
此刻乖乖被罰的少年只有一句話形容
 
-出來混,總是要還;而當你惹火不該惹的對象時,把自己賠了吧…
 
「是…」
 
「很好,桶子可以放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