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Q~果凍

關於部落格
空白空窗期
  • 12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Your kiss

 
 
那是在一次少見的杰尼西斯受了傷之後發生的事件。
 
受傷的一級特種兵並不覺得自己的傷勢有多嚴重,實際上也是如此,吊著三角巾的右手骨折,顯然是右撇子的杰尼西斯因此被判定暫時停止任務直到傷勢復原到最佳狀態,請注意是最佳狀態而不是傷好為止,阿附帶一題在左大腿上也有一道傷口子,夠令人遐想了吧。(笑)
 
「就當作難得的休假吧,很少人有這樣的機會的,杰尼西斯。」拉札德的鏡片閃過絕不容反駁的精光,杰尼西斯很難得的沒有任何說詞看著主管離開病房。
 
他沒有立場反駁啊…
 
因此在放帶薪假的同時,杰尼西斯罵劣劣的開始了生活不便的休假,每次清洗更衣都要小心不讓傷口碰到水,頭幾天的疏忽讓一向高雅的少爺痛的差點飆髒話,啊,他的修養!
 
偏偏他又不想依靠別人,那會讓他覺得自尊受損,就不知神羅裡有多少人願意為他換藥更衣送飯清洗甚至暖床(喂),裡頭有多少男男女幻想被心目中的偶像點名可惜直到現在依舊沒聽說那個誰誰誰出線了,唉,殘念。
 
就這麼嗑嗑碰碰的硬撐過兩星期差點沒增加傷勢的日子過後,杰尼西斯終於在一次的掉了湯匙甚至沒法把它重新拿在左手後,杰尼西斯惱怒的丟下午飯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了餐廳,一股沮喪從心頭湧起,他把自己丟進獨棟宿舍的床上,沒由來的很想某個人,混帳,這一點都不像他。
 
慢慢得想著罵著,杰尼西斯模模糊糊的睡著了,等到他在醒過來時,發現身上蓋了見被子,誰做的?
 
「杰尼西斯,你醒了?」
 
接著有個人出現在視野內,一看到那張臉,杰尼西斯居然湧出一種委屈,真TMD為什麼是委屈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依賴成習吧管他,他直接拿左手去拉對方的衣領逼的對方不得不傾身,把頭埋在對方寬闊的肩窩中。
 
「杰尼?你怎麼了?」安吉爾有些困窘和更多的擔心,他是在任務途中聽到杰尼西斯受傷(當然任務也完美的達成了),匆忙的解決手頭上的事趕回來,卻依舊拖了一個星期,安吉爾有些惱怒,對了其中還要算上扎克惹得麻煩…不過這些在看到杰尼西斯安穩的在床上睡覺是,都不算什麼了。
 
但是,現在是什麼狀況?
 
杰尼西斯慢慢的從安吉爾肩上離開,這感覺很好,不過他才不會說他很想他。不過讓他有點不滿的是,安吉爾竟然沒有抱他,連給個吻都沒有。
 
噢…別擺出這表情,安吉爾有點尷尬,杰尼西斯這有點噘嘴的表情很可愛,可是現在貌似不適合做這事…啊,已經在瞪我了…嘿…現在沒有人,呃應該可以吧…?
 
「好了別氣了…」坐到床邊,小心的繞過受傷的右手把杰尼西斯覽進懷裡,安吉爾低下頭與他的視線正對。
 
「還有什麼需求嗎,我的小公主?」
 
「不准說那個詞!」左手給了安吉爾一記肘擊,杰尼直接下命令,高傲的說道︰「吻我。」
 
「是,我的公主殿下。」帶著惡趣味,趁杰尼西斯發作之前,他先堵住了欲出聲的雙唇,接著進一步深入,每次親吻安吉爾都覺得很奇妙也很美妙,杰尼西斯的薄唇吻起來總是意外的柔軟。
 
然而這美妙的一刻…不可畢免得總是有人來攪局。
 
「安吉呃啊-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看到!」
 
該死他都忘了扎克跟過來了!
 
 
 
 
 
「你們…真大方。」
 
事後薩菲羅斯給了這樣的評語,這是英雄在諸多考慮中認為較中肯得結果。
 
「閉嘴誰大方了,誰知道那條笨狗居然善闖別人的房間!」剛換藥穿著居家服的杰尼西斯被限制在安吉爾懷裡,否則他很可能再衝去暴打小狗一頓,這之前更可能先跟英雄幹上一架。
 
對了他們目前的位置在杰尼西斯房間的客廳美名其曰探病,時間距離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下午。
 
「好了別氣了,氣壞傷身啊…」為什麼薩菲羅斯老是踩中杰尼的暴點?安吉爾今天的作用在此,避免懷中人再次重傷。
 
「那為什麼這傢伙今天出現在這,誰准許的!」氣壞得傷患直接將矛頭指坐在沙發一角手腳侷促的扎克,鄉下窮小子還是第一次看過一級特種兵的宿舍唉,好豪華啊他不敢亂碰了…
 
「啊…我,嗯…我也不知道?」小狗撓撓頭,完全被豪華宿舍的衝擊忘了他今天來的目的了。
 
「是我帶他來的,要他為昨天的事道歉。」搶在杰尼西斯趕人前安吉爾先說出理由,免得他掀桌︰「扎克,快道歉。」
 
「是!」被前輩兼導師這麼一喝,扎克立即想起此次的目的,由沙發上起身站挺,做出完美的九十度彎腰。
 
「杰尼西斯前輩,我為昨天未經的同意善闖你的宿舍一事道歉,非常對不起!」
 
「很好,你以滾了。」
 
「咦?」
 
這不是單一的聲音,而是複聲道,沒人相信杰尼西斯這代表斤斤計較的代名詞人物居然這麼容易就放過扎克?不可能。
 
「怎麼?本人今天心情不好不想看到你的臉,這事下次再跟你算帳笨狗。」
 
原來還有後續,扎克帶著不知道是慶幸不知道是悲慘的心情下退散,如果沒有下一句話他或許還可以祈禱杰尼西斯日後心情好一點時給他的處罰沒那麼重。
 
當然一切的前提就是這個〝如果〞,而世上沒有所謂早知道,所以日後的小狗很後悔。
 
垂頭喪氣的扎克轉身就要離開,可是鬼使神差的在看見前輩攬緊令一個前輩的腰的那一幕讓它想起昨天撞見的畫面,想都沒想他就脫口而出了︰
 
「那個…安吉爾,你在親杰尼西斯的時候有很舒服嗎?感覺你很享受可是那個表情就…」超破壞氣氛的好像電車上的大叔(你懂得不解事)。
 
「…!!」
 
「滾!!!」
 
空氣一陣凝結,短暫的沉默後是紅髮特種兵的爆發,杰尼西斯終於沒忍住直接抄起桌上水果盤(鐵製)砸了過去,扎克立馬奪門而出下一秒水果盤哐的一聲就鑲在闔上的門板上了。
 
「去死叫他去死!我才不管公司規定我現在就要讓那臭小子死!啊啊啊-!!」
 
「杰尼西斯你冷靜點否則傷口會-…啊來不及了。」
 
「少在那說風涼話,薩菲羅斯你快給我去拿崩帶來!」
 
「安吉爾你別攔我我管他跟你什麼關係我就是要他死-啊啊不准脫我褲子-」
 
杰尼西斯左手死死的抓緊庫頭,死都不讓安吉爾把褲子脫下來,眼見大腿邊褲管染紅的面積越來越大,安吉爾不管他抗議的一把扯下整條褲料,啊果然…傷口撕裂的更嚴重了。
 
這就是當英雄帶著繃帶歸來的畫面,杰尼西斯(半)裸著下半身…喔喔,也許等下他該留下些崩帶來包扎自己…纖長的雙腿絕對領域全開如果上身的衣領能夠在開點就更完美了混帳安吉爾你擋住我的視線了……
 
「杰尼西斯,不要再動了…」安吉爾細心的把杰尼西斯左腿上的傷口止血,接著上藥,認真專注的程度甚至沒察覺好戰友一臉的異色。
 
忍住,薩菲羅斯這麼告訴自己,別忘了你對外的形象!不想被杰尼西斯抓住把柄就忍住!!
 
沒有閑暇去注意友人的臉色,安吉爾纏上心繃帶的同時還要面對杰尼西斯的脾氣,從被強制去除下身布料後他就醞釀著一股情緒,下巴繃得死緊的一言不發,低垂著頭緊縮著身子更人感到他的委屈。
 
「別氣了…」把整個人往懷裡一帶,安吉爾將下巴放在紅色的腦袋上,一隻手在杰尼西斯的被上規律的順著安撫他︰「我知道這麼做不對,但是你也不想讓傷勢脫得更嚴重吧,嗯?」
 
杰尼西斯仍舊不語,不過顯然安吉爾的安撫奏效,縮在男人懷裡的身體逐漸放鬆,可還是一樣,安靜的令人憂心。
「杰尼,別這樣…」安吉爾的右手撫上他的臉,把那精緻美麗的臉龐抬起,與自己的視線相對。
 
「你聽我說,對不起…」他先是在杰尼西斯的額上吻了一下,相當的寵膩。
 
「我知道這很傷你自尊,可是你要明白,我不希望你受到傷害…嘿先冷靜點,我知道你不需要保護,可是我就是不希望你出事,我希望看到你平安,還有,我並不反對你對扎克的報復。」
 
這番話起了效用,杰尼西斯撅了撅唇總算開口了︰「你不反對?」
 
「當然。」老子也有仗要跟他算啊臭小子!
 
「很好。」杰尼西斯突然翹起了唇角,彎起的弧度顯得相當美好。
 
「就算我慘整那隻笨狗也不準阻止我。」
 
「…我盡量。」
 
扎克這是你自找的,安吉爾在心底說服自己,然後他拉近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這麼說,你可以原諒我了嗎,我的公主殿下?」
 
杰尼西斯哼了一聲表答對此稱謂的不滿︰「看你的表現囉,蘋果小偷。」
 
-搭載頸後的左手,暗示相當的明顯。
 
安吉爾直接覆上了正在壞笑的薄唇,杰尼西斯的味道真的非常美好,這次沒有人來打擾,更是棒透了!
 
 
 
 
後續
 
被遺忘的友人,S之心理活動。
 
喂,還有人呆在這裡啊你們給我克制點!
 
不會吧安吉爾你這悶騷居然說得出這種話肉麻噁心死了扎克你活該,呃等等杰尼西斯你不是號稱傲嬌這麼容易妥協真的好嗎喂等我撤退再-
 
喔陋my eyeoh my eye 啊啊啊閃瞎了我要瞎了啊啊啊啊啊──!
 
 
S大你杯俱了保重(拍肩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