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主殿下的那一家子 - 涼涼閒談

杰尼西斯的父親,火妖精二皇子,是一臉笑得和善看似頗沒存在感的年輕男子。 這在以個性強烈說白點就是火爆衝動外表豔麗妖緻的火妖精族中算是一個特例,尤其是一家子放在一起總會有莫名的微妙感。 不過仔細觀察會發現,不是妖精二皇子的存在感不夠而是根本妻子兒女的氣勢完全壓過了老子! -堂堂一家之主被壓榨城這樣真的好嗎? 薩菲羅斯曾經欣起這樣的疑問,但在與個人際遇比對後覺得這樣未嘗不可甚至有過舉雙手贊成的衝動(喂),而在繼續個體觀察後,他發現這男人的確不愧是杰尼西斯的父親,就算只是單純的微笑 -也像個棄俗從良的牛郎。 「你這啥爛比喻?」威斯相當黑線。 「我只是直覺上這麼覺得…」這樣平靜的午後對話很難在這三人身上發生,因此薩菲羅斯並不太想破壞這樣難得的悠閒。 「這麼說的話…確實有這樣的感覺…」弟弟難得同意外人的說法,於是哥哥威斯也就沒有發作了。 話題繼續,要說這是個怎麼個形容法,就是柔中帶媚、純潔中有著各種風情萬種滲入融合成一種名叫笑裡藏刀的笑法。 「你這是偏見,哥哥的父親對我們很好的!」難得尼路有此堅決反駁的時候。 「所以說這只是我的個人想法…」英雄有種自己裡外不是人的鬱悶。 「哼…我到比較想知道,你突然對哥哥的父親起興趣的原因是什麼?」 面對純白帝王充滿火藥味的質問,很稀奇的居然沒有隨之起鬨,英雄淡淡地說出原因。 「前幾天…那時是我第一次見到杰尼西斯的父親…」 默默回憶起當他一腳踏入接待室,映入眼簾的是位極度年輕的男子,尖尖的耳端及火色的長髮在在顯示火妖精的身份,身上的華貴衣物更顯他的高貴地位,熟悉的容貌讓人一眼就知道他是誰,若是杰尼西斯成年後依稀就是他的翻版。 「初次見面你好,親愛的孩子,我是杰尼西斯的父親,感謝你一路上對吾子的照顧,作為感謝請這幾天把敝宮舍當作自己休憩之所不用拘束,待會為你舉辦洗塵餐會請務必一定要參加~」 「是…」 英雄尚未說完,妖精又接著說下去︰「或是親愛的孩子你想先梳洗一下也可以,出門左拐直走後第二個叉路右轉再右轉接著轉向東面右方數來第二間就是你的房間,我說得路線請務避忌下來並且路途中不要隨意觸碰任何東西,否則觸發警報系的法陣接著被…就很麻煩了呢。」 薩菲羅斯一點都不想知道那些省略號代表了什麼,雖然不想拉下臉這麼做但是他很想問能不能先給個帶路的! 「呵呵呵親愛的孩子你不用擔心,待會杰尼西斯就會過來,我會讓他帶你去你的房間的。」 哦,如過是杰尼西斯的話就沒問題了(大概)…這樣的機會正好… 「對了順便讓加妮妲菲瑪一道陪你們過去吧,這兩個孩子大概也很久沒有好好聊心過了呢~」 滿臉溫和笑意的妖精並沒有發現,在他說出心愛寶貝女兒的芳名時,眼前孩子的友人臉色漸漸難看了下去。 為什麼是她!偏偏是那女人!我與杰尼西斯美好的二人獨處培養情感的機會就著麼活生生的被捅(?)斷了!! 「嘖,待遇真不錯!」 「哥哥的父親偏心了…」 不甘的一聲,白黑兄弟顯得相當不滿。 「哪裡好了!」不只是大好機會就這麼硬生生沒了還要躲避那女人來找碴,那一大堆煩得要死的警報系統怎麼回事.! 「哼,看你的反應絕對是誤觸了法陣被傳送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對吧。」 你怎麼知道?這句話英雄並未說出來︰「…不過就是沒走正規路線飛進房裡,我怎知道陽台有座不起眼的雕像在那無意間撞倒了,結果還沒進房前我就被傳到極冰地去了!」結果莫名其妙經歷冰原一遊的英雄直到昨晚三更半夜才回到了火妖精的領地內。 「…你撞倒的那座雕像,是警報系統的一環,專門用來預防外敵入侵用的,每個傳送地點都不一樣,順帶一題哥哥的房間有極冰地帶、巖獄深海和焦熱火山三個地方隨機跳…可是如果是房間的主人,碰到那座雕像也不會發生什麼事…」 「…我也不知道…」 「…那就奇怪了…」尼路相當百思不解︰「你確定是回自己房裡嗎?」 「當然!!!」英雄回答的極為迅速而肯定。 -但是英雄大人,沒人跟你說過回答的太快反而很令人起疑嗎? 「那是題外話,這是哪門子的待遇好了?」薩菲羅斯將話題扯回正題打算度過(?)危機,就算宅人如他也知道何謂待客之道,把客人傳到極冰地去算哪招啊! 「哈,哥哥的父親之前就有跟你說有那些不能碰是吧,還讓那女人帶路,那是因為這些警報系統年年都在換,就連哥哥也不完全清楚那些法陣的位置,如果不是因為你是哥哥的客人火妖精根本懶得管你隨便死在這些法陣下。」 「當初哥哥帶我們來這裡時根本沒說這些…直接就帶著我們去大冒險了…」 面對回憶往事而四十五度角望天的白黑兄弟,薩菲羅斯真的覺得自己備受禮遇了。 前言鋪陳一大堆,但這還是沒說明為什麼薩菲羅斯會對杰尼西斯的父親、火妖精二皇子起興趣的原因。 「如果敢說是因為跟哥哥長的一模一樣的那張臉我絕對饒不了你這死花枝!」 「哼,我會這麼膚淺嗎?死兄控!」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臭魷魚!」 「自己想啊爆炸毛猴王!」 解決這僵值氣氛(超幼稚對罵)的,是永遠的老好人的安吉爾。 「是因為不習慣吧。」 把裝有妖精飲品的水晶壺放在桌上,安吉爾一把坐在三人對面的位置上,隔岸觀火。 「任誰結識了那一家子,再見到伯父的時候都想不到原來這麼囂張的家族裡還有這麼…純良的存在是吧?」對於形容用詞,安吉爾顯很然斟酌了一下。 尼路讚成的附和︰「哥哥的父親,對我們真的很好。」 「純良…嗎?」 「哼。」 哥哥和未來的兄夫各自停頓了一下彰顯其內幕的不單純,尼路小弟你還是太天真了。 「習慣了杰尼西斯笑裡藏刀的那種笑法後,再看到這種笑容不禁讓我有種巨大落差與違和感…」 杰尼西斯出現陰謀的時侯就是掛著這種純良的微笑,每每心中有股聲音告訴自己那是假的上鉤的人就是蠢貨…可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卻每次都情不自禁的上鉤…= = 對於英雄的發言安吉爾甚有同感,因為他就是那個十有九次會自動上鉤的笨蛋囧。 「會嗎?」又是雙聲道,白黑魔王兄弟似乎從沒有這樣的困擾。 難道是因為自家人所以才有優待嗎? 「嘖,要說細胞的話我跟杰尼西斯也算兄弟啊!」 「糟糕那跟他同一系列出產的我又該怎麼說?!」 -你們兩個一起來亂是要做啥阿?BY旁白 鑑於家族關係搞不定(大概永遠也搞不定),話題又轉正了。 「話說薩菲,你是怎麼對杰尼的父親感興趣的?」 給在眾各倒了一杯飲品,安吉爾希望這能讓話題平穩的走下去,至少不要毀了這邊的建築… 「杰尼的父親,似乎一直都是好脾氣的樣子,這段期間內我從沒看過他像他的族人那樣的衝動?」但是在知道他被傳送到極冰地的時候,火妖精二皇子的雙眼似乎銳利了那麼一下子? 「伯父的個性的確是很好相處,即使杰尼他祖父、啊就是火妖精皇都沒他兒子來的冷靜,或許這就是海洋女神會對伯父情有獨鍾的關係吧?雖然之前曾經有過為下任皇位繼任者轟轟烈烈的喧鬧過,杰尼西斯的父親和大伯都是熱門候選,但是因為現任妖精皇離要嗝屁還有一段鴻榮歲月,所以之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果現在就在為了繼任者吵翻天,等於就像在詛咒現任火妖精皇趕快去死死一樣大不敬,有這樣共識的火妖精們很快就把這事拋後頭去了。BY安吉爾 「…這個族群還真開朗…」這是英雄勉強做出的結論,安吉爾我發現你的用詞(嗝屁)很不符合你的個性,難道那件事波及到你了嗎? 沒錯 -很難得跟他互動的尼路從口形回答了疑問。 真衰小…英雄如此評語。 「那是題外話(S︰題外話還說這麼多),雖然杰尼長年生活在水域,但無疑還是受到父親的影響更多,要知道在來這裡學習之前,杰尼雖然很聰明但根本沒有基本常識可言!」 「啊這個我知道…哥哥在你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把你拖進水裡了…」 「是啊,我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 尼路對此表示了同情,原來兄夫是一路苦過來的… 以下是細數好男人好丈夫好父親的諸多優點- 不煙不酒即使有宴客酒量好也不怕,脾氣溫和個性溫淳頭腦清晰辦事效率佳待人處事圓滑所到之處四海為友,更重要得是,婚後愛妻疼子願花更多心力維持於家庭上,就算與妻長久見面一次感情仍舊百年如一日。 這麼好的伴侶不可多得天上掉下來的都沒這麼讚!難怪海王陛下再看女婿不爽也就只是說說而已 -人家想要含飴弄孫安養天年嘛~外加真的沒人管他老人家的抱怨。 「難怪杰尼西斯待人處事跟禮儀怎看都像火妖精更多。」不過常識還是不達一般水準…= = 有這樣的父親,怎會教不出如此成功的孩子,在外人看來這簡直是跨越種族階級的完美結晶,統領一族的女皇與令人倍感驕傲的孩子,還有誰能說什麼? 當然這是以外人來說,加尼妲緋瑪與杰尼西斯什麼都好,但只有一點絕對非常糟糕。 -喝醉酒後絕對跟他們的母親一樣,飆酒瘋。 美人醉酒總是令眾綺靡浮想連篇,但是當喝醉的美人暴露本性S猛攻姐貴模式MAX全開並且目標就是你的時候,你只會也只能想著如何保住貞節和菊花危機而已! 〝……〞 現場一片沈寂,在場的眾人都是有血淋淋切身經驗的準.受害者… 「這是…遺傳到杰尼西斯的母親?」 歷經多次菊花保衛戰並以自身強悍的實力保持目前平局的戰果,前任英雄現任的魔王從未遇過(由另一方面來說)實力如此勢均力敵的對手,加妮妲緋瑪在對戰中的那異常強大威猛的執著連他都心驚膽戰… -小孩子到三歲前都是黃金教育時間以此推類各種族所需時間相當,而人魚女皇在這段期間由海洋女神親自教養女兒,並於日後將學得技能傳授最心愛的手足。 為此安吉爾相當尊敬杰尼西斯的父親以及他的姊夫,碰上神祇妻子飆酒瘋,是需要多大的犧牲與毅力才能讓她們冷靜下來? 「關於這個啊,你只要微笑裝傻並輔以強大的推倒實力,就可以安然渡過危機了。」 -記憶中某次宴會過後火妖精二皇子微笑表示並給予提點,而身後路過淒淒慘慘的魔龍則讓這些意見顯得有待商權。 「話說,杰尼西斯曾經提過他的父母是超級年下戀來著?」回想曾經聽到的八卦,這讓英雄少有的起了好奇心。 「似乎是這樣沒錯…」安吉爾覺得好友今天的好奇心未免太旺盛了點,又或者說八掛之心人人皆有? 「……」 「怎麼了?」 「只是有點想不透,杰尼西斯的父母怎麼看都湊不到一塊…」海的女神與火妖精,水跟火完全是兩相對沖相剋的屬性,更別說那個極有可能相當宏觀的年齡差… 我以為你是指個性方面,原來你這麼在意年齡差嗎?想法走偏的安吉爾想起當初從杰尼西斯口中聽來有關他父母的戀愛史,附帶一題這是從人魚女皇那傳下來的版本。 據聞海洋女神一直很不爽頂頭上司兼老爸創造她出來的目的,這是當然的如果有人從出生起就不斷的在自己耳邊叨念趕快結婚生子圓滿老爸含飴弄孫的願望,不管是誰都會不爽甚至提早進入叛逆期。 於是想當然的女神大人夥同其餘兄弟姊妹一起搞叛逆了而且理由還光明正大-〝親愛的父神陛下沒看到我們正忙著善盡職責嗎您老人家閒閒沒事閃邊去少在這邊礙眼!〞 水之於全世界是何等重要的元素,海王陛下當然明白,否則不會創造下屬子女來協助自己治理水資源(想抱孫真的只是附加目的之一),被這麼完美的理由反駁並且一用就是千X年,海王爺爺除了有搬石砸腳的失望之外…更加倍的努力催促兒女結婚成全他抱孫的野望! 「為什麼他對到抱孫這麼執著?」對此薩菲羅斯相當的不解,同樣大眾也非常不解,而旁白更不解作者對此設定到底目的為何? All right 這是題外話,作者絕對不會告訴你這只是因為她想玩而已(暴),這齣家庭鬧劇就這樣過了好幾萬年後,當海王陛下總算開始有了那麼點放棄的念頭並想著只能多作幾個孩子來玩接著被自家子女阻止這樣無限循環多回後,終於聽到自家女兒終於有結婚生子的念頭了,當陛下興沖沖的準備參加婚禮之際發現女兒終身託付的對象居然是火妖精而且年齡還不知小了好幾輪之後的震驚可想而知,老爹想要的是兒孫滿堂而不是千百年只能抱一次孫啊,女兒啊你這是叫爹地的願望情何以堪啊~?! 這邊老父是內牛滿面的哭訴,可是人家根本不鳥他,還好長孫女很快就出世了,否則苦情老爸還要再煩人家夫妻好幾千年。 「這根本是海神的悲情史吧?」 「這只是一個簡化的大綱而已…」面對友人的疑問安吉爾這麼回答,沒辦法當初杰尼從姊姊那聽到的版本他可是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聽完。 總而言之,海洋女神是在一次(逃家)外出旅行的路程中路過了火妖精的領土,在那時遇見了未成年(尚幼齒看來很好吃)的二皇子(外貌15歲),未從見過天下有如此高貴優雅聖潔的女性的皇子對海洋女神一見傾心,而海洋女神對不同於族人性格穩重(萌度破錶)的二皇子頗有好感,於是女神之後外出(逃家&翹工)遊歷時總會相約見上一面這令她有好感的年輕妖精,這情況到了杰尼西斯的父親成年之後展開正式追求,之後就是這段超級年下戀以HE劃下結尾歡樂結束啦~! 「…好平淡的故事。」 安吉爾無言了一下,你當這是言情小說一定愛得要死要活轟轟烈烈家庭倫理多P向大混亂搞垮一堆人才叫戀愛嗎?沒想到薩菲羅斯居然有這種少女心? 接收到好友古怪得眼神後薩菲羅斯感到一陣惡寒。 「真熱鬧啊,安吉爾你們在說什麼?」 中場休息時間,午睡結束的小殿下帶著些微的床單痕跡坐到安吉爾身邊,剛醒來迷濛的雙眼和稍微凌亂的翹髮,讓在場大眾在心中吶喊- -激萌啊!這太犯規了!! 安吉爾冷靜的壓下衝動,先倒了一杯飲料給杰尼西斯跟著解釋︰「我們正好聊到杰尼你的父母的戀愛史。」 「沒想到你們這麼八卦。」 除了酒醉,精神迷濛狀態的小殿下吐槽功力也是很高的。 「我父母的戀愛史,其總結就是正太推倒女神成功!」 -這麼說真的好嗎那是你的父母吧?! 這是以安吉爾為首的震驚,杰尼其實你還沒睡醒吧? 「我很清醒!」小人魚,現在是半妖精不滿的抗議,還舉出實例︰「加妮妲緋瑪也是這麼說得。」 啊…是她啊… 喔…是那女人啊…… 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一點都不令人意外啊… 哥哥你拿大姐頭為例基本上就是很大的錯誤了… 「你們這種不以為然的態度是什麼意思啦!!」 「沒事,哥哥不用在意…」 因為說話的是尼路,所以杰尼西斯反而沒辦法繼續氣下去,於是演變成生悶氣裝傲嬌︰「哼,你們怎麼會聊到這個的?」 對於哥哥的問題,眾所皆知嚴重兄控的尼路直接指向了魔王︰「他提起的,說是對哥哥的父親感到好奇…」 「喔?他啊,這沒什麼我認識的人十個有十一個都會對這事感到好奇。」被杰尼西斯這樣輕描淡寫的帶過,薩菲羅斯瞬間對自己欣起這樣的好奇心感到後悔。 -我居然被規劃到一般平凡大眾路人的層次了嗎…?(人家沒這麼說啊) 失落的魔王被擺在一旁長香菇,這邊正進行溫馨的家庭聚會。 「父親最近又向爺爺建議更換宮中的警備系統了,後天會正式動作…」 「唉,怎麼會這麼突然?幾個月前不是才換過?」安吉爾很頭痛,警備系統每換一次就代表大冒險生還戰的開始… 「不知道呢,不過照父親的說法,似乎是又有人入侵皇宮未遂的樣子?」 「………」X3 「怎麼了?」 「沒事。」純白帝王一秒即答的相當果決,為了打消兄長最後一絲起疑的心思,尼路幫腔的更加堅決︰「真的沒事。」 在角落培養霉菌的魔王似乎又感受到三道刺人的視線直往自己身上刺。 -喂喂安吉爾你這眼神是怎麼回事?皺眉皺這麼緊會老得更快你知道嗎? 估計是猜到薩菲羅斯的疑惑,(於是更氣的)安吉爾直接雙手搭著友人的肩語重心長的說道︰ 「薩菲羅斯,要知道有句話叫〝朋友妻不可戲〞,希望你可以好.好.記住這句至理名言。」 喔喔喔這是壓迫感是壓迫感!魔王好久沒感受到好友這種令人後背冷汗涔涔的壓迫感,他似乎還看得到好友那強裝成善意微笑(已經扭曲了)的背後有著強大的宇宙深淵,那是吸盡一切的黑洞啊! -該不會夜襲(失敗)的事被猜到了吧?! S大你真相了,旁白很想這麼提醒魔王,但現在真不是說話的好時機。 「薩菲羅斯,你有在聽嗎?」 「…嗯。」在強大的壓力下,薩菲羅斯直視友人的雙眼應了一聲表示有記住,在之後的對話中他很努力減弱自己的存在感,但很可惜的是,無論怎麼躲他還是被點到名了,而且還是躺著也中槍的狀況…= = 「說到人魚的加護…威斯尼路、安吉爾絕對有…所以還剩下誰?」杰尼西斯算著人數,似乎真有人他沒給過? 「薩菲羅斯吧,就剩他了。」重點是就算沒有安吉爾也不會允許! 「要給…也不是不可以啦~」帶有一半人魚血統的半妖精貌似嬌羞的表示,據說人魚與妖精都喜歡美麗的事物? 此舉引來三人絕對的否定︰「他不行!!」 「什麼不行?!」要知道說直接一個男人不行是一件很受傷的事!給我說清楚到底是什麼事! 為了減弱自身存在感所以基本上沒在聽四人的對話,導致薩菲羅斯連自己中了什麼槍都不曉得。 「沒事!」縱使三位家屬努力阻止,可是杰尼西斯要做什麼絕對會達到,而背後的陰謀更 是深不可測… 「人魚的加護啊…只剩薩菲你沒有囉~」展開豔麗極致的笑嫣,半妖精纖細的指端撫過紅潤的雙唇,泛起的誘惑的光澤讓人不禁想要好好品嚐那柔嫩的甜美。 擺明是在誘惑他,受到刺激不反應豈是男人?於是薩菲羅斯當場BOSS氣場全開,低沉的嗓音霸道的氣息賓臨全場。 「哦?這麼說,難道你打算給我嗎?」湊近杰尼西斯的精緻的面容,氣氛相當曖昧 -人魚的加護,必須由人魚主動獻吻才能得到。 「可以啊…不過,要得到人魚的加護代價可是大的呦…」勾勾手指,杰尼西斯要薩菲羅斯更加湊近一點,兩人之間得距離短的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吐息。 「居然敢跟我要代價,真有趣,你就說說看吧…」 提起美人弧線完美的下顎,半妖精的笑容更加美豔動人,他附在薩菲羅斯的耳邊啟唇輕語- 「我要你…全身裸照和重點照寫真集拍一整套總共上中下三部曲外加十本精緻特典!這是你搞破壞搗毀古蹟的代價相信寫真集會非常熱賣別忘了你還欠著五百億的賠償修繕費沒還喔姊姊大人已經發出申明了你下個月底再不賠償全數金額的話明年下個月30號的那天就不會只是你家小菊花的忌日而已了事先提醒現在大眾的口味已經重到不知凡幾了呦!」 救命啊-!魔王嚴重意識到,這、這已經不只是貞操的危機了而是人身尊嚴與自由的巨大危機!(抖 -所以說薩菲啊…人生在世,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安吉爾事後給了友人這句真理,當中絕對不排除樂見其成圍觀的成份,至於為什麼不阻止杰尼西斯?雖然不爽薩菲羅斯靠我家杰尼這麼近但是看到總是給自己惹麻煩的傢伙吃鱉真是超爽快所以就勉強打和了吧。 好、好黑暗的想法(抖)!…那魔王兄弟呢? 哥哥要做什麼我們都猜得到…表示兄弟連心的白黑魔王兄弟,如果能收下手中的武器會更增加可信度。 「如何啊?用這個換取我的吻,可是相當划算的喔~」半妖精捧住魔王英俊的臉龐,看似很美好的是不想錯過對方的回答,但仔細看會發現…根本是半妖精死緊的巴住魔王的臉不讓他逃跑。 「這…」痛痛痛亂回答肯定會被毀容! 「我的代價都是公事公辦一點私心都沒有呦~薩菲很瞭解我應該都知道對吧?」 -騙人最好是寫真集的部份沒有私心我早就知道你夥同你姊姊想騙我的裸照很久了! 巴住臉的手指指甲已經狠狠陷入肉裡了,甩掉內心的吐槽,現在魔王要做的是從毀容的危機裡全身而退。 「我會考慮看看。」 聽到這種回答,半妖精不表態的嬌笑了一下放開他又窩回安吉爾身邊,狀似親密的繼續刺激他現在脆弱的神經。 -我等你(還債)…到海枯石爛喔~ 危機根本還沒解除,半妖精剛才的留言尤其是括號裡滿滿是對還債的怨念,薩菲羅斯從沒這麼痛恨自己失業過,魔王這職業早就沒人要幹啦! -難不成真要去賣肉…? 看起來無所不能的前任英雄退役魔王現無業遊民薩菲羅斯,因(在本文中)諸多限制與困境中體悟到了現實的殘酷。 「會不會說得太過分了點?」 方才的對話即使再小聲,這麼近的距離加上在眾全是訓練有素的戰士想不聽清楚都難。不過就算聽清楚了還是讓人生出一點良知和同情心都沒,安吉爾只不過道義上認為自己應該問一下而已。 「會嗎?」 半妖精無辜的眨眨眼,如果連現在這樣言語上的打擊都過不了關,那之後到加妮妲緋瑪那 一關可是很難存活的呦。 是這樣嗎…說實在的,薩菲羅斯出寫真其實我還挺期待的呢。By笑得異常燦爛爽朗的安吉爾 我寧願要哥哥的。By白黑兄弟 「說道寫真,據說父親也拍過喔。」 杰尼西斯語出驚人的爆出家庭秘辛。 「什麼?難道是…!」 「你們想到哪裡去了!」半妖精截斷四人的臆測︰「是結婚紀念日的禮物啦!全世界只有一套,不知道是收在父親還是母親大人那裡,我好想看喔…」 「原來如此…」虛驚一場的四人暗暗鬆了口氣。 -還以為那女人放高利貸連自家人都不放過…不過結婚紀念日拍寫真集當禮物也挺怪得… 「哥哥沒有看過…?」尼路頗好奇的問道,他以為哥哥的父親這麼疼小孩就算是這種東西(?)也不會私藏的? -就是愛孩子這種東西才不敢給看啊! 「沒有,之前曾經在書室瞄到封面,事後加妮妲緋瑪跟我說是父親的寫真集,可等我想去找來看時已經被收走了…」半妖精悶悶的持續抱怨︰「據說裡面全是父親的微裸半裸全裸照外加多種背景藝術沙龍照!尤其是那張女神親臨獻身跨頁圖我超想看的!」 -這種書被收走真是好了!可是我們也好想看啊啊啊!! 前面曾經提到過,火妖精二皇子與小殿下的容貌是極其的相似,於是這群大人的糾結絕對是可以想像的,因為旁白我也很想看如果之後拍個父子向寫真會更讚!!(暴 面對閃爍純真光芒的未成年半妖精(S︰騙人的這全是騙人的剛才的威脅是怎回事!!) 在眾成年人一點都不敢把自身的渴望表達出來,就怕到時知道想法後眼前的小妖精會一臉唾棄的這麼說道〝一群變態大人的世界好骯髒我長大後才不要變成這種大人〞然後躲到他姊姊的身後接著被那女人給……,OVER。 -真是臆測過度當半妖精口中吐出裸照這詞後就表示他已經非常不單純了其實你們的重點根本就是怕杰尼西斯的姊姊報復對吧!! 在旁白表示對這世界絕望的同時,一干人已經開始夥同討論如何去挖這本寫真來看了。 -喂這樣真的好嗎你們崩成這樣真的是這文中的主角嗎人設會哭真的會哭給你們看啊喂!! 自動頻閉旁白的吶喊,安吉爾擔起大局詢問當事人孩子些微的細節,他表示這是協助杰尼西斯達到目的,絕對沒有私心,絕對沒有。 「之前是在書室看到的,是在誰的書室,之前或之後還有在看到過嗎?」 「只在父親的書室看過一次,之後就沒有再看過了。」 「…雖然這麼說不太可能…但是杰尼西斯你有探過你父親的口風嗎?」 「試過了可是什麼消息都敲不出來,你們也別指望會收在父親的書室因為我曾偷偷溜進去過搜半天都沒有,現在有可能指望就是會放在父親的秘藏室裡…不然就是在母親大人那邊。」 -那不就是毫無希望了? 杰尼西斯與他的母親通常是隔上好幾年才會見一次面,而這好幾年包含從單位數到三位數都有可能,現在殺過去見面也很奇怪,而秘藏室…就真的是秘密隱藏的意思,在場成員減一曾經有過為了找搞失蹤的半妖精而不顧生命危險翻遍整座宮城都找不到搞得一群人快抓狂的狀況下,最後是杰尼西斯自己(玩夠了)自動現身表明呆在秘藏室悠閒才結束這場(極有可能造成世界毀滅的)鬧劇…= = 重點是,小隻的秘藏室都可以搞瘋這群人形兇器,功力更高深的大隻的秘藏室就更不可能找到了。 「再說就算找到秘藏室的地點好了,也需要本人持有鑰匙配合力量波動才能開啟入口…」 「結果搞半天還是要找本人當面對質嗎?」 「你敢的話。」 誰敢去啊?魔王代表眾人相當鬱悶的腹排。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