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喔,我的公主殿下! 4

杰尼西斯決定來開導自己的弟弟,安吉爾擔心導去詭異的方向決定在旁坐鎮,薩菲羅斯雖然被隔離中但是很感興趣,威斯堅定守護哥哥與弟弟所以監視著前英雄,因此杰尼西斯與尼路有著鎮定的作用。 以上是微妙的食物鏈,希望開導到最後這微妙的食物鏈還存在。 小妖師在被帶離的時候吐槽,說實在要不是有生命危險他挺想現場圍觀的,因此他的學長把色馬丟進去這微妙的食物鏈中。 反正色馬就是處在被這條微妙食物鏈踐踏在底下的位置。 「學長色馬的連結是單向的啊!」 「哼,搞成雙向不就好了。」 -黑袍萬歲! 「這麼說…其實那個人送禮是…?」 「對,是那樣沒錯。」半妖精有些驕傲,他弟弟耶,怎麼可能沒人追?蓋那麼緊要不是威斯緊張他早就帶出去炫耀了。 「很有問題…」雙槍手很疑慮,這種事他認為只會發生在哥哥身上… 「呼呼呼小美人的確很可口不過黑色小美人也很不錯,不相信的話把斗篷掀來讓哥哥來驗證一下~」 「敢碰哥哥一下就試試看!」搞錯方向的雙槍手與其兄立刻暴走。 黑袍立刻關掉精神連結,跳過慘叫片段後再開回來。 「總而言之,就算沒感覺也要明確回絕,否則死灰復燃春風吹又生,斷不乾淨事後處理很麻煩的。」 「杰尼你不要亂教,尼路不要受你哥影響,想想怎麼拒絕就好。」 「沒效就直接處理掉,省得繼續麻煩。」 -純白帝王先生請不要帶入私人恩怨。 BY小妖師 毀壞形象的某聖獸也亂入︰「呼呼呼如果怕麻煩可以交給哥哥我來解決喔~代價就用黑色小美人的喔喔阿阿阿-」 -色馬你活該。BY黑袍&妖師 講了這麼多,就算不開竅也該有某程度的感觸,尤其一直裝呆暗地裡掌握狀況的雙槍手也就只是不明瞭對方來意而已。 「難怪送的東西裡面會有蕃茄巧克力…說真的那很噁心簡直比泡菜還超過…!」 而且還很難得透露自己對某醃製蔬菜的厭惡。 -所以你是因為比泡菜還超過的蕃茄巧克力而討厭對方嗎? 講到這裡純白帝王又有點不對勁起來,喔喔喔他知道弟弟最喜歡蕃茄竟然不知道他討厭泡菜,天殺的他自己喜歡吃辣啊! 說真的這其實沒啥關係… 有注意到但不想管自家(大隻)弟弟的反應,杰尼西斯滿心疑惑︰「蕃茄巧克力?這東西能吃嗎?果然那個袍級的種族味絕有問題的說法是真的。」 「話是這麼說,不過被揍這麼多次就算沒問題不該有的也該有了吧。」腦殘只會更殘這點從這次事件裡完全應證。 英雄這論點不管是在場眾還是偷聽黨皆獲得響應。 「喔也是,那也不差拿巧克力從鼻孔把他灌上天那次了。」次次都重傷那分是哪一次腦殘 都沒差,這樣想的為人兄長照舊不帶責任感發言。 - 你對人家幹了什麼居然浪費巧克力怒喔喔喔我要代替-呃啊學長對不起我閉嘴! 嗜甜到直接搬空賣場很過份的腦殘妖師不甘的抱怨,就沒想過熱量攝取過多也不見長肉的自己也是種浪費糧食。 「有這種事…什麼時候…?…」 「哼,每次都送我哪記得。」 「…哥哥放心,就算送一卡車的蕃茄我也不會動搖的…」 「那就好。」 意外的兄長的妒火就這樣被平息下來了。 好像可以徹場了,聽見弟弟的對話後半妖精無聊的晃著保姆大叔的手,順便勾引打算去拔獨角獸那個很有價值的角,就算老頭不喜歡奇珍異獸的珍品自己也可以收藏。 「不過這樣的話…我們是不是該…送回禮…?」 「啥?」 「情人節收到禮物不是都要回禮嗎,哥哥也有拿…」雖然基本上都是被砸回去,不過既然被砸對象什麼異議都沒有反加倍提共,所以不管是誰都心安理得。 「既然都拿去砸了,好歹也要表達一下…」 受贈者因其人情回禮是禮貌,聽起來合情合理,實際上根本比拿別人巧克力敲碎當義理送回去還陰險! 威斯盯著弟弟看,發現他是認真的之後突然同情起那個敢告白的傢伙。 「你確定這是回禮而不是回捅刀?」 都重殘好幾次了這一刀捅的特別重,而且自己還會變成推動這一刀的幕後幫兇。 「…?…」 但這的確不失一種好方法,根本還沒散的開導會強行一致通過這意見。 隔天小妖師就看到高富帥代表真的很帥的袍級、帶著少女式搞笑寬麵條淚水翹著蘭花指失意奔向遠處,再也沒回來過。 事件落幕,可喜可賀,還有那個蕃茄巧克力真的很超過很難吃。 拜別兩位完全被放置PLAY的龍頭教祖以及不知何時跟來的門徒及天使護衛,離開那間貴死人飯店所在的城鎮,原本以為行程總算回歸正軌直達海神領域,結果三天過後又給他停下來了。 〝呼呼呼呼呼~什麼時候回來啊~我一直在等你,等著你的到來~可愛的乖孫啊爺爺一直在等你喔~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來吧吧吧~〞 「呀啊啊啊-啾嘰!!!」 又來了,妖師連續三天在加了好幾層隔音咒還是一樣吵死人的套房被隔壁鄰居吵醒,到底是怎樣慘絕人寰的惡夢可以天天叫的這麼淒厲? 同床那個起床氣很大的黑袍,今天意外的沒因睡眠不足而整他,頂多一臉屎面盯著他左手腕老頭公看,好啦學長我知道你是想要我讓米納斯去解決一下拜託不要再瞪了… 他乖乖下床,結果一腳踩下去就出現慘叫,嗯啊他忘記昨天式青被學長隨便丟睡袋捆一捆讓他在地板自生自滅了。 然後天天擾鄰的隔壁鄰居的鄰居跟鄰居這邊也很無奈,被很淒厲的高音波吵醒的英雄及其不對盤魔王兄弟也是只能看著人魚明明叫很慘後拼命啪咑啪咑想掙脫,結果鬼壓床在上面的男人就是死都醒不來。 驚恐過後這意外的很具娛樂性,要不是事後報復要陰險多陰險,其實連純白帝王多少都想繼續看下去。 這地方的人報復心都很強,所以現世報會更可怕。 終於見識到何謂連環巴掌功,對,褚冥漾總算一圓每次看到那個面積很大的魚尾拿來打人是怎樣的場面的夢想,每次看童話故事他最常想到的就是這個! 啪唦啪哩啪啪啪啪啪啪嗖唦唦唦唦唦唦啪啦啪啦啪- -喔喔喔好精彩! 因為驚悚鬼壓床所以聽不見聲音的人魚殿下,在賞了搭救者一秒貓咪炸毛三十六連環巴魚翅版後總算脫身,不管後面已經醒來的保姆大叔如何道歉挽救,三秒整裝完畢直撲靈體現身的水中貴族而去。 「米納斯阿姨~」 「小殿下~」 發現自己已經很習慣這種溫馨忘我模式的妖師,默默的有點難過後離開轉去廚房帶著早餐去跟自家學長討安慰。 結果他忘記他家黑袍還在起床氣,面對一臉屎面還跟他嫌怎麼早餐都甜點,喔阿阿阿混帳那是牛角可頌還有不要因為沒有蜜豆奶就跟我嘔氣,那種童年飲品這地方找得到有鬼! 帶著清晨被擾眠不爽的叛逆心,很大力的放下餐盤丟了句學長慢吃,小妖師直接轉戰到鄰居那裡去看戲。 一直很英明神武的黑袍楞了一下,這叫翅膀硬了會頂撞了? 「會發生這種事,我想大概是接近了殿下才會被影響變化。」 「難怪,我想說沒事轉變幹麼,原本睡好好結果這三天不只做惡夢還天天鬼壓床。」 「海王陛下未免也太心急了,距離生辰日少說還有很多天呢。」龍神貴族幽幽嘆氣。 -怨念強到直接影響人家從火妖精轉成人魚也是真的很可怕,這種託夢方式超驚悚! 英雄這時插進去︰「不過之前同樣的情形也沒發生這種狀況,這麼說也怪怪的。」 「唔?這麼說也…」想想每次的流程,杰尼西斯還真發現之前都沒有這次老頭夢中狂叩應的狀況。 「還有,我很想知道,明知到每次都有鬼壓床的危機,為什麼還是硬要跟安吉爾擠同張床?」 對呀為什麼?小妖師也很想知道這是什麼道理,否則難消他清晨五點被擾眠跟被學長屎面的怨氣! 「我、我高興!」人魚扭捏的回答︰「窩在裡面很舒服嘛…可是以前都不會鬼壓床…」 「跟我比,哪個比較好?」 「你問這個做啥?」 -問這問題未免太趁人之危,就算是英雄穿著黑大衣也只會被當成變態而已。 妖師的吐槽立刻得到響應,一直在旁邊的親衛隊三人已經衝去圍毆了,尤其隊長還歐的特別大力,根本是在發洩被刻意目空的怨念嘛。 似乎因為某生猛海鮮奉獻自我燃燒生命的偉大行為,安吉爾和他的小殿下又重歸於好親密的窩在一起,放閃甜度比以前還上升了好幾個百分點。 「安吉爾好討厭喔…」 「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 「啾一下我就原諒你!」 「呃…」 -喔喔喔不為什麼!!在角落不甘的原地亂滾搥地是悔恨的前英雄,幹麼每次受傷又中槍的總是他?! 初衷是來圍觀妖師也很凍未條,可是他家屎臉黑袍現在只剩超級驅邪避兇的功能一點用都沒有,現場不受影響的只有從上次事件後感情直線飆升的魔王兄弟跟龍神貴族,米納斯不要在那邊動感拭淚快點來救你家主人啦眼睛好痛! 〝對啊真是太過分了,看這麼久我就是不懂那個大叔臉好在哪,小朋友跟小美人的關係好像很不錯,快點幫我說一下我也想要小美人的香吻~〞 在門外偷窺的好色獨角獸用千里傳音腦內騷擾,他根本懶得管直接頻閉掉。 〝不要這樣嘛小朋友,阻擋人家的情路會被驢踢喔,好啦幫哥哥說一下啦,好啦好啦好拉好拉好拉好拉好拉好啦~〞 你被驢踢你全家才被驢踢!敢進來我家米納斯第一個不放過你! 〝你怎麼可以這樣無情!我們不是好哥們嗎,這麼無情無意虧我都幫你把精靈美人要給你的禮物都帶來了,好既然你這麼沒心沒肺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誰跟你好哥們少在那邊靠杯靠姆-…唉等等,你說學長要給我的東西? 終於忍不住飆回去的妖師在察覺不對勁之後不顧眾人眼光衝出門外,剛好門板啪搭一聲夾扁門外正在靠夭的獨角獸。 〝哼哼哼我讓你無情無意沒血沒淚,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噗喔嘰!!〞 這麼神準…是說這門不是往室內開得嗎怎麼變成搖擺門了? 「主人,怎麼了?」 跟過來的米那斯的關心讓他有那麼一下子感動到,喔喔總算有人想到我的存在了嗎? 連忙把被門板夾爛的人形色馬踢到走道邊邊免得被自家武器看到,拿著差點被色馬吞掉、半精靈送來算是道歉的小點心,褚冥漾打算等這邊結束就回去找學長。 等坐回原位,那邊那位苦逼大叔還在糾結到底要啾不啾,他家小殿下一臉的期待,而身後的魔王兄弟更糾結,哥哥被親了他們很想揍人、可是不親也看不下去。 幹麼這樣咧,直接親下對雙方都好啊…妖師想起他家學長遇到這狀況都是先暴力制服後接著迅速行動、然後整個過程到結尾自己就…算了,小殿下,會猶豫的男人比較溫柔啊! 這樣辛酸吶喊的妖師完全沒想到這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