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喔,我的公主殿下! 2

結果到最後小人魚反而變成嚴重脫水… 保姆大叔深感嚴重受創的同時深深反省,明知道杰尼西斯酒醉狀態時毒舌功力會更上一層樓不只,何必跟他較真搞得人家嚴重脫水不說,現在他更擔心回去之後的處境,希望杰尼不記得這件事最好……等等我這什麼想法… 而同時另一邊的心之好友的處境也不怎麼好,酒醉的超齡兒童很難搞,而他背後的保鑣會更難搞! 所以佛陀現在最重要得是別讓耶穌出意外搞得那四大天使出場,於是在強制回房休息的路上,出現了許多神蹟和福音。 「哥哥好點了嗎?」 因為保姆大叔還在自我唾棄中所以換人抱,小人魚窩在純白帝王懷中點頭回應。 「喝水?」 尼路遞了水杯過去,已經確定過裡面就是純水而已。 「回去休息吧,哥哥。」 威斯抱著自家哥哥領著弟弟打算回房間休息,後面傳來以下對話。 「安吉爾,你不走嗎?」 「啊啊啊我怎麼能有這種想法…」 「不走…我就不管你囉?」 「…回去還有存活的機會嗎…」 「安吉爾…振作吧…」搭肩 「不…現在還是先交待一下後事吧,免得到時連個機會都沒有…」 「安吉爾,你振作點!」搖 「母親在上,孩兒不孝得先離你而去了…薩菲你也寫點什麼吧,紙筆給你。」遞 「安吉爾你快醒醒啊!」揍 最後英雄是怎麼強制喚醒友人的那不是重點,我們只要知道英雄難得有這麼崩潰得時候就夠了XD 而黑袍這邊 「鬧劇看完了,褚我們回去了!」帥氣的一個轉身,黑袍攬著小妖師的腰拂塵而去。 學長其實你看得很爽對吧尤其在人家凹了你大筆鉅款後現在絕對是想笑又為了形象而硬憋真是的要笑就笑啊現在又沒有外人我也不會鄙視你憋太久會內傷啊學長- 「褚,看來我之前說得你都沒再聽很想重新再教育是吧!」 不學長饒命啊-! 怎麼回房間的安吉爾不清楚,反正當他回神時人已經在飯店的房間內了。 並不是他擔心威斯會對杰尼西斯做什麼,而是擔心杰尼西斯興致一來威斯不反對尼路什麼 都贊成的狀態才是最糟糕的! 「哼!這種情況會往那種方向想的人才是最糟糕的吧。」純白帝王威斯,意外有著正直的一面。 那算我的錯…不過我想說得不是這個…保姆大叔有苦難言的鬱悶中。 「總而言之,先讓杰尼西斯去泡水吧。」難得良心體現,小人魚虛弱的模樣讓英雄有些不捨。 「…反正也到洗澡時間了,等杰尼補充水分後就帶他回來休息睡了吧…」 「那麼旅費…」 話沒說完,四把槍口全對準了英雄,安吉爾更是夾起眉頭質問︰「薩菲羅斯,你這是想害死他嗎?」 -脫水的狀態下你叫一隻人魚哭珍珠出來真的會出魚命! 我不過就是說說而已…於是鬱悶的前英雄被指派待在房間隨時Standby,錯失了與小人魚共浴的機會。 另一邊,溫泉區 「杰尼…你快滑下去了…」 「…沒差…熱水我也可以呼吸…」 -可是你再滑下去就會滑到很糟糕的位置啊-! 這就是身高差的情趣(茶)-BY旁白 就在保父忙著把(快)滑(往很糟糕的位置)下去的小人魚橋回懷中躺好的時候,心之好友跟他的同伴也一起來享受熱水。 「佛陀大人也來泡溫泉啊。」安吉爾微笑的問好,並把懷中人的浴巾包的更緊實一點,包全身。 「是阿,耶穌一直說想再泡一次,我想著乾脆就一起來(順便盯著他免得出事),否則其實我也…」 「我瞭解…」 -要不是這地方根本沒人會來誰想在這種四周充滿詭異石像的地方泡溫泉啊! 是的,這裡就是充滿小妖師驚恐回憶的羅馬風格溫泉區。 「對了,我在外邊看到安吉爾先生的同伴…」 「呃是那威斯跟尼路…請問他們-」沒對佛陀大人做出什麼糟糕的事吧?安吉爾相當慌張,要是那對兄弟對佛祖有任何不妥的行為,雖然不知道滅世魔王跟龍頭教祖哪個會贏但肯定會世界大亂! 「他們真是好人呢!」佛教教主的語氣充滿著愉快。 咦? 「其實這地方不是很好找,耶穌神智不清的狀況根本無法說清楚位置在哪裡,剛好遇到您同伴還很親切的幫我們帶路呢!」 神智不清根本是還沒有酒醒吧佛陀大人您就這樣把耶穌大人帶來泡水真的好嗎啊不對那對兄弟怎可能這麼親切還這麼好心帶路?! 「雖然語氣不太和善,不過真的是好人呢。」 騙人吧…安吉爾認為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而且誤很大。 是的大叔又真相了,實際上聖人雙人組其實已經在溫泉區入口晃很久了但就是不知道,恰巧遇見帶著啤酒要回去繼續泡熱水享受的兩人…因為哥哥又賴在那傢伙(安吉爾)那裡不想動所以變成威斯去拿(尼路是附帶),否則這種事通常都是好人大叔去做… 兩方人馬相遇原本可能會出事,因為魔王兄弟其實很不爽之前纏著哥哥說話的頹廢黑毛男(耶穌),偏偏所謂傻人有傻福耶穌因為喝醉所以心情很嗨而嗨過頭的反應就是到處散播福音淨化別人的身心這種有如天X寶寶的腦殘攻擊之下這對兄弟只能乖乖報出溫泉的位置,接著因同伴腦殘攻擊而誤認對方是好人的佛祖感謝兄弟兩幫助施予了祝福的加持唸頌了很久的經文,其威力遠於杰尼西斯LOVELISS的攻擊力之上。 「原來如此…」難怪…我還在想說怎麼拿個啤酒去那麼久…接著A大叔發現有些事情不太妙。 -等等,那對兄弟平時就很腦殘這下更腦殘了我這邊麻煩不就更大了! 「安吉爾…怎麼了?」杰尼西斯模模糊糊的問道,熱水外加酒精效用讓他此刻睏意十足。 「杰尼,要不回去休息吧…」安吉爾有些左右難為,不能把杰尼西斯單獨放在這裡,又擔心那對兄弟腦殘後下場更嚴重,再者如果出事把小人魚帶到現場後過會更不堪設想,更重要得是- 我這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啊連跟杰尼西斯兩人獨處甜蜜共浴的機會都不給我嗎嗎嗎嗎-? 是的這就是好人大叔打的主意,雖然理由看起來很令人唾棄但是請各位一定要體諒他,因為這段(甜蜜共浴的)時間就只有魔王兄弟出去又回來的這段頗短暫的時間而已,某方面來說其實佛陀大人延長美瞞了苦逼大叔的願望。 小人魚任性的搖頭,接著往安吉爾懷裡蹭︰「還要泡…不准你跑掉,這樣我沒的靠…」 保姆大叔心中樂的小花開滿天,縱然很想把那對兄弟忘掉不管,可是眼前的幸福更是需要長久經營,所以…他還是不能放著那對兄弟不管= = 安吉爾試著提出折衷方案,現在杰尼腦袋模糊應該很好哄(喂)︰「多加兩條毛巾給你墊?」 「不要。」 「五條?」 「哼!」 「十條?」 「……」 「哪…換人抱?」 「好!」 -可惡我這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啊啊啊!!! 被自己的提議重創的安吉爾失魂落魄的走向門口,但是他不知道他這麼一走,又觸發了莫非定律… -呦喝,旁白表示他有說過莫非定律這東西已經結束了嗎~? -竟然沒出事?? 安吉爾震驚的不可思議,就像他不相信沒出事是騙人的。 不過現實如此,恍若回憶往事45角望天的魔王兄弟,那飄在半空的白色霧體表明這兩個傢伙真的要升天啦連身影都模糊掉了! 「喂你們還活著嗎?!」 「…剛才看到橋的對面有人在招手…?」 「…我也看到了…」 「啊啊啊你們振作點千萬別過去啊踏半步都不可以!!」 「哼那種破得要死的爛橋誰要過去啊?」 「哥哥不去…我也不去…」 喔…所以我白擔心了…囧 此時跟著出現的心之好友打斷了安吉爾的憂鬱。 「安吉爾先生…哎呀兩位先生也在啊…」 「佛陀先生找我們有事?」 「是這樣的…說起來很抱歉,耶穌好像不小心弄哭杰尼西斯殿下,偏偏我又哄不了他…」 「咦又哭了?!」 「是的…本來還聊得好好的,兩人聊得很開心可是到了後來就…」 「啊!」X4 看來總算知道癥結點在哪裡了。 據傳聖子在精神亢奮的時候曾將某遊覽地區的地下泉變成葡萄口味的飲料再掀一波遊覽潮… 是的這又是個題外話,請相信作者絕對是在推廣(揍) 所以當親衛隊家屬衝入日後更名為染血地獄溫泉區後嚇的半死是可以遇見的事,誰都無法想像三個大男人高聲破音的場面尤其驚見小人魚面部朝下水母飄那一刻的驚恐值簡直破表(而被葡萄酒染紅的溫泉池中,耶穌以另一種藝術性側仰方式漂浮而過…) 「你怎麼會醉成這樣…?」 七手八腳的把小人魚打撈起來,誰知道杰尼西斯又在哭什麼的保父大叔正努力給他灌水,試圖訊問原因的同時魔王兄弟則試圖去找元兇算帳不過都被攔了下來,佛祖的念經威力就是強大的好人卡! 「嗚嗚嗚嗚對不起…安吉你不要生氣啦……」 小人魚哭得很兇,出水量比之前更多多到讓安吉爾很擔心在灌水完畢之前他會先乾掉。 「呃我沒有生氣…乖啦先喝水。」 「可是你的臉很兇!」 「我這叫成熟的外表!」 「嗚嗚嗚你果然在生氣!」 「哼,你本來就長了張老臉了辯解無用,別以為這架空的背景就可以讓你跳開原裝設定。」 「雖然作者設定上有想過讓你外表年齡降低,但考慮到個人特色所以就算了…」 你們這樣劇透可以嗎?…心死到一個境界的好人大叔決定不多做批評,專心的安慰哭泣的人魚。 似乎察覺安吉爾低落的內心世界,杰尼西斯決定安慰他一下︰「嗚嗯嗯放心安吉還是最帥的我最愛你了…所以不可以生氣喔啾咪~」 原來還有附加條件嗎不要以為裝可愛我會更好過可惡好可愛阿! …腦內世界這麼吶喊大叔還是掩不住被裝可愛的人魚戳中的萌點的感覺。 「嗚嗚嗚嗚安吉不喜歡嗎嗚阿阿阿~」 「沒沒沒我很喜歡我只是很想知道你怎麼會醉的這麼嚴重?」 「嗚嘶咕嗚真的嗎?那我照講你不可以生氣喔?」 「我保證,我不會生氣。」我更奇怪我是要氣什麼?我表情現在有很兇嗎? 是的大叔你的臉不兇只是很猙獰。-BY旁白 自動屏蔽幕後雜音,安吉爾開始哄小孩的大業︰「杰尼乖乖,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好嗎?還有我為什麼會對你生氣?」 「嗯嗯嗝…我也不知道水就變成酒了然後阿穌就飄走了我本來嗝-我本來想一起玩水母飄飄可是我又想到安吉會生氣所以才想要趕快起來嗝可是又滑下去起不來然後我又想到嗝、我嗝、嗝-嗚嗚阿阿阿嗝嗚嗚~啾嗶嚕吱(講不出來)~!」 「好好好不急我們慢慢來,杰尼乖你先停下來,然後慢慢的深呼吸,呼呼吸吸呼呼吸~吐氣~…好點了沒錯吧?」 顯然好很多的小人魚順氣後第一個想法是︰「嗝,安吉的方法好老套嗝。」 「喂剛才那是拉梅姿呼吸法嗎?」 「你教哥哥這個難道有什麼意圖嗎?」 又濾過很多不和諧之音保母大叔終於繼續了他的探尋作業,嘛~其實就剛才那串話也可以知道當時的事發過程。 原本很聊得很開心以導致遇到同好的聖子殿心情值嗨過頭引發神蹟將溫泉水全變葡萄酒,而當小殿下察覺時整條魚,啊不對,是整個人已經泡在發酵果汁中許久了,平時不會喝酒又被保護的死緊的人碰了不只一點而是全身毛細孔奮力品嚐酒精的結果會如何?當然是醉的完全一踏糊塗。醉的一塌糊塗的人會幹甚麼,當然是發酒瘋。 鑑於這點當然杰尼西斯的說明一定省略他幹了啥事包括海水倒灌捲起大浪引發海嘯海底漩渦等一系列災難事件,做出這一系列災難的行為可歸功於保姆大叔平時的教導有方。 是的杰尼西斯還記得自己一喝醉就會被安吉爾念然後被兇哭,為了理智僅存中的叛逆心〝安吉爾最討厭了好凶喔!〞所以很努力想爬上岸,偏偏醉得手腳發軟加上液體的反作用力,小人魚越往池邊去就離的越遠更討厭的是噴泉水流加重行動上的困難度,曾經有過好不容易碰到池壁又重複趴上岸滑下來趴上岸滑下來飄遠,這裡不得不說之前的一系列水災攪亂溫泉水流增加上岸困難度是小人魚自作孽不可活,ok這樣的下場大家都知道了就是之後以保母大叔為首衝進來看到的水母飄(力竭)狀態了。(順帶一提整個過程中耶穌什麼事都沒有,超齡兒童的好運牛逼的令人無法想像= =) 解釋完杰尼西斯也哭得更開了,一系列不得回報的努力全部變成委屈表示壓力很大︰「人家是無辜的我有乖乖聽你的話不碰發酵葡萄汁的我明明喜歡的就是蘋果汁可是跑不掉嘛-安吉?安…嗚啊啊啊安吉不要生氣拉!」 安吉爾承認他在釐清整個事見過程後是呆了那麼一會,杰尼既然你還有力氣卷大浪幹麼不乾脆把自己沖到岸上不就好了?大叔是這麼想的可他沒料到一小段的沉默被誤解得很嚴重。 大叔啊就叫你都一張老臉了還裝什麼嚴肅現在嚇到人了吧by挖鼻孔的旁白(彈 旁白這樣沒形象可以嗎?因為保姆大叔正在忙著搶救兩人關係所以這次吐曹是差點被遺忘的魔王兄弟負責。 「呃啊啊杰尼你冷靜事情沒那麼重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不用哭!」 「嗚啊啊你果然在生氣對不起啦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旅費哭不出來珍珠真的出不來嘛嗚咩咩咩咩~嗚~!」 不知道小人魚後半段的話有心還是無心的,反正…就是讓幾個心懷不軌的親衛隊成員非常的-心虛。 是的,心虛,非常強調,心虛。 入住貴的要死坑錢豪華飯店後其實這群超貧瘠的旅行團居然忘了現實處境,玩的玩享受的享受就是沒人想到去補充旅費(遇到機會又面臨抉擇也是原因之一== )真正有危機意識的搞不好就只有當中的未成年者煩惱旅費以及還債問題,這群大人真的很沒用,如此評價的是之後耳聞的人魚女皇,她的決定導致這群吃貨有好一段時間體驗冗長的〝嗶──〞。 「其實你不必這樣阿杰尼…之前你不是才凹了冰炎殿下鉅款得賠償金額嗎?」 「安吉大笨蛋啦那種東西沒辦法馬上付現現在我們就跟拿了張還沒簽名的支票一樣沒錢啦!」 「呃,哥哥…就不能先兌現一部分出來嗎?」 「一次金額有限,根本來不及共你們吃用嗚咪咪咪這樣珍珠居然也出不來……」 你到底跟跟人家凹了多少阿不對你真的當我們是吃貨了居然用這種方式催珍珠出來等等這種事難道讓你很傷心?!……這次吐槽點太多,所以重點完全不知到在哪。 「哥哥不要哭…其實花最多的絕對是魷魚星人的毛髮護理費用…」 「嗚嗯嗯嗯我知道每次他的報費都最高看得我都想吐血了哭哭哭哭哭…」 「哥哥?!真的嗎會吐血是真的嗎如果花枝敢讓你吐血我絕對會捅爆他的菊花!!」 「嗚果然還是尼路最好了可是你也被姊姊帶壞了嗚嗚嗚姊姊……人不在嗚囌囌囌…」 「哥哥對不起…這個辦不到…」 絕對不准辦到! 保姆大叔和純白帝王內心咆哮到,尼路真的被那女人帶壞了啊! 最後,珍珠到底哭出來了沒有?答案是…有的。 …而且得來的方式極其慘烈。 有人還記得那匹該死的色馬嗎? 就是那個破壞獨角獸純潔美好印象的變態式青,是的自晚餐結束後他就被人遺忘在餐廳理了,而黑袍和小妖師的房門深鎖,這代表了他今夜只能可憐的睡在冷冰冰的走廊大理石上了,不過所有人都決定這是他活該所以無所謂。 但是變態之所以是變態就是因為變態從來沒有放棄過!變態的字典從來就沒有放棄和自重,下限恥度和自尊也沒有! 所以式青決定去騷擾人魚小美人,他不管施加在身上的咒語如何影響,偷偷溜進更衣室裡偷襲…明明親衛隊就在外頭他居然偷襲成功了?…再次應證人魚女皇的評論,這群大人真的很沒用! 『嗚啊啊啊啊啊噫噫噫呀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啪咑啪咑叩叩叩叩叩叩- 以上慘叫代表了整個過程,式青偷襲色馬飛撲成功了的同時也受到咒術的懲罰被電成電火球,慘的是人魚屬水系種族最怕的就是雷而杰尼西斯很不幸的被掃到了,就算只掃到了一小截電花,記住了路地上的人魚是很脆弱的= = 「杰尼振作點!你沒事吧?!!」安吉爾緊張的檢視杰尼西斯有無任何大礙,癱軟在懷中的小人魚一付快散架的模樣,身後的背景是被魔王兄弟慘虐的色馬慘叫。 「…嗚…痛痛痛痛…嗚…」啪咑叩囉叩叩叩- 「乖乖乖我知道真的很痛,不哭不哭喔…」 「變態…好討厭…被電到了嗚嗚嗚~…」啪咑叩囉叩叩叩叩叩叩- 圓形物體不斷地撞擊地面,人魚的淚腺在大受打擊之後完全停不下來,飽受過度驚嚇與受創讓杰尼西斯更加虛弱,安吉爾急忙的帶他回房休息,路過已經被魔王兄弟虐成馬賽克狀的馬賽克時,他還是沒忍住踹了一腳,擋路! 「喔啊啊啊…我不過就飛噗成功而已小美人的纖腰翹臀和滑嫩嫩的大腿真是令人懷念了嗚喔小美人你要走了我們夢中再會喔啊啊啊噗咳!」 「哇啊啊啊啊不要啦啊啊啊-!」啪咑啪咑叩囉叩囉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垃圾給我去死啊!!」 這次安吉爾真的沒找任何藉口,聯合魔王兄弟把色馬砸成了廢渣渣。 「為什麼數量這麼多…?」 「一言難近,拜託別問了。」 被命令Standby之後就被遺忘的英雄等同無用,混亂的一晚就這麼過了。 對了別問英雄有沒有洗澡,飯店客房裡不可能沒有浴室! 隔天上午,黑袍與小妖師的房門就被敲開了。 「米納斯阿姨…嗚…」 「小殿下…」 褚冥漾真心表示他完全沒搞懂自家幻武和人魚殿下進行了何種交流,不對他似乎可以瞭解,一陣眼神深情對望後接著米納斯的表現就像自家小孩被欺負的凶悍大媽一樣= = 「米納斯妳冷靜點!」 「主人請不要阻止我,我饒不了那匹死色馬!!」 我根本沒想要妳住手啊米納斯我只是想提醒妳要做就做的乾淨點別留下痕跡否則被發現會很麻煩唉。 「褚!」 呃被發現了…被警告的小妖師心中很快的閃過嘖的一聲直接轉口︰「米納斯冷靜點我知道妳很不爽不過死色馬都被歐成那樣了妳繼續動手我想也沒有什麼成就感就先把他放在那邊腐爛反正來日方長君子報仇十年也不晚!」 米納斯顯然把這番話聽進去了,動作停格了一下就回到往常的優雅狀態︰「主人說得是。」 然後呢,她不是回到幻武大豆的模式,而是擺動長長蛇尾繞到小殿下身邊去,儼然想近一位親切阿姨的角色關心呵護小人魚。 好吧雖然這也是安吉爾先生一夥人一大早敲開房門的原因,同是水屬性的米納斯待在杰尼西斯身邊有助於他的傷勢恢復,不過理性瞭解不代表感性接受,他就是有種被拋棄的感覺…這年頭做主人的都不值錢了是吧? 〝主人您不用想太多,只是這個時候小殿下更重要,乖乖等著待會我會自己回去。〞 龍神貴族使用的是與身份相符的吩咐寵物的語氣,米納斯妳這樣更傷人啊…T T 放下哀弔自我定位的小妖師,他的黑袍學長已經開始幫手中的物品估價了。 「沒想到數量這麼多…」轉動著指間的珍珠,純白圓潤的色澤劃過表面,只是上面帶著的氣息讓半妖精些微的皺眉。 「這就是想請冰炎殿下幫忙的部份,你也看到了,但我們這邊並沒有擅長這方面的人選。」安吉爾眼神往己方人馬一瞄,全都是善戰派現在想想還真得很不方便。 「我瞭解了,我會接下這請託。」說著冰炎把珍珠放回裝著其餘珍珠的皮帶裡,而他前方的矮桌上還放著兩袋裝著同樣內容物的皮袋。 「那就拜託了。」 黑袍點點頭當作回應,起身走到客廳空地處,掏出一顆水晶立於地面上,立刻自行出現一個魔法陣,魔法陣周圍安放了一圈的水晶,讓整個房間充滿了亮藍的光芒,水晶像是有意識一樣浮起,以中心環繞成一道旋渦,處在中心的水晶依舊伏在地面,周圍散著深藍的光。 接著他拎起了三袋皮袋,將裡頭的珍珠全灑入魔法陣上,本應該掉下去的珍珠全數像被吸引一樣飛上水晶形成的軌道的最頂端,巡著水晶軌道環繞由高處開始旋轉,一道一道霧白的的光拖著閃亮的尾巴奔跑交織出一道美麗的光軌,最後一顆一顆的落在中心水晶周圍,深藍的光圈像一層屏障將珍珠全集合在一起。 「這樣就可以了。」將珍珠重新分裝好交到安吉爾手上,冰炎將水晶全部收好,那些水晶在儀式結束後全都落回了地面。 啊有些水晶都變暗了,小妖師有些心痛,水晶變暗表示不再具有功用,而且學長帶的還都是高級貨,就是那種質好量好肯定要花掉自己大半薪水買了還捨不得用的奢侈品歹勢我就是個貧民有錢也不敢買,到底做了什麼這些堪稱奢侈品的高級水晶居然會壞掉?難道是過期了不會吧? 〝啪!〞 喔這一巴掌還真令人懷念,距離上一掌少說隔了好幾個段落了吧…咦等等會懷念種事的自己怎麼想都好可悲唉?! 「褚,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少給我腦殘嗎?」 嘖愛聽又愛念,既然不想聽就不要聽咩… 「褚!」 「這小子真的沒問題嗎?」 戳戳被巴在大理石地面的小妖師,杰尼西斯真的很懷疑這衰小的傢伙就是名遐聞耳的妖師一族? 「放心吧小殿下,打是情罵是愛,這只是冰炎殿下與主人之間的情趣所在。」 「這論調我在姊姊那也聽過說…」 「這叫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人家開心就好我們管不著的。」 「唔,姊夫皮厚肉粗應該死不了,嗯很好不干我的事了!」 「是的,他們幸福就好。」 -屁啦,米納斯拜託妳不要教壞小孩啊! 此翻對話讓即使身為主人也忍不住吐槽,更糟的是杰尼西斯殿下非常認同,那邊那幾個監護人快點吧他帶走吧! 「主人請別誤會,」米納斯對此相當真誠深切以對︰「這是我根據(YY各性向配對適性)多年經驗並在您與冰炎殿下的互動過程得到的真實結論,以此數據見證我堅信你們兩位到最後絕對能修成正果!」 米納斯你的腦袋是被夾到了吧絕對是被夾到了不要以為我沒看到括號裡的字,還有不要給我轉移話題! 「唉這麼說你們現在也差不多了嘛…」似乎聽到啥關鍵字,杰尼西斯也歡快的表示︰「待會我送你顆珍珠好了當作謝禮,送禮自用兩相宜喔別人跪在地上求我我還不想給咧!」 這種廣告台詞是怎麼回事?明明就是珍貴的不得了的東西被這麼一說完全掉價了…囧 「呃…說到珍珠…請問剛才是怎麼回事?」雖然很清楚剛才學長是在進行淨化儀式,但是為什麼要著麼做? 「嘖,不就是那匹死色馬害得!」 我完全不想知道式青幹了什麼事即使現在馬屍被吊掛在飯店大廳示重也無法消解恨意,照剛才杰尼西斯那一聲嘖的趨勢大有再來回多虐幾趟的意思。 「哼,要不是那批色馬現在珍珠就可以直接拿去競價了,錯過這次就要再等一天還有委託費用,人家好不容易凹到的旅費又要還回去了…」 呃我好像聽不得了得內幕了,學長你似乎把被凹走得賠償費賺回來了耶…所以說道底是怎麼回事? 「咦,你真的不知道人魚的珍珠的事?」停下惆悵的表情,杰尼西斯似乎對我不知道關於珍珠的事感到吃驚,這很有名嗎? 「他關於這個世界的事知道的還不夠多。」很顯然一直在偷聽對話的學長出面幫我解危。 「難怪一臉衰小臉。」 -對不起齁我就是個路人臉啦!(怒 接下來講到方才黑袍進行淨化儀式的原因上,在此之前提到過關於人魚的珍珠有幾下特點- 人魚的眼淚可以化成珍珠,據說可安撫人心淨化瘴氣去除厄運保人平安磨成粉可養顏美容青春永駐顏年益壽(?)真是送禮自用倆相宜(炸),情緒越激動珍珠的質地就越優良,重點還不是一哭就有,物以稀為貴於是在拍賣上單是半顆珍珠就能喊價到上億天價了,完整一顆還得了?! 以上是複製貼上的重點段落,下面追加知識補充。 唉?這跟淨化儀式有什麼關聯嗎?小妖師表示不解,既然以上舉例代表珍珠的諸多好處,進行淨化就有很大的衝突了。 「人魚產生的珍珠性質跟當時的情緒有很大的關聯,情緒越激動質量越好就代表著帶來的作用越大,因此一顆珍珠是重寶或是詛咒完全端看人魚是為了正面或是負面的情緒哭泣。但這些作用可以在經過儀式祈禱後改變性質甚至比原先性質的威力更強,因此經過祈福的珍珠在市面上非常搶手。」 原來如此,難怪有些傳說人魚的珍珠很珍貴,可是也有些指稱這些珍珠會帶來災厄…咦啊難道剛才的儀式是為了?! 「的確如此,杰尼西斯殿下的珍珠確實是在負面情緒下產生,所以請主人到時候不要阻攔我。」 看來米納斯真的氣瘋了色馬你活該,不過這些數量未免太多了吧,不是說哭了不見得有那這三袋的成果是怎回事? 「這似乎跟體質有關,小殿下是屬於情緒一激動就有的類型,順帶一題也有想哭就有的人魚,但這樣的珍珠質量就不怎麼好了,據說那條人魚現在很有錢還創立了一個珍寶鑑識協會幫他們一族賺錢。」 我完全不想知道這種八卦啊米納斯…對了據說還有紅珍珠黑珍珠這種顏色特別的有什麼功用嗎? 「哪有什麼特別公用?」小殿下似乎對種是迷思不是很爽︰「招來厄運本來就是他們腦殘明知道有問題還拿來用結果用爽有效也是貶用不爽還燒到自己更是貶,最後想說回收不要浪費還敢要賠償費,王八蛋那些東西都是被偷走的我還想跟群腦殘收使用費啊!」 咦所以重點是收費問題嗎?不過也是啦好不容易生出來的東西還要被灌上壞名聲誰都會不爽,啊難道那隻有錢的人魚根本是bug般得存在? 「可能喔?不過拜他所賜人魚在陸地上有了經濟發展和人脈交際(雖然沒人知道他是人魚啦)而且很多遺失的珍珠都收回來了,最近聽說又經手了一批不錯的珍寶我蠻想去看看的。」 這樣大暴族中秘辛可以嗎?所以那個紅珍珠黑珍珠的問題可以回答一下嗎據說好像還有其他顏色的? 「那個喔…」發洩過後杰尼西斯似乎口氣比較好了,當然這不排除他又發現一個可共消遣對象所以心情轉好︰「的確曾經有過不詳的黑珍珠和帶來血災的紅珍珠這種東西,可是就像之前說得這東西本來就比較容易在負面情緒下出現啊,又剛好第一任持有者沒淨化過就給他用了很不幸的也死了然後又轉手結果事情越滾越大。」 「他們當初是怎麼得到珍珠的?」 「哼搶走珍珠的兩個白痴還是有袍級的咧,一個用拐騙灌醉另一個直接恐嚇,這樣得到的東西怎麼會好?所以拿黑珍珠的死了之後殃及一大堆人而紅珍珠那邊差點連珠九族,到最後回到我們手上的時候已經嚴重到直接銷毀了,嘖很可惜唉要是第一時間就處理好那些珍珠會是很棒的珍品哼要知道人魚製造珍珠可是很耗時間跟體力和精力的…至於顏色,就只是巧合而已。」 唉是這樣喔,看來某些故事說不同顏色的珍珠有不同的功效是騙人的。 「嗯,就只是剛好是黑色被拿來作亂所以誤傳了,我還看過有金色銀色粉色的呢,這就跟飲食有關了,吃多啥色素就會是那顏色。」 囧…所以說如果當一隻人魚水草吃太多的攝取過多綠色素時… 沒錯他會哭綠珍珠出來,那種的還挺常見的-小殿下點頭應証了這項理論。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