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喔,我的公主殿下! 3

事後小妖師確實得到了一份大禮,恭恭敬敬的捧過只有一小顆市價尾數卻超過十個零,據說這只是估價實際拍賣會更多而他的學長硬是收到比自己多三倍的數量,媽媽啊收錢收的心驚膽戰一點都不好過我好怕弄不見啊T T 「少在那邊哭窮別忘了你出任務的戶頭裡賺了多少,怕搞丟就交給米納斯保管,人魚的珍珠跟她的兼容性很高。」 似乎真的是把丟出去的賠償金給賺回來了所以黑袍心情很好的沒往他的學弟後腦門一巴,小妖師把珍珠交給米納斯保管,老頭公手環上的珍珠數量變成了兩顆…同樣收到贈禮的龍神貴族顯的非常開心,藍色幻武大豆的光芒比平常還要閃上好幾倍。 然後就是等拍賣結果,再然後就是不知道是誰提議的去參觀拍賣會,這搭錯線的提議居然全體通過於是真的全數正裝出席了拍賣會還很招搖的待在貴賓樓層喝茶嗑瓜子順便哄抬價物。 「不把價錢抬到十位數以上怎麼對得起自己!」珍珠所有者是這麼信誓旦旦兼不甘心,然後腳步虛浮的轉身去變裝。 對啦他們現在正在服飾店裡添購行頭,原本就有的因為太明顯太招搖所以PASS掉而沒有帶的太有錢沒處花就是他們在這裡的原因,拍賣會是等下的事(喂 拉拉據說一套要上萬的套裝,小妖師發現他的學長除了改變髮色外就只穿了件跟袍級大衣沒兩樣的黑長袍;據說是傳說中英雄的薩菲羅斯選擇一套軍式黑皮大衣但顯然閃亮許多肩上的雕花盔甲更加刺眼︰安吉爾則是一件簡單深色裏袍加外罩就過關,頭髮打算等下給他家小殿下處理。 「我也要…」 「乖乖排隊吧杰尼西斯正在處理他弟弟的部份。」根本就不管友人如何怨念的哀求,安吉爾抓起店裡的雜誌就坐在一旁等著杰尼西斯玩他弟玩到盡興,照這速度下去等他的部份結束後完全輪不到薩菲羅斯就到出發的時間了吧喔耶。 -這位大叔你又黑了(指) 體會不到自家護衛的黑心思,小殿下已經整裝完畢。 髮色由人魚閃耀藍色光輝的銀色轉變成火妖精的緋紅、由精巧的髮飾豎著髮辮,細頸上的銀項環墜著一顆與瞳色相輝的冰藍色淚滴晶鑽,黑蕾紗下的露肩暗紅長袍繡著優雅的紋路,雙臂帶著與項環同款的臂鐲,與長袍同衣料的長袖暫時拉起,露出的白皙雙手正靈巧的幫尼路梳順一頭黑色長髮。 尼路乖乖任著哥哥幫自己幫梳頭綁髮辮,然後又替自己戴上黑斗篷把繡有暗色紋路的簡雅黑長袍,還有半張臉擋的一乾二淨只露出一雙血色雙眼和小部份的靴子,這真是太滿意了如果哥哥不要把斗篷的細繩綁成花式蝴蝶結就更好了。 -乖孩子你該感謝蝴蝶結還可以拆掉而不是被你親愛的哥哥惡趣味的綁死(摸頭 尼路別扯了這很好看小心拆了待會哥哥看到了改綁成雙層的花式死結…純白帝王很盡責的盡到一個好弟弟與好哥哥的責任,兩邊都成功安撫下來避免了弟弟有可能加重自閉傾向的機率。 「其實可以的話,我比較喜歡換成緞帶小花…」 純白帝王突然發現,他也不是那麼瞭解他弟弟。 「威斯不要亂動…」純白帝王沮喪與糾結的同時,小殿下努力的與弟弟那違反地心引力的髮型做抗衡,不管是C字開頭陸行鳥Z字首笨狗這種刺頭髮型根本就是超現實的存在! 可惜每次抓著剪刀的就是下不了手,雖然威斯不見得會對自己發飆可是他會覺得蠻可惜的? 下次潑髮膠來挑戰看看吧~挖掘新興趣的小殿下放棄與超現實髮型的對戰,比起一見光即曝光死的只能斗篷包全身弟弟尼路,披在純白帝王肩上的短披風就只具裝飾效果而已,純白軍式長袍威武閃耀,手腕套著黑革護腕對應黑靴,杰尼西斯滿意的將披風擺到最佳位置後,面轉向安吉爾,那張臉就垮了。 「這樣有什麼不好?」 修了堅持保留才有男人味的鬍子還有修整髮型,安吉爾完全搞不懂這哪裡又不符合他的審美觀了,這打扮很舒適的。 「太樸素了像路人大叔,安吉爾你的內心真的老了嗎?」 囧這不就是你挑給我的嗎?! 「嘛我只是想看看你對服裝的喜好才拿給你試裝得誰想到你挑都不挑就接受了,不要生氣嘛~不然這件套一下試試看嘛,這次我有問過你的意願喔。」 深灰色立領長袍套上深藍外罩,搭灰白外袍,雖然領子部份有些花,不過還算可以,通過。 安吉爾滿意了,也到了該出發的時間,可總覺得就是忘了什麼? 「杰尼西斯~…我呢?」 「呀啊啊啊變態啊-!」 安吉爾發現自己忽視現實低估了友人的執著,這種拆散了再回來散了再回來的戲碼都可以賺前傳正傳後傳加翻外篇的悲哀外人很難理解,否則也不會被丟在房裡Stand by到遺忘。 「你這是在嫉妒。」薩菲羅斯點明指出安吉爾的心態,我全身行頭都是杰尼西斯直接指定絕對自信之作,你這試裝版就是赤裸裸的嫉妒! 大叔這回很瀟灑的轉身就不管英雄如何如何的抗議反正他有杰尼西斯親自幫他刮鬍整面的親密接觸誰跟他比?!同樣瀟灑的純白帝王追加藐視的一聲表達他對前輩魔王的鄙視。 只有尼路在英雄表示不解與看不爽的同時出聲解惑︰「哥哥說過…那傢伙就這樣吧懶得再做調整就直接拿了眼前的這件給你…哥哥的部份,哥哥是真的用心挑過,所以哥哥的意思…你懂得…」 之後保姆大叔是直接拉著由他家小殿下親自梳起甚至還綁上高級鑲鑽髮帶的馬尾把委靡的某人帶往拍賣會場。 「怎麼又散了?」 半妖精小心的收好那條很高級很花錢的髮帶,拿起扁梳開始七手八腳的與英雄的一頭長髮奮鬥錯過了親衛隊團員之間的眼力四射的內鬨。 瞬間整間VIP包廂剖成兩半一半溫馨甜蜜兩人世界另一半電光交加雷光火石暗潮洶湧陰風陣陣。 「學長學長不阻止他們真的好嗎真的開打了現在罰款還是你付啊!」 「哼反正這間包廂不是用我的名字定的。」 複製竄改什麼的都是小意思,因為他是黑袍! 底下什麼都在拍,會變色據說很漂亮的眼珠後面拖著長長一條的神經線、燒了據說可以實現願望燒三根出現湖中女神燒七根出現神龍全部燒玩阿罵還帶你去天國玩喔的火柴、七顆閃光奶嘴讓你稱霸全世界火熄你就死全購還附贈BOSS戒指一套7種屬性、吃了讓你得到超能力的神奇果實副作用是太大顆不小心會噎到還會變成旱鴨子淹死、拿來報復仇家殺人不見血堪稱七大暗器之首的筆記本以及號稱得到它就是世界最強的木頭魔杖附贈一長串前任主人血書契約…以上這些讓我覺得拔死色馬的角去賣應該會大賺畢竟就算是那福德性色馬好歹還是傳說中的聖獸嘛… 接著輪到了人魚的珍珠。 那個價位一開始就攀升得很迅速,尾數在第一波喊價後就八位數了,接著主持人又宣佈珍珠經過精靈加持後馬上破到十位數以上以一般貧民無法想像的數目第一組被標下。 一組只兩顆珍珠,而妖精殿下只提供了拍賣會五組,簡而言之,賺暴了! 「跟預期中的一樣,看來不用鬧也能達到我心目中的理想數字…」 話是這麼說,編著銀色小辮子的小妖精就是一付索然無味頗想繼續抬高數字,這在哄抬下去就是標準鬧場了吧? -還好咧所謂收藏家就是有錢沒處花偏愛稀有物的怪胎簡言之就是超級金卡,幾百億那是OK的~ 妖精這樣斂財可以嗎?更新髮型的英雄帶著某種代表男人的勝利情愫轉頭問過友人,說實在那不是不適合這點到為止的形容詞可以形容的。 人家未來已經被火妖精友邦國欽定為下一任財務大臣拯救快瀕死的財政危機現在充當臨時顧問,這個時候你才在煩惱他的教育系統已經太晚了…大叔無論如何就是死不轉頭去欣賞英雄的新造型,男人綁滿小辮子就算了綁啥七彩小珠珠! 綁定最後一條辮子,杰尼西斯總算掏出那條很金貴的髮帶把所有辮子束成一束,等到拆掉後,薩菲羅斯的直髮就變成大嬸們最愛燙得波.浪.小.卷.囉~♥ -哼這傢伙真的完全沒發現… -哥哥開心就好了… 魔王兄弟在旁竊竊私語道盡一切陰謀。 努力壓下翻開拍照功能手機紀錄一下歡樂時刻的衝動,小妖師斷定這腦殘手賤的下場他家學長不只不會救他還絕對會跟著一起行兇。 「知道就好,少腦殘。」 可是他還蠻好奇的唉英雄的新造型,據說這種公眾人物改變形象不是一鳴驚人永世流傳不然就是徹底崩毀名聲低落,所以很少大改變,不過照小殿下華麗巴洛克式卷辮子的作法趨於後者的可能性超高… 「大不了之後去搞攝影紀錄,這種高級廂房的監視機只比一般少一點。」 學長其實你根本就很有興趣吧還去搞人家的監視紀錄,老闆那關還不給你過咧! 「哼,我是黑袍。」 這理由真是太好用了… 啊那邊居然拿出定型髮膠猛噴了還笑的這麼開心,誰來給個鏡子給他照照看啊那真的除了慘不忍睹還是慘不忍睹。 「這不用你管,下一項競標物是水之石,你要不要競標?」 水之石啊這裡竟然有水之石!學長快出價啊! 「那就閉腦別腦殘。」 拍賣會結束,黑袍直接將到手的競標物隨手甩進傳送陣裡,完全沒有管水妖精三兄弟會不會被價值五十萬的石頭砸中的安全疑慮。 十分鐘後(報應來襲)隨機開啟的傳送陣中飛出頗具凡爾賽風宮風格水晶護身符砸中小妖師的後腦杓,顏面噗機一聲命中前方的特大份聖代 -事後水妖精聲稱這是回禮,代表黑袍幫忙尋找水之石又直送到手之舉的感恩。 -騙鬼啦重達五公斤水晶邊角還沾血誰相信裡面的誠意何在! 這是下午茶時間,一個愉快的小插曲,序幕。 第一幕,因為特大份聖代被衰到底小妖師顏面直擊,參著各式水果彩豆巧克力的霜狀乳製品到處愉悅歡奔實屬正常、會漸到人身上掉入餐點中也都是正常的,對桌同夥除了忙著進行有愛的互擦飛出的乳霜殘渣閃亮行為邊叫人來重新點餐。 這其中互動最明顯的,居然不是大叔V.S幼齒小美人或是英雄V.S公主殿下這熱門選項,而是由魔王兄弟直接奪得這閃亮頭銜。 「尼路,忍一下…這不馬上處理掉黏在上面之後味道會很難去掉…」純白帝王難得低聲細語,放低姿態的勸弟弟脫下遮光掩面的斗篷,位在小妖師對面偏斜的他不幸的沾了大多數飛濺性乳製品。 「好亮…不習慣…」 死命扯緊黑布料不肯放就是不肯放,藏在黑暗中的紅眸充滿血絲與慌張,要在大庭廣眾亮光普照的地方要他露臉他會死絕對會死! 這種難得表現其不輸兄控屬性爆發的毅力連號稱哄小孩一把照的保姆大叔(A︰並沒有!)都頭痛,此時杰尼西斯展現出他被欽定為救難(財政)大臣的實力與行動力,一手濕紙巾一邊威斯的披風給他來個雙管齊下。 「尼路乖,聽哥哥的話,不用擔心~」 接過哥哥的白披風襪加哥哥安慰的香吻,尼路總算肯徹下遮臉黑布並在蓋白布的同時給哥哥擦臉,哥哥的動作好溫柔,好享受,好溫馨,兩個哥哥,雙倍幸福。 「好羨慕…」咬手帕 「別鬧了,快把臉擦乾淨。」 讓大叔服務,被服務的人也沒有比較開心啊…BY被大叔用紙巾氣憤甩臉的英雄 後來仔細想想,他們所在的位置根本就沒有所謂大眾下曝光兼偷窺的問題,應該說一群外表閃亮吸睛的人就算窩在灰塵亂飛蜘蛛網亂長的陰暗處都能把它照射成舞光四射的舞台了何況是餐廳的角落,就算特意選了植物景觀擋住的座位也一樣。 所以天知道尼路的曝光死症狀是怎麼回事,從一開始大熱天包全身吃飯蓋黑布泡溫泉要蒙面害他差以點以為是要來搶銀行,以上都是想問又不能問出口的疑問沒有之一,另一個就是,泡溫泉其他人就只遮重點部位連他這弱雞身材都一樣,為啥就只有小殿下包全身下水? 好奇心害死一隻貓,在火星人世界他更相信這句至理名言。 對面的溫馨場面還在持續,閃亮的讓平時都在不知不覺間和他家學長閃別人的褚冥漾感受路人的痛苦,這時候不給點報應就太過不去了。 就是這麼剛好,重新上餐的服務生一個動作,擦掉了正在享受兄長雙層幸福的尼路那層沒有遮實的披風。 「啊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死人啦-!!」 雖然說第一個慘叫的人真的聽得出其中撕心肺裂之痛可是叫完之後就昏倒了,那個服務生叫的比受害者更慘又是怎樣? 後來是威斯踹開一點用處都沒還跟著昏倒的加害者,抱著昏的像死人的弟弟和哥哥一起跳進傳送陣不知去哪急救了,留下成員五減三的親衛隊隊長和英雄友人與對面的半妖精妖師組合面面相覷。 附帶一題,服務生僥倖沒死只是躺了三個月,可是他的老闆事後很想死。 「噗哈哈哈尼路很可愛很可口有人追很正常作哥哥的要感到驕傲,啊啦~別生氣嘛我弟弟跟你弟弟一樣可愛喔不會跟你搶的安啦!」 事後人魚女皇這麼對純白帝王這麼擔保並在他背後啪了一個掌印,可是有兄控弟控雙屬性的帝王一點都不相信。 那個是後話,他現在更煩的是他一直以為不用擔心的事就這麼發生了,而基本上這種事通常只會降在自家美麗的哥哥身上且次數多的煩不勝煩! 有一定程度以上美貌的人都有過被騷擾的經驗,這是親身之談,並且因應之道從把騷擾者一秒打到半死直接砍回重生點重練還是多花個幾秒凌遲再去死等應有盡有,當事人已經消氣可圍觀者憤怒值高升不降續攤擺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舉例就是敗壞自家風氣的某聖獸強光烈日下依舊高掛在城門口示眾由此可見,有的時候真的不能小看嬌弱美人,雖然武力值並不是最高,可是他身後親衛隊的總和爆表武力值絕對會讓你後悔生在這世上。 上述狀況,對一開始就處於圍觀者圈的尼路看多了,有著見光死屬性的他一直以為這種追求未遂引發殺人事件的鳥事只會發生在自家美麗無比豔冠群芳的哥哥身上。 不過莫非定律告訴我們世界是無窮的,有喜歡巨乳就會有貧乳控,有顏控就一定有喜歡看曲線形的,御姐蘿莉就有兄貴正太,高富帥大受歡迎但是偏向矮窮萌的大有人在。 像漆黑之影尼路若能去掉長年必備遮臉裝備後,臉蛋無辜嬌嫩絕對算上誘惑小受一枚,有平胸但無大志內建除了哥哥哥哥還是哥哥、偶爾爆發點小腹黑但還是天然的內心,整體高度雖然放在團隊對比有些矮但放在正常人上都算高,至於身家,能忍心要一個無辜小可愛去賺錢養家是人都會叫你變態趕快滾滾去自首,至於附加見光死,有問題請詳見他家哥哥跟哥哥,同樣讓你後悔生在這世上。 作為哥哥純白帝王其實很清楚弟弟的行情,就看一堆追求者躲躲藏藏卻沒一個敢接近自己就知道尼路絕不會差到哪去,陰暗憂鬱的氣質另類解釋就是神秘美,特點就是自身光環強不過週邊的人更強因此本人也無自覺。 不管怎樣威斯除了看緊哥哥也是把自家弟弟護得緊緊的,讓想覬覦尼路美貌的猥褻齷齪的傢伙一點犯禁的餘地都沒有,所以怎樣他都想不透為什麼都護得這麼緊了還是有人看上他家尼路而且還死纏爛打怎麼死怎麼回來! 只能說魔王兄弟時運不濟,默默放閃這麼久了雖然沒人覺得怎麼樣可是報應該來的時候躲都躲不掉,某個足以代表高富帥範本的追求者對於餐廳掀掉披風後尼路那驚鴻一撇的陰鬱美貌傾心,也不知走了哪些路搞到了心上人的目標方位,隔天直接跑到飯店去賭人。 不過追求者大概沒搞懂心儀對象的口味,俗爛玫瑰大捧花精品禮物都還沒推出來,就被因為出現太突然而誤以為有人要對哥哥不利的漆黑槍手雙槍爆頭。 為此威斯難得了好心情破表,看到魷魚星人例行騷擾哥哥他也只是單手放子彈,甚至再碰到青椒都沒怎樣,直接摔碗盤就是。 接著好心情到下午就破功,從醫療班定點直達傳送的高富帥這次堵在他們回飯店的路上,並吸取經驗這次乖乖的站在那直到看到人影,目標一接近就單膝下跪再度捧花鑽戒出籠。 「我親愛的BI~(消音)~!」威斯自動刪除那斷不只他眾人都噁心的深情誓言,一腳踹中金髮高富帥那一臉的期待面孔。 -去死! 「哥哥…那是…」不知道自己為何被拉到身後的尼路,被哥哥踹倒的傢伙貌似上午要對哥哥不利的…? 「沒什麼,讓威斯發洩下吧,我們先回去吧~」 兄控的好處就在於,哥哥的一切都是對得! 闇黑之影雙槍手雖然很多時候默默不出聲偶爾吐槽才讓眾人驚覺他掌握住狀態並跟上進度,但現在表示真的不明瞭這是什麼情況? -有個莫名其妙的傢伙似乎懷有不明預謀不斷出現在哥哥身邊,貌似沒有惡意可是絕對不能大意! 純白帝王一掌掩面,默默的感動之外還有些悲哀,很多方面。 這邊另一個哥哥決定再做試探︰「尼路好貼心,除了這些,還有發現…什麼比較不尋長的東西嗎…?」 「…那傢伙很聒噪…其實…」 「其實?」 有點短暫的小延遲,前英雄發現白魔王雖然還維持前一格的姿勢,不過明顯暗潮洶湧的等待下文,死弟控! 「早上時偷偷摸摸的出現在陽台外被我發現,雖然解決掉了…這樣好嗎?」有規定不能隨便傷人,但這樣作真的好嗎? 「非常好!」 搶白的是鬆口氣的哥哥,也解釋了起床低血壓時弟弟怎麼不再身邊的疑問。 -這對激情兄弟開房不睡在一起不管誰都會懷疑 BY好久沒出現的旁白 火妖精好像對回答還不是很滿意,沒事很好,可是他要的(八卦)不只這樣! 「就這樣…?」 「嗯…」察覺哥哥好像沒有很滿意的尼路決定把後續處理供出來,讓哥哥評定指導一下,因為那個不是自己專業。 「我有照之前哥哥說得把對方打到八分死,還把他丟到人多醒目的地方讓人送去治療順便寫上重殘原因免得被找麻煩…」 「非常好尼路好乖咦不是!尼路…你真沒發現,那傢伙的真正意圖嗎?」 「…好像…有給一束花的樣子,不過因為很詭異,連同其他東西都放回那傢伙身邊去了…」 「都是些什麼?」 「幾個包裝好的盒子,上面綁了複雜的緞帶…有的發出很甜膩的食物香味…」 「………嗯,做的很好,這件事我們就忘了吧。」 「嗯。」 正直善良的保姆大叔表示雖然那對兄弟不歸他管講了也沒人甩,可是聽到最後他想為那個追求者默哀了。 不只被揍被砸被踹連禮物都被退回甚至是心儀對象的暴力拒絕,都被拒絕成這樣子了相信這位高富帥大概會知難而退,不退也不行。 - 一路堵路追隨到住所就算了出現在陽台是想做什麼?簡直可疑到極點! 話是這麼說,不過勞心勞苦的保父還是沒有很擔心,他反而希望威斯出手不要過頭,否則最後轟成渣都不剩這樣連鳳凰族來了都沒用。 「如果那傢伙再來一次不是沒有可能。」此事件純粹當背景的英雄如此表示,他承認兩人非常不對盤,不過天天這樣無時不刻得騷擾除了讓他感到同情外就只有幸災樂禍! 「少在那邊幸災樂禍!快點過來想辦法解決否則我們晚上完全沒得睡!」 「?」 因為配置規劃而一人獨大VIP客房的英雄完全不知道的是,昨晚為對付追求者越來越嚴重的尾隨騷擾,純白帝王把寶貝弟弟交給哥哥顧著,自己坐鎮準備在來人偷窺時全方位解決後患,可是熬夜爆肝的帝王沒等到,隔壁房就傳出貌似夜半小強來襲的慘叫聲。 半妖精此生最怕,除了變態騷擾,分屬動物界節肢動物門昆蟲綱蜚蠊目油頭滑面打不死害蟲也列入此項目,沒有之一。 於是今早好人代表裡面實際很黑的安吉爾,除了把搞偷襲的紅袍高富帥裸體吊掛示眾外還告狀到公會,結果紅袍被壓走臨前居然留了句I will be back!這叫人怎麼安心入眠阿? 「FxxK Q,居然夜襲成功這叫我情何以堪!早知道防守這麼弱我就先動手了!!」 面對友人的憤怒,安吉爾決定了今後所有與自家小殿下的共處時間都要把友人擱置PLAY。 不過這麼放著也不是辦法,人家都不畏存亡危機好幾回了證明了其感情的誠意度,不讓被追求者給點回應,怎樣都說不過去齁? 唉可是,被追求者到現在完全不在狀態上,就這麼發卡真好嗎?? 「幹麼不乾脆弄個遺忘法術,就算直接打成腦殘也好過讓本人的哥哥代為解決吧?」 不算良心體現的英雄直接表態,似乎真沒打算讓事件中心者親自上陣。 「就算忘了,誰知哪天再遇到對方會不會因為本能衝動導致自我毀滅,威斯沒那種耐心等對方解釋喔。」 「再說對方是袍級,哪天他會發現自己出問題都不奇怪。」安吉爾把友人擠開,攬緊身邊的妖精堅定實施隔離措施。 「所以呢?我還是比較想知道,為什麼明明拍賣會早結束了我們待在這城鎮?」 不講還真沒人想起來,杰尼西斯努力哭珍珠哄抬拍賣價格到底為那莊,海王陛下依舊就在遠方癡癡等待乖孫來慶生。 瞬間沉默有一會,英雄又大無畏的問出他存疑很久的疑問,傳送陣這東西很好用,為什麼他們還要大費周章走遠路,而不是瞬間轉移陣地。 「當然是因為要找禮物!」妖精回話的非常理直氣壯。 「老頭根本就什麼都不缺,火妖精的東西又因為積怨已久他根本就不愛我當然只能朝別的地方下手,米納斯阿姨也說了隨便買就好!」 -重點你說了隨便下手可是我們走了三個星期你真的有心要找嗎?再說你拿人家武器舉例完全不OK啊! 「哼要不是旅費花光我有必要嗎?到底是誰把旅費賺回來的嗯哼?」 -OK我閉嘴… 後來薩菲羅斯才從安吉爾那邊的到正確回答,很多種族領地都是禁止使用轉移法術,尤其神祇的區域連親族都得預先報備,如果隨便就過去就是他們都可能被……,還有就是,其實杰尼本來想拖時間來增加兩人獨處時間的… -我不想知道省略號是什麼,更不想聽安吉爾你在這邊跟我炫耀! 英雄很腦羞。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